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国内经济新闻 > 正文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几万块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2018-06-14 09:44:52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五】

后来父亲重病,我又回到东北。到家的当夜,父亲就去世了,都说他是在等我。我母亲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经常又哭又闹的,不久得了脑梗,瘫痪不能自理。我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她,再也没有离开。

我体质弱,要打工,还要照顾老人,有些吃不消,得了一场重病,需要手术,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自己偷偷地去住了院。单位的人知道了以后,给我凑足手术费用,工会还派人带着水果去看我。一位办公室的姐姐生气地对我说,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太不拿我们当回事了。单位领导在会上说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的事就是他们的事。这件事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一生都会感恩。

能走的人都走了,留下来的不是老弱病残就是有正式工作的。现在望向窗外,半天不经过一个人,偶尔过一个人不是老年人就是中年人。我们这儿是一个重工业基地,曾经是新中国的长子。达斡尔语转音,红色江岸的意思,曾经辉煌的时候有三十几万人口。

富拉尔基的人口最多时有三十来万。这些年,人口在减少。

我们厂鼎盛时期也有三万来人口,那时候我刚上班,上班的时候厂前人流如渔汛,骑车想拐个弯都难。

现在我们厂还可以正常运转,而不少企业都在艰难度日。

年轻人上大学后都不回来了,没上大学的也都去了南方打工。有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会想这里有一天会变成一座空城吧,狼群会再次出没,野草荒径,灌木丛生。好像我们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我曾经看到有人在朋友圈发图片,也是苏联时期援建的大型钢铁厂,废弃的厂房、机床、锈迹斑斑的大吊车,厂房外一些粗大的树木早已被伐倒,仅剩下的杂木没人知道它的名字,花儿开到颓靡,开到人心生悲凉,仿佛所有的好时光突然来到眼前,又突然消散。

就像我们或者她们,那些花儿,风抽走了她们身上的颜色,水分,她们皱巴巴地活着,只要活着就努力地活下去。是的,活下去。我们或者她们,没什么分别,身份模糊渺小,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向前,踉踉跄跄不能自已,但却努力地想要站稳脚跟。

(作者简介:刘心惠,东北国营厂集体下岗职工,黑龙江齐齐哈尔人,喜欢诗歌,有作品发表《诗刊》。在生活中丢失的自己,低头又在诗中找到。)

关键词:东北工业下岗

相关报道:

     

    颜值超高的波兰女兵:在世界各国军队中堪称惊艳

    18-08-20 11:36:22颜值超高的波兰女兵,世界各国军队,堪称惊艳

    来自西藏墨脱军人最真实的照片 刚看第一张就泪目

    18-08-20 11:32:02西藏,墨脱,军人,真实照片,泪目

    现役最年轻中将:51岁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常丁求

    18-08-20 11:18:44现役最年轻中将,51岁,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常丁求

    日本新年号要“民族特色” 打破中国古典文学“垄断”

    18-08-20 11:13:46日本新年号可能打破中国古典文学“垄断”,取自日本古典作品

    再过十年 中国就能服役4个航母战斗群

    18-08-20 11:12:03中国就能服役4个航母战斗群

    中国航母编队最大的短板!缺乏有效的舰载预警机

    18-08-20 11:00:51中国航母编队,最大的短板,缺乏舰载预警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