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2021年01月17日 14:46 来源:北青网
分享: 微信

记者/韩谦实习记者/李彤王焕熔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刘进在医院等待清创手术

1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47岁的饿了么外卖员刘进站在他工作的江苏泰州一配送站门口,将汽油淋到了自己身上,引火自焚。他身后的配送站招牌上,蓝底白字写着“即时配送,美好生活”。

周边的商家赶紧用灭火器把他救下并送往医院。经诊断,刘进为深二度到三度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80%。1月15日,刘进进行了清创手术——这是决定他是否能从生死线上被拉回来的关键一步。当晚,刘进的妹妹刘萍告诉深一度记者,手术很顺利,下周将进行第二次手术。

在同事眼里,刘进是个老实的中年男人,事发18天前,刘进发现自己的工资被扣了约5000元,他多次找过配送站站长,也试图和公司老板沟通。没人知道双方交流的具体内容,但显而易见的是,刘进没有要回自己的工资。最后,这位不爱说话的外卖员选择用极端方式去结束自己的生命。被送往医院后,刘进告诉刘萍,“我不想活了,我活够了,太累了。”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自焚被扑灭之后,刘进站了起来

“着火”的男人

直到身上“着火”后,刘进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灭火器!灭火器!”在一段目击者拍摄的现场视频里,有人注意到一个男人躺在地上,被橙红色的火焰包裹,于是开始急促地招呼周围商户前来灭火。两人擎着灭火器冲上前去,对着刘进喷射干粉。10秒钟后,刘进身上的火被扑灭。

随着弥漫在空气中的淡黄色干粉逐渐消散,刘进的样子清晰起来——他趴在地上呻吟着,上身的衣服全部烧落,大片裸露的皮肤变得焦黑,手上还黏着烧焦的手套。

在另一段视频中,烧伤后的刘进竟还站了起来,背后是他工作的泰州市“饿了么”蜂鸟配送万达站点,配送站蓝底白字的招牌上,“即时配送,美好生活”的字样赫然在目。救护车来了,围观的人们劝他,“赶紧先去医院处理”,“命比钱重要啊”,刘进左右摇晃着手,重复道:“不去,不去”,“我命都不要了,无所谓了,我要我的血汗钱。”

一旁赶到的民警向刘进的承诺:“你先去医院,我们主动去医院找你(调查情况)。”在救护人员的引导下,刘进最后被送往6公里外的泰州市人民医院。

刘进的妹妹刘萍在上午11点接到了嫂子的电话。等她赶去医院见到刘进时,看到的是身上烧得“不成样子”的哥哥。刘萍问他:“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刘进告诉她:“我不想活了,我活够了,太累了。”

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刘进全身烧伤面积达80%,为深二度到三度烧伤。1月11日下午,为了防止咽喉水肿堵住呼吸道造成窒息,医生给刘进做了开喉手术。

1月15日,刘进进行了大面积清创手术,医生告诉刘萍,这是决定他是否能活下来的一次手术。当晚,深一度记者获知,刘进手术很顺利,之后,他还得在重症监护室待两个月,后续还会进行大大小小20多次清创手术,整体治疗费用约为100万元。

刘萍说,医生已经给家属打好了“预防针”:刘进的一只手烧及神经,已经丧失知觉。即便人能从鬼门关拉回来,也会基本丧失劳动能力,甚至日常生活、吃饭都需要别人帮助。

事后刘萍回想起来,她觉得,这绝对不是一次临时起意的自杀。汽油肯定是提前准备好的——刘进开的是电瓶车,日常生活中,他根本用不到汽油。一位认识刘进的外卖员孙越告诉深一度记者,出事前,刘进曾跟站点同事说过,要是拿不到单位欠发给他的约5000元薪水,他“命都不要了”。但没人把这句话当真,“谁能想得到会为了5000元自杀?”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

“月光”的外卖员

45岁的刘进身高1米6左右,在外卖员里显得格外瘦小。多位认识刘进的同行在和深一度记者描述他时,除了“老实”外,找不出什么其它的性格特征。

一位外卖员常在站点周边同行聚集的超市内见到刘进。刘进会常来超市里给电瓶车充电,但很少和别人聊天,一般都是独自呆着,抽烟等待。孙越也表示,在外卖员微信群里,大家时常会聊天、开玩笑,但基本上没见过刘进在里面聊天。“他不乱讲话,不惹人厌,但大家跟他关系也不会特别亲密。”

刘进从老家云南到泰州打工已经十多个年头了。据刘萍介绍,刘进一开始跟着工程队拉电缆,3年前工程队解散,他就干起了送外卖的行当。“我哥40多岁了,没文化,也没什么技能,进不去好点儿的工厂,只能跑外卖,至少比看大门挣得多。”

孙越回忆,一年多以前,自己曾和刘进一块工作,那时刘进一个月的送单量在1200单上下,在站点骑手排名中基本每月都在前20%内。按6元一单的工钱计算,刘进一个月工资在六七千左右。骑手内部的软件能看到站点内的员工工作时间排名,在他的印象中,刘进总是很晚才下线,基本每天都会超过“饿了么”规定的9小时工作时长,达到12小时左右。

“整个家庭都靠他养活。”即便和刘进交流不多,同事们大多知道些他的家庭状况。去年,刘进曾因车祸休息了半个月,复工时孙越就听说刘进在跟同事借钱,“他基本上就属于‘月光族’,攒不下钱。他还不能出一点事儿,一出事就没钱了。”

5000元对刘进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一个月工资要是不准时到账,他家就没米下炊了。”刘萍感慨。刘进妻子患有肝病,只能做些零工,月收入1000多元。大女儿21岁,刚步入社会,还在当学徒,小女儿去年9月刚考上大学,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整个家庭的开销几乎都压在了刘进肩上。

刘萍计算,刘进每月要给小女儿每月1500元的生活费,再加上夫妻俩每月1000多元的房租和1500元左右的生活费,每月固定开支就有4000元。“再加上刘进妻子的药费和杂七杂八的开支,基本攒不了钱。”

今年刘进小女儿的学杂费还是亲戚们帮着凑的,出事前一个多月,老家的母亲又生病住院,刘进还跟同事借了2000元打给母亲。自焚发生前两天,刘进又跟刘萍借了2000元,还清了借同事的债务。刘进出事后,妻子赶到医院,去缴费时,卡里只有400元。

刘萍记得,出事前最后一次见到刘进,还是去年国庆节,亲戚们聚餐的时候。当时刘进的小女儿刚入学,席间,他有说有笑的,心情不错。“哥哥当时还说,孩子上大学后,自己得更努力地挣钱,我们也都表态,让他放宽心,全家人会一起努力供孩子上学的。”

自焚的外卖骑手:12月跳槽,工资被扣5000元,多次讨要未果

刘进之前在站点拍摄的工作照

或因跳槽被扣五千块

从刘进发现工资少了5000元,到他决定自焚,中间过去了18天。多位外卖员表示,为了讨薪,刘进找了好几次配送站的站长,也去配送点的承包商靖江市赢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赢跑公司”)总部找过老板。但没人能准确地还原在这18天里刘进经历了什么,即便是对妻子,他也只是泛泛地抱怨过几句“这个工钱太难要了,要了好几次都不给。”

在孙越看来,这或许与赢跑公司对外卖员的薪资调整有关。从去年11月起,赢跑公司以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为由,将外卖员工资从6元一单改为阶梯制,每月送单量总数在600-800单的每单收入为4.5元,800-900单为5.2元一单,900-1100单的5.5元一单,1100-1200单之间收入为5.8元一单,1200-1400单的为6元,1400单以上则为6.2元一单。另一位外卖员王江涛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薪资调整。

赢跑公司刚在去年9月份承包了泰州“饿了么”3个站点外卖运营。天眼查显示,赢跑公司总部位于泰州,在浙江和江苏的6个城市设有分公司。虽然刘进日常工作归属赢跑公司管理,但没有和公司签订合同。泰州海陵区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告诉深一度,刘进又是以个体工商户的身份,和好活(徐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项目转包协议》,承揽赢跑公司的“饿了么”配送业务。

阶梯制薪水实施后,在赢跑公司负责的3个站点中引发了外卖员的不满。在其中一个站点,11月就有5名骑手辞职。在孙越看来,公司的做法无非是想提高员工工作积极性,让站点的数据更好看一些。但一个区域内的点单量并不会随着骑手的努力而增加,对于大多数月单量低于1200单的外卖员来说,这次调整意味着变相减薪。

刘进萌生了换家平台工作的想法,他在12月5日以有事回老家为由,请了1个月假,实际上他转去了美团人民公园站点工作。

即将进入春节,为了提高运力,当地美团的配送服务承包商开始发布对新员工的奖励措施。一位美团骑手告诉深一度记者,在刘进新去的人民公园站点,目前的奖励措施是新入职员工干满3个月,且绩效符合一定标准,就可以获得一万元奖励。王江涛向深一度记者解释,“饿了么”对承包商也会有业绩考核,如果外卖员人数不够,导致配送服务的数据差了,达不到标准,就会被“饿了么”罚款,所以会在外卖旺季通过补贴新人的方式吸引外卖员。

12月25日,是刘进收到11月工资的日子。他在这天只收到了1000多元工资,与预期的6000多元差了约5000元。孙越认为,被扣的这5000元,是由于赢跑公司将刘进的行为认定为“急辞”——他们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中有条款规定,离职需提前一个月和公司打报告申请,如果突然辞职不干,则当月工资按配送费每单1.5元计算。

刘进新工作的站点与原先工作的站点距离不足2公里,外卖员们送餐时会撞见,“刘进去美团工作的消息传到站长耳朵里,站长知道这样的情况心里肯定不愉快。”孙越说。但他认为,就算把刘进算做“急辞”,公司的做法也存在问题。“要扣钱,按规定也只能扣12月的工资,怎么能扣11月的工资?”

没人知道刘进为何不走提前一个月申请的离职程序,孙越觉得,这或许是刘进临时起意跳槽后,最大程度减少损失的方法。王江涛告诉记者,在当地,美团配送的单子比较多,配送时间更紧张。他猜测,刘进大概是想先去体验一下,看看自己能否适应新环境的工作强度。

为了在旺季拿新人补贴,或是追求更高的收入,外卖员在不同平台间来回跳槽是常有的事。王江涛表示,之前也有骑手请假一个月先去别处试用,但没人像刘进一样和站点闹得这么僵。在他看来,站点对骑手的态度是“看人下菜碟”,看人好欺负就多扣点钱。快到年关,站点不希望员工流失,给刘进扣钱算是“杀鸡骇猴”。“刘进就是太老实,要是圆滑点,事情也不至于搞成这样。”王江涛说。

目前,刘进意识清晰,在医院里等待清创手术,刘萍说,“饿了么”目前向家属承诺,会负责承担刘进前期手术的治疗费用。赢跑公司的法人代表居晓秦告诉深一度记者,在自焚事件发生之前,他对刘进讨薪一事并不知情,目前该纠纷已交由饿了么总部全权处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孙越、王江涛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优必选重启IPO背后:上市进程一再推迟 盈利能力成迷

成立于2012年的优必选是一家人工智能与人形机器人企业,2016年因央视春晚其机器人产品与演员同台表演受到广泛关注。据了解,优必选科技已四次...

来源:蓝鲸财经

亿航智能遭做空,创始人回应称做空报告为虚假指控

近日,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报告,指控亿航智能存在交易合同、生产设施虚假等问题。随后,亿航智能发布公告称,创始人胡华...

来源:蓝鲸财经

汽车“缺芯”问题恐恶化 伟世通警告更多工厂可能关闭

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伟世通(Visteon Corp)周四表示,受全球芯片短缺拖累,2021年上半年全球汽车产量可能会下降10%-15%,更多工...

来源:财联社

传叮咚买菜拟赴美IPO融资3亿美元 公司尚未回应

今日,据彭博报道,中国生鲜类平台叮咚买菜考虑赴美IPO,寻求通过IPO至少融资3亿美元。对此,叮咚买菜方面暂未回应。...

来源:中华网财经

三星电子11名董事2020年薪酬同比翻一番

韩联社2月18日消息,据三星电子18日向金融委员会等机构提交的材料,公司去年11名董事薪酬总额达33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5亿元),较2...

来源:中华网财经

京东物流启动港股上市 去年前三季度收入接近500亿元

2月16日晚间,备受资本市场瞩目的京东物流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申请,启动IPO。受此事件的影响,美股京东(JD.US)盘前股价直线拉涨,...

来源:财联社

起亚之后日产光速否认合作 苹果造车之路漫漫

与起亚合作无限期搁置后,苹果造车计划再遭潜在合作方推拒。面对智能驾驶这一新鲜的蛋糕,老牌车企与科技巨头的利益之争,也已暗流涌动。...

来源:财联社

环球音乐母公司考虑年底前在泛欧证券交易所上市

据彭博社报道,环球音乐母公司Vivend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将研究今年年底前把环球音乐集团的股票通过阿姆斯特丹泛欧证券交易所上市。 ...

来源:蓝鲸财经

日本地震使得汽车“缺芯”雪上加霜 国产替代或迎机遇

日本气象厅消息,当地时间2月13日23时07分,日本福岛东部海域发生里氏7.3级地震,震源深度为55公里,日本福岛县和宫城县受影响最大。据了...

来源:财联社

B站被指充斥大量侮辱女性内容 回应:开展专项整治

2月10日,#B站#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三,原因是B站上架内容存在不尊重女性嫌疑。目前已经有两个品牌UKISS悠珂思、视客眼镜网官宣终止与B站...

来源:中华网财经

博泰、五菱联合举报腾讯垄断,后者回应:已提起诉讼

腾讯发布诉讼情况说明称,针对博泰车联网未获得腾讯公司授权和许可情况下开发“新宝骏车联”App、“微信通知助手”软件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

来源:蓝鲸财经

任正非:我的信心更大了,华为永远不会出售终端业务

我对华为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为我们有了更多克服困难的手段。2020年,我们的销售收入和利润都实现了正增长。欢迎你有机会去参观...

来源:新华社

特斯拉被五部门约谈 进驻中国市场两年屡陷“质量门”

近日市场监管总局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就消费者反应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

来源:中华网财经

欢聚集团:YY直播出售给百度的交易已基本完成

欢聚集团发布公告称,其YY直播业务出售给百度公司的交易已基本完成。欢聚集团还表示,浑水有关YY直播业务的指控和得出的结论在经过全面审查后,没...

来源:蓝鲸财经

别人家的年终奖!腾讯之后 快手也发100股阳光普照奖

据快手多位内部人士透露,刚刚在港上市的快手给每位正式员工准备了100股股票的“阳光普照奖”,目前市值约3万元港币。按其8日收盘价计算,快手市...

来源:财联社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