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雪场大跃进背后的隐忧:滑雪者的安全意识不可或缺

2018-01-12 17:39:06    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评论()人

2017年12月5日,北京南山滑雪场,滑雪教员正在接受培训。摄影/《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董洁旭

2017年1月14日,星期六。万龙滑雪场。来自北京的大一新生胡杨正在享受刚刚开始的寒假。

这是他这个雪季的第四次崇礼之行了——他6岁开始接触滑雪,虽没接受过专业培训,但凭借天赋已经达到不错的水平。高考前,他没有太多机会“出来浪”,上了大学,他总算有了充足的时间和自由。

下午3点半,胡杨站在了“银龙道”的起点上。

这是一条长2050米、坡度18°的高级道。这天之前,胡杨滑过四五次。虽然每次都胆战心惊,但都成功到底。这一次,他也想以挑战这条道来结束完美的一天。

但只滑出去了几秒,他就知道这一次不太一样:雪板在颤,这是速度太快的表现。他有点儿慌,但没有刹车。他想,只要再往前冲几十米,就可以落到相对平缓的“小龙道”上,速度自然就会降下来。

“别怕!别怕!”他在心里默念——然后,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频频发生的事故

“我应该是想转向刹车,结果开始翻滚的吧!”胡杨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最先出去的是头,左臂下意识护头,然后狠狠地摔到地上,紧接着是腰椎,然后右腿。”

胡杨不知道翻滚了多少圈。“我睁眼看着,上面一会儿是天,一会儿是地。”终于,翻滚停下了,他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接着滑,才发现左臂动不了了,右腿动不了了,更可怕的是,腰也动不了了。

一位后面的雪友目睹了他摔倒的全过程,第一时间拨打了求救电话。5分钟后,雪场工作人员赶到,胡杨被用担架和摩托艇运至山下,一辆救护车已在待命。

半个小时后,崇礼区人民医院给出检查结果:全身8处骨折,几块腰椎严重损伤。医生告诉他,只差一点点,他就将难逃瘫痪的厄运。

这个雪季不只对胡杨是残忍的。就在他摔伤两天后,2017年1月16日,同样在万龙,北京大学一名女研究生在练习旗门技术时失控,撞入树丛后不幸身亡。两天后,在距离万龙35公里的太舞滑雪场,一名10岁男孩在中级道滑行时冲出雪道,坠下山崖。

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2月16日,一名16岁的女生在北京南山滑雪场滑雪时摔倒,头部撞到一根支撑防护网的立柱,造成特重型颅脑损伤,两天后,抢救无效离世。

1234...全文 8 下一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