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华财讯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双汇上演“父子内斗” 万隆怎么就输给了宗庆后、刘永好

2021年07月16日 20:49 来源:中华网财经
分享: 微信

中华网财经7月16日讯,“接班人”问题不仅成为历朝历代皇帝最为棘手的难题,放在当下“豪门”之间或许也同样适用。

今日,双汇发展董事长万隆之子万洪建在朋友圈发文称,因讨论高管任职问题与万隆发生分歧,气急之下以头撞击万隆办公室玻璃墙柜,被万隆保镖摁倒在地,并被要求拍照取证。81岁的万隆把52岁的长子从家族企业中赶出去,确实让人大吃一惊。

子承父业公开反目?

万洪建称,自己主要想交流CEO人选问题。据万洪建自述:“2021年6月3号上午10点左右,在已被罢免万洲国际副主席的情况下,我走进万隆的办公室,‘爸爸,我想与您讲两件事情’。”万洪建称:“我告诉他的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计划去内地与美国一段时间,将会较长时间离开香港。第二件事情是,最近你要提CEO,我想先私下与你交流,谈谈我的看法。”

对于第一件事,万洪建表示,当时万隆回复“你随意吧”。不过,CEO这一话题却让两人矛盾爆发。

“对于第二件事,万隆回复‘你听谁讲我要提CEO,我没有跟任何人讲过,谁告诉你的?’”

“我意识到再不立即离开,可能会爆发冲突,于是静了几秒钟,摊开双手,告诉他‘你要这样讲,那咱两个就没啥话可说了’,转身走出了他里面的办公间。”万洪建回忆称,当时万隆秘书让自己出去,“我完全崩溃。我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以此宣泄心中愤懑。”

6月17日,全球最大猪肉加工企业万洲国际突然发布公告,宣布免去其执行董事、副总裁万洪建的职务,理由是他近期对公司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公司认为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

公开资料显示,万洪建是展董事长万隆的长子。万隆还有一名儿子为万宏伟,1973年出生,目前为双汇发展副董事长、董事。

一方面,两个儿子相继进入万洲和双汇核心决策层,孙子辈也开始在帝国关键岗位上崭露头角;另一方面,一些追随万隆多年的老将,逐步远离权力枢纽或淡出;几乎同步,双汇帝国核心控制平台股权相对分散的潜在风险,也在或明或暗的股权归集中持续补牌。

种种迹象显示,在创业30多年之后,由万隆亲手创立的万氏帝国或已进入权杖交接的关键阶段。

毫无疑问,当一个人在兼备传统严父形象和统治者性格的情况下与晚辈交接“接力棒”时爆发冲突是无可避免的。

资料显示,今年81岁的万隆为港股万洲国际(00288.HK)和A股双汇发展(000895.SZ)董事长,万洲国际为双汇发展母公司。今年52岁的万洪建为万隆之子。2015年,万洪建进入万洲国际,并在2018年起的近半年时间内,先后成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负责万洲国际的国际贸易业务。万洲国际对万洪建一系列重要任命,曾被视作“接班人”的信号。

据媒体公开报道,万隆曾表示:“万洪建未来扮演什么角色,取决于两个要素:一个是有没有本事,另一个是能否得到员工们的支持。”

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维他奶就曾在接班人问题方面上演一场“刀光剑影”,导致叔兄出走、兄弟不睦。此外,新鸿基地产“掌门人”之争,也曾犹如一场TVB大戏般在郭氏家族中上演。

女承父业传为佳话?

同为50年代出生的同龄人,娃哈哈的董事长宗庆后与女儿宗馥莉的关系属实让人羡慕不已。

上个世纪80年代,宗庆后创办了娃哈哈集团,而她的女儿宗馥莉彼时刚刚5岁,后被送往国外读书,这也就意味着宗馥莉的出身并不是一个富二代,也很少有父亲的陪伴。

纵然头顶“娃哈哈公主”的光环,宗馥莉依然不曾懈怠。据娃哈哈内部人员表示,宗馥莉是娃哈哈第二勤劳的人,第一自然就是宗庆后,作为一个富二代,宗馥莉却总是早早就到达公司,每逢大事必亲力亲为,毫无大小姐的架子。

虽宗馥莉已经入主娃哈哈十几年,但仍然未能改变宗庆后一人独大的局面。面对管理层老化的问题,宗馥莉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试图让“中年娃哈哈”在产品、品牌、渠道、公司文化等方面注入新的元素。

其中,最有争议的事件为宗馥莉说服宗庆后解约娃哈哈最具代表性的品牌形象代言人王力宏转而押宝王一博。这个举动被不少人诟病,认为其考虑欠妥。

宗庆后却十分支持,“对人来讲,三十而立正年轻。对企业来讲,三十年已经老了,大企业病也出来了。”

此外,为更好地打造新品帮助娃哈哈实现大单品突围,宗馥莉专门建造了一个4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目前,Kellyone和娃哈哈是区隔化运营的两个品牌——KellyOne有着自己的销售网络并主攻城市渠道。

而受到女儿影响,宗庆后逐步在管理端放权,在渠道端试水电商业务。2018年,宗庆后接受采访时态度已有明显变化,“过去我管得的确太细,造成员工对我的依赖。我也在逐步改变管理方式,也在进行流程改造。”去年,75岁的宗庆后更是三次来到直播间开直播。

十几年来,宗庆后称对女儿“要放手让她去做”,“我在后面做一下公司大的决策”。看得出,宗庆后对女儿宗馥莉很是满意。

同样,女承父业的和睦也发生在新希望集团上。

2013年,33岁的刘畅接棒新望集团董事长。对于刘畅接手新希望六和,刘永好给了她足够的权力,在他看来,企业传承不仅要早,更要放。“不是说她当董事长,什么事都要听我的,不,她决定。”

刘永好称,把新希望六和交给刘畅的这几年,他省了好多事,公司在市值、销售、利润、公司治理等方面都在稳步进步。“这得用手来投票,就是要放。”

据新希望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98.25亿元、归母净利润49.44亿元,较2013年分别增长约58%、160%。同期,市值也增长了3倍多。

刘永好坦言,企业传承不只是传给某个人,而是传给年轻群体,使企业呈现年轻化的格局,企业传承还得成体系。”

2017年,新希望集团启动了“百千万人才工程”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招聘100名青年企业家合伙人、1000名全球管培生、10000名应届大学毕业生。该计划一直延续至今。刘永好介绍,目前,新希望六和管理层的平均年龄低于40岁,与刘畅年龄差不多。

最让刘永好引以为傲的是,在非洲猪瘟致使中国猪只减少逾30%、猪肉价格上涨3倍的背景下,新希望集团借助智慧化手段进行防御,减少用工、减少污染,疫情中猪只存活率达到了90%以上。

谈及自己的女儿,刘永好骄傲地说:“把公司交给她(刘畅)的这几年,我省了好多事。以前是我带她,现在是她带我。她经常说,过去十年,我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从‘大王’宝座上走下来,去成就千千万万奋斗者。

不可否认万隆一定是一个优秀且有能力的企业家,管理者。他身上具备了“统治者”必须拥有的果敢,坚毅和刚强,但是人无完人,有些时候就是物极必反。太强势的性格往往在和晚辈的相处中困难重重,矛盾不断。

如果非要猜想个中的缘由,可以试着从遗传学和心理学的方向出发。

很多理论依据都支持,女儿遗传父亲的地方更多。因为父亲是女儿接触的第一位异性,所以女儿会以父亲为模仿对象,学习父亲待人接物和为人处事的方式等,从而导致父亲和女儿之间有更多相似之处。因此,父女之间的脾性秉性也更相投。

或许这也是可以解释并且理解万隆父子行为的一种新思路。

其实不论子承父业还是女承父业,每个人在自己合适的位置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不管外界怎样猜测,相信眼前的矛盾只是暂时的。而万洲国际经历这件事内部调整后是否会蓬勃发展,中华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CF009)

相关文章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