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基金

三家活动中心蹊跷“闭店” 乐高公司究竟有无责任?

2019年12月20日 09:30 来源:北京时间
分享: 微信

原标题:

3家活动中心蹊跷“闭店” 乐高公司究竟有无责任?已有560名家长被坑

为何教育培训机构屡屡“跑路”?

根据央视财经报道,近日,上海三家乐高活动中心突然关店,许多交了数千元乃至上万元课时费的学生和家长被关在门外,既不能上课,也无人为他们办理退款。

这三家乐高活动中心的运营方都是上海智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事发后,多位家长和媒体尝试电话联系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均无人接听。12月18日,疑似相关负责人在该公司运营的“乐高活动中心ShangHai”微信公众号中回应称“目前只是暂停营业”,没有接听电话不是“失联”,而是因为来电数量太多。

来自:“乐高活动中心ShangHai”公众号

根据乐高教育的官网,三家乐高活动中心的品牌授权来自乐高教育的经销商西觅亚。西觅亚加盟管理总部负责人告诉时间财经,西觅亚从2012年开始和乐高教育合作开发“乐高活动中心”,目前已有137家加盟店和15家直营店。她表示上述三家上海乐高中心暂停营业前,并未通知他们。

不上课、不退款

“虽然孩子们在整个事件中可能是损失最小的,但我还是想说,乐高作为一个国际品牌,如果他想在中国,或者说在上海,还想开发乐高课程教育的话,不妥善解决现在的问题,对他而言再好的广告商没用,消费者是最好的广告”,上海的陈青(化名)告诉时间财经。

陈青在上海一家外企担任财务总监,她告诉时间财经,去年11月花了7680元续费了一年48课时的乐高课,至今还有将近20节没有上完。

陈青称,她的小孩所在乐高班里有6名学生,其中4名从2017年11月开始就在一起上了将近2年的课,还有2名最近刚刚转入。“我们的上课地点是在上海外滩活动中心,上课时间固定是每周四晚上7:15-8:15。”

“我们当初报名的时候,是在乐高教育公众号上查到海外滩活动中心,是他们直属授权的活动中心。”陈青告诉时间财经:“之前他们的官网从来没有显示过每家门店的授权日期,今年10月突然发布一个公告,说取消这些店的授权。”

“我们无法找到乐高,但当时我们和门店负责人沟通过,给到我们的答复是课程和教具可以继续继续使用,他们也会另外寻求其他的课程来作为后期的替代,所以当时我们三个续一年的孩子都选择继续上课,另外一位孩子第二年的课程8折退款,其余课时上完为止。12月15日我们还有孩子在乐高中心上课,12月16日一早就收到了闭馆通知,而退款的家长直至今日还没有拿到退款。”

来自:时间财经

陈青取得授权后向时间财经展示了同班的另一位家长的退款单,上面显示这位家长在2018年7月1日以14000元的价格购买了96个课时的乐高课,截止2019年10月17日还有62课时没有上完,因为“活动中心授权问题”申请退掉其中的48节,扣除各种费用后实退金额为4984元。

门店的原因却让消费者“折价退课“,申请的退款没有收到,剩下的课时也没了着落,陈青希望各方能给个说法:“人家小朋友的妈妈刚生了二胎,还在家里坐月子也不得太平。”

560名家长被“坑”

像陈青她们一样遭遇的家长不在少数,12月17日有家长在微信上发起了一封联名请愿书,希望有关部门可以联合各方召开听证会,研究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截止到12月19日早上10点,已有564名家长署名,时间财经粗略统计了一下,涉及的总金额超过300万元。

实际上,上海这三家门店只是乐高活动中心这场授权危机的冰山一角,西觅亚相关负责人告诉时间财经,西觅亚从2012年9月开始,拥有“乐高校外活动中心”运营和第三方转授权的权利,目前为止有15家直营店和137家加盟店,根据2年前提交给乐高的数据,他们旗下总共覆盖了8万名会员,从收入估计目前的会员总数将近10万人。

据公开资料,西觅亚科教集团成立于2000年,自成立至今,西觅亚始终致力于引进全球的优秀STEM教育产品,如:SVR、SCRATCH、MATRIX、LEGO Education等。目前,其产品已经在中国覆盖2000多所幼儿园,6000多所中小学,70多所大学,600多个校外活动场所。

这位负责人称:“2019年2月以来西觅亚一直在跟乐高沟通校外业务续约事宜,但乐高教育给出的严苛的合作条款西觅亚这边无法接受,最终在今年8月确定不再续约,所有我们授权的中心也在合约截止之后没有办法继续使用这个品牌。为此我们和乐高一起讨论了过渡方案,并在今年8月21日通过面谈、打电话的方式发给了每一名加盟商。”

她表示根据当时发给加盟商的“过渡函”,所有加盟商销售课程的期限不能超过2019年12月31日,官方课程的使用期限则到2020年7月31日。

这位负责人表示西觅亚只是协调者,家长想要解决问题还是得和签约的加盟商沟通:“我们这边所有加盟商签订的都是品牌授权合同,从法律上来说每一个被授权方都是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的公司法人,我们也在协议中明确说明每一个公司运营的中心都是自负盈亏。所以从法律上来说,应该由他们承担相关的责任。当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们也会积极去和加盟商联系,让他们妥善处理家长的诉求。”

这个说法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律师的认同,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张越律师告诉时间财经:“商品缺陷造成人身、财产损害可以向品牌方索赔,但若非商品缺陷原因,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家长仅能向签订服务合同的加盟商索赔。”

西觅亚负责人表示,今年8月确定不再续约之后,他们一直尝试与乐高教育进行沟通:“8月份以来,我们不断把加盟商、会员的诉求反馈给乐高,尽量去争取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直到现在依然如此。比如沟通是否能把我们的会员转移给乐高新开的活动中心。”但她表示,除了上述“过渡方案”之外,他们始终没有从乐高教育处得到一个更加妥善的解决方案。

上海三家门店暂停营业引发舆论危机之后,乐高教育官方发布了一份声明,强调涉及的三家“乐高校外活动中心”门店与“乐高教育”品牌及课程使用均由西觅亚授权经营,乐高教育从未与报道中提及的门店有过业务关系。

这一说法显然难以让西觅亚、加盟商和家长们信服。西觅亚随后在公众号发了一篇名为《做教育,要以社会责任为前提》的文章回应这份声明,文中表示,过去7年西觅亚授权的客户均需乐高教育审核、认可方能签约,乐高教育向所有“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发授权书并在官网公示,收取版权费,并要求被授权方每年采购不低于10万元的乐高教育器材。

来自:西觅亚公众号

该文还提到,涉事门店也曾出现在“乐高教育”发布的“乐高教育校外活动中心”官方宣传册中,也作为优秀示范进行接待和展示,双方合作频密,并非没有“业务关系”。

此外,上述三家门店的运营方也在收到乐高教育公告后发文回怼,不认可双方没有“业务关系”的说法,并举出实例:包括乐高教育曾将瑞虹店的装修风格“借鉴”推广至体系内的其他门店,以及邀请其门店的会员、教师为乐高教育品牌拍摄宣传片等。

“在这件事上,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任何一方都有责任,也都有自己的利益立场,但是这样的结局却让最无辜的孩子来承担,作法太不厚道。”吵来吵去并不能解决问题,陈青希望大人的过错不要让孩子来承担后果。

“孩子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每周去乐高和自己伙伴一起玩和老师一起上课,这样突如其来的局面如何让未涉世的孩子理解?乐高是文化也是教育?让孩子在懵懂的年纪就上这样一堂现实课,合适吗?”陈青问道。

教培行业怎么了

今年以来,教育行业频频“暴雷”,据经济观察报统计,仅10月以来,北京、上海等城市就有10多家教育培训机构“跑路”,其中不乏韦博英语这样的老牌机构。

国内首家教育科技专门基金——蓝象资本合伙人周爽告诉时间财经,今年确实有不少机构暴雷,大致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整个机构暴雷;另一种是机构本身没问题,但地方的加盟商负责人暴雷:“对于这种现象我们也很郁闷,因为它影响的是整个教培行业的声誉。”

周爽认为,今年教育机构频繁暴雷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是行业中部分机构对预付款的依赖过大,第二就是政策的影响。

周爽解释:“第一个问题在教培行业一直存在。教培行业是一个基于大众需求,在过去二三十年间土生土长出来的行业,最早的形式就是一些老师在课余时间开补课班。因此,很多教培行业出身的创始人,可能是很好的校长或者名师,但普遍缺少专业化运营和财务管理的经验。教培行业的一个特点是可以提前收取预付款,现金流要超前于盈利,货币化能力比较强,可以掩盖经营的问题很长时间。账上有预收款这个特征,对企业经营者的管理能力和自律能力要求其实是非常高的。”

转折点在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其中规范了教培机构的收费管理,要求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周爽表示:“政策发布后有一段的缓冲时间,今年以来慢慢落地,对很多依靠‘寅吃卯粮’的培训机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政策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周爽介绍,今年以来政策对教培提出了很多规范要求:比如限制上课的时间,禁止学校老师出来代课,对教培机构的办学资质也提出了要求,比如教师证、面积、消防证等,这些都提高了校外培训的门槛。

提升门槛对大机构更加有利,但这里的“大”不是规模的大,而是指管理上的规范。周爽告诉时间财经:“新政策对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企业有利,但其他有一些看起来规模很大、有很多用户的机构,他们的管理未必达到专业的水平。”

“之前爆雷的几家企业中,也有已经经营了十几年的教育机构,令人十分可惜。他们创始人对教课、培训、学生家长有经验,但对于资金管理、资本运作,现金流管理未必有专业能力。”

周爽不认为今年教培产业的“阵痛”是受经济大环境或者出生率下降的影响:“有人说教育是逆周期,但我一直认为教育实际上是抗周期。教育是刚需,经济上行的时候有一定的影响但没有那么大;同样经济下行对产业的伤害也没那么大,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就需要上培训班。”

“出生率下降可能长期来可能会影响幼教市场,但中国教育产业始终存在供给缺口,这不是一个饱和市场,是一个缺少优质教育资源的市场,比如北京就能感觉到各个阶层都对优质教育产品有稀缺,有钱也买不到。”

“我可以理解教育部为什么要大力规范教育培训产业。长期而言,提高教培机构的要求对学生和家长而言是好事;但是短期而言,由于中国是一个优质教育资源持续稀缺的市场,而且这种稀缺是中国经济发展、社会结构调整过程中产生的刚需,不能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消除。因此,目前的政策调整会造成教育资源供给能力下降,短期内教育资源缺口会进一步扩大。”周爽总结道。(北京时间财经欧阳风)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相关文章

付费用户锐减30%,流利说能否靠K12业务崛起

步子大了突然让人看不清方向。亏了5个亿的流利说准备继续依靠AI发力么?还是进军K12能挽救其于水火之中?流利说的盈利,到底需要多少个“分分钟...

来源:蓝鲸财经

曾经“亏损王”到如今美股避风港 51Talk发生了什么?

美股周一暴跌并触发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熔断,周二继续宽幅震荡,道指盘中创本轮调整新低。而中国在线英语第一股51Talk(COE.N...

来源:科创板日报

VIPKID频遭网友投诉退费难 预付费方式引争议

近日,有用户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发表投诉称:“VIPKID霸王条款,剩余课时无法退费”。在线教育机构一般采用的是预付费的方式,在消费者支付...

来源:中华网财经

新东方、好未来下调营收预期 教育培训巨头的危与机

日前,新东方与好未来分别发布财务报告,下调营收预期,原因均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

来源:科创板日报

明兮破产半月后,旗下学员是否得到了满意的补偿?

2月13日,在线教育品牌“明兮大语文”在家长群中发出停止运营的公开信,并给出了“向其他教培机构转课”的解决方案。公开信中称,为弥补学员损失,...

来源:蓝鲸财经

市值破百亿美金后 “跟谁学”突遭狙击

继做空58同城之后,研究机构Grizzly Research近日盯上了中概股在线教育公司——北京跟谁学科技有限公司。在一份报告中,该机构称,...

来源:北京时间

钉钉爆火背后,真正的在线教育机构过得怎么样?

因为疫情,全国各地学校开学日期一拖再拖,在线教育需求量暴涨。在此期间,作为一款在线办公软件,钉钉却屡次被推上热搜,迅速在教育圈中走红,让人始...

来源:猎云网

在线教育“化茧成蝶”?超2亿学生集体“上线”

在线教育已发展20年,相关的意识已经成熟。疫情短期刺激需求,但过后一定会回落,而线下会出现报复性的增长,在线教育行业不会因为疫情发生根本性改...

来源:北京时间

上海中小学在线教育时间表确定 概念股或迎第二波攻势?

18日下午2时,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上海市教委主任陆靖介绍,根据疫情发展情况,为确保师生安全和健康,经研究决定,3月份起,本市大中小学开展在...

来源:财联社

文化长城子公司联汛教育“失控”内幕(上)

自农历除夕前夜文化长城宣布联汛教育失控开始,文化长城与子公司的战火再起。...

来源:蓝鲸财经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