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办学资质存疑,校区管理混乱,优胜教育三宗“罪”

2020年10月27日 10:07 来源:时代周报
分享: 微信

时代周报记者邓宇晨发自广州

陈昊还是没有如约而至。

10月25日,优胜教育总裁陈昊在个人微博和抖音号发文称,今晚8时准时直播,汇报工作进展,但并未附上直播链接。此前,其已因“言论不当”被封禁而无法直播证明“没有跑”。

此时,距离这家老牌教育机构传出“爆雷”消息已过去近一周。10月19日,部分家长和员工前往优胜教育北京总部要求退费和付薪。据媒体报道,目前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已人去楼空。

优胜教育为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优胜辉煌”)所拥有的品牌,由陈昊于2004年创立,主打“一对一教学”,授课范围包含小学、初中和高中。据公司官网介绍,目前优胜教育集团在全国已建立直盟分校1000余家,遍及400多个城市。

今年疫情以来,线下教育行业“爆雷”频频,优胜教育成为众多案例中规模最大的一家教育机构。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优胜教育广州地区的一家校区,所欠员工薪资和学费便高达百万元。

10月24日晚,陈昊在某直播平台露面,称正在处理受到此次事件影响的校区和城市,尤其要优先解决毕业年级的学生上课问题,“部分投资人有兴趣在这个时候投资教育行业,有的超大型的机构可以接手优胜教育北京一个区的校区。”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陈昊将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归咎于部分加盟商“甩锅跑路”和疫情期间不给员工停薪降薪。然而,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优胜教育的不少问题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显露。从缺乏办学资质的加盟校区,到跨度时间较长的预收学费制度,再到内部混乱的经营管理模式,优胜教育的隐患从扩张之初就已埋下。

“客观地讲,优胜教育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完全是由于陈昊的自大、膨胀和团队管理不善所导致。”10月24日,一位加盟优胜教育多年的投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一个细节可以佐证。优胜教育上海地区加盟商李亮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2019年10月,他去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反映亏损严重等问题时,陈昊正在会客厅为自己面试司机:“来人就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开车?’‘你开过劳斯莱斯吗?’”

学费预付时间跨度长

根据2018年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相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在优胜教育,学费预付的金额越高,优惠力度越大,赠送的课时也越多。这导致学生的课时数积压过多,往往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消化。

10月24日,家长刘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在2019年11月缴纳了5万余元的学费,目前还剩价值近1万元的课时没有完成。刘女士说,包括她在内的许多家长缴纳的金额几乎都在万元以上。

在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一份2019年优胜教育发放的优惠政策显示,2019年6月,优胜教育推出了为期1个月的“特惠储值产品”,共有5个档位。最低一档为充值金额1.5万元赠送2500元的寒暑假课时,最高一档为充值7.2万元赠送4.6万元的寒暑假课时,相当于“打了6.1折”。若按照200元/课时的价格计算,家长们充值后所获得总课时数为75―590小时。

虽然赠课是优胜教育常见的促销套路,但在公司内部,部分销售人员承诺的赠送课时并不计算在课时系统内。

10月23日,优胜教育广州市二宫校区前员工杨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需要消化掉学员A的所赠课时,在系统内则需要用其他人的课时名额来填补。因此,在系统里,老学员的实际课时往往要用新学员的课时名额来填补。

“我们下课后会给家长一份纸质版的课时记录,但这与系统里的记录是完全不同的。”杨雪说,由于新注册手机号可获得数个免费试听课时,她和她同事的手机号都被注册用于填补课时的亏空。

这也使得优胜教育对新学员的需求更为强烈。据杨雪透露,在市二宫校区里,教师每周三至周五都要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是如何向学生推销校区最新的优惠套餐和课时套餐,而想要拿到每个月500元的绩效则需要当月跟一位新学员签约30个以上的课时。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10月21日举行的优胜教育广州地区员工会议录音显示,优胜教育广州区域经理周女士也承认优胜教育的预付费模式存在问题。她表示,销售人员营收来的钱是现金流,但真正到手的是消课后的利润。

“如果一直按照之前的模式是能够生存下去的,但由于疫情导致现金流断裂,钱就跟不上了。”周女士称。

办学资质存疑

根据2018年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课外培训机构需拿到有培训经营范围的《营业执照》和《办学许可证》。其中,办学许可证的办理对场地的面积、安全、消防均有严格规定。

杨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缺乏消防安全证明材料,为了应对教育部门在寒暑假期间的频繁检查,老师和学生被迫“打游击”。

杨雪说,由于一对一辅导对场地要求不高,2019年1月份,她曾在麦当劳里给学生上过课。2020年年初,优胜教育广州市二宫校区又在隔壁的瑜伽馆里租了一间房间用于补课。

这一现象并非个例。优胜教育上海某校区的老师陈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也曾在汉堡王等快餐店里给学生补过课,“还有一次是在酒店的房间里,用塑料板简单地做个分隔,一个房间里可以同时上语文、数学和英语三门课程”。

这一问题在陈昊于10月21日的直播中得到证实。陈昊说,2018年、2019年,由于发展过快,他们有接近50%的校区因不符合国家规范而被迫重新选址装修,许多校区存在现金流问题。

李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优胜教育此前在上海的20余家校区中,仅有新江湾和南方商城这2个校区拥有办学许可证。

10月22日,时代周报记者前往优胜教育位于广州的部分直营校区。其中,滨江校区已更名为“正同本教育”,而市二宫校区虽然依然挂着“优胜个性学”的名字,但招牌右侧也写着“正同本教育市二宫分教点”。优胜教育广州滨江校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更名的原因是,“疫情期间查得较严,街道办和教育局来检查的时候要求使用营业执照上的名字”。

天眼查显示,广州市海珠区正同本教育培训机构(下称“正同本教育”)由天津优问教育管理公司(下称“天津优问”)全资持股,而陈昊持有天津优问85%的股份。同时,正同本教育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为朱广凤,她同是优胜辉煌的股东及监事。

10月24日,家长李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多位家长与优胜教育广州市二宫校区陈姓校长的交涉中,陈校长始终没有拿出优胜教育或正同本教育的营业执照及办学许可证。10月26日,广州市海珠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优胜教育广州滨江校区有办学许可,但市二宫校区并未向其申领过办学许可证。

校区管理混乱

除了教学和管理体系存在缺陷外,优胜教育自身所谓的“直盟”模式也是引发其“爆雷”的重要因素。

所谓“直盟”,即由加盟者投资、品牌方管理,加盟商没有权力参与校区日常的经营,所有的管理团队均为优胜教育总部任命。在优胜教育的官网上,这套加盟模式被称为“合作5.0”,“将自身与加盟商利益深度捆绑,与加盟商共同承担运营风险”。

然而,在实际加盟过程中,校区的管理水平往往难以跟上,有时甚至连包括校长在内的校区管理人员都无法配齐,“与加盟商共同承担运营风险”一说沦为空谈。多位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们在加盟校区开业后往往只有最初几个月能够实现盈利,此后便开始亏损,直至被迫停业。

李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加盟合同中有“保底协议”,即校区运营满一年后,如果投资人有意愿退出,优胜教育总部将以投资人总出资额110%的价格进行回购。

但在2019年7月,校区落地后,校区的管理人员始终无法配齐。李亮表示,除了开业后的第一个月没有亏损外,该校区之后每个月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除此之外,李亮还发现,他签署的加盟合同上盖的印章并非是优胜教育的主体优胜辉煌,而是北京傲娇博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傲娇博文”)。天眼查显示,傲娇博文由高宇和邹佳各持股50%,与优胜辉煌并无直接联系。

这导致维权难度大增,“律师告诉我,初期的加盟费应该是拿不回来了,只能看能否把后面的投资收回来。”李亮说。

早期加盟的投资人同样未能“幸免于难”。

“在加盟前,公司总部信誓旦旦地保证过,办学许可证很容易就能办下来。”10月24日,优胜教育加盟商陈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2016年投资200余万元加盟优胜教育,初期业绩不错,但由于“优胜教育总部给我们选定的校区地址有问题,我们直到2019年停业都没有拿到办学许可证”。

陈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2017年开始,他和合伙人就已经发现其加盟的校区运营存在问题。陈海曾数次前往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反映问题,但均石沉大海。

最终,陈海投资的上海某校区爆雷,大量家长涌入校区要求退费。如今,陈海和他的公司仍然背负着因该校区“爆雷”而产生的近400万元的债务。

前路未卜

在10月21日的直播中,陈昊表示,优胜教育曾在2018年谋求上市。而据陈海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那段时间优胜教育整体都在以极低的价格对外销售课时以补充现金流,“很明显那个课时数量,学生在那个阶段是根本上不完的。我们也去跟总部预警过,完全没有用,一切为了上市”。

这也为优胜教育后面的亏损埋下伏笔。

陈昊称,在疫情期间,公司收入仅有疫情前的1/4。2020年4月,公司资金链已濒临断裂。陈昊开始寻求上市公司的援手。

5月26日,*ST金洲(000587.SZ)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亿元现金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方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胜腾飞”)100%股权,优胜辉煌为优胜腾飞的全资子公司。

如今,*ST金洲亦受到此事影响。10月21日,*ST金洲发布公告称,已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核实优胜腾飞及其子公司经营活动的开展情况及其核心员工的稳定性情况是否同《意向协议》签署时相一致。

目前,优胜教育的各地校区也在纷纷展开自救。

上述优胜教育广州区域经理周女士在录音中表示,目前优胜教育在西安、大连、银川、呼和浩特、杭州等城市还在正常运转。“目前正在往两个方向对接,要么是找其他教育机构接收,要么就是找老板融资。”

10月23日晚间,优胜教育广州滨江校区、市二宫校区的部分欠费家长收到了校区负责人给出的解决方案。目前,上述两个校区已协调到愿意接手的机构,如果家长“认可仅保留50%的剩余课时,并签署不退费的协议”,可以由对方负责剩余课时的消化。

10月25日,一位优胜教育广州地区前加盟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前投资过优胜教育广州滨江校区和广州黄埔某校区的几位投资人曾表示过有收购的兴趣,但并未最终确定。“现在接手优胜教育的资产肯定是准备之后独立运营了。到底如何解决学生的欠费和员工的欠薪问题,是影响投资人接手的最大障碍。”

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解决方案落地的变数。

10月26日,优胜教育广州市二宫校区的一封《致歉信》在家长群中流传,原有的机构接手方案或已告吹。“由于维权家长的不理性行为,接收方拒绝接收。”同时,该校区在10月26日停业,“各位家长可以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亮、杨雪、陈娜、陈海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巨头携软硬件入局在线教育 大厂基因能否适配

虽然频频发力,但互联网鲜明的产品化思维和快节奏,将如何与教育行业内高获客成本、周期性长的特点适配?...

来源:北京商报

​做空危机和烧钱大战双重夹击,跟谁学Q3增速放缓

连续9个季度实现盈利、市值一度超330亿美元的跟谁学,也迎来业绩放缓的压力。...

来源:时代财经

跟谁学三季度巨亏9亿: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11月20日披露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三季报中,跟谁学迎来了自2019年6月6日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而这一次单季度亏损金额,远超此前累...

来源:蓝鲸财经

三盛教育6亿商誉减值风险高悬 破净边缘徘徊如何突围?

作为创业板为数不多的破净股,三盛教育频繁并购累积了巨额的商誉风险,这种外延并购推动业绩增长的思路,还能持续多久?...

来源:投资者网

股价高开16.05%,低调回港的新东方还需新故事

11月9日早间,新东方正式以“9901”为股票代码登陆港交所,当日新东方股价高开16.05%,报1381港元/股(约178.15美元),市值...

来源:时代财经

退费难?桔子树艺术教育三登消费投诉“黑榜”!

近日,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发布新一期教育培训机构消费投诉公示榜显示,北京桔子树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桔子树”)已经连续3个月登上该“...

来源:北京时间

张一鸣的教育梦:“大力”出奇迹还是闪到腰?

“我的脑袋里蹦出两个字——大力,大力出奇迹嘛。对每一个家庭而言,教育就是一个孕育奇迹的地方。”10月底,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

来源:蓝鲸财经

净利润降三成,东方时尚何时拨开云雾?

三季度,东方时尚营收3.44亿元,同比增长2.54%,今年来首次正向增长。但净利润下滑29%、招生人数大降47.87%,让增长显得黯淡。...

来源:蓝鲸财经

中国传媒大学原副校长蔡翔获刑三年半

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消息,经审理,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对中国传媒大学原党委常委、副校长蔡翔涉嫌贪污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蔡翔作为国...

来源:中华网财经

见知教育四度冲刺港股IPO 毛利率下滑付费用户转化难

曾三度进击港股IPO未果,的见知教育,近期又一次递交了招股书,向港股发起新的冲刺拟赴港IPO。作为同时聚焦教育内容服务、移动媒体服务以及IT...

来源:投资者网

曾屡次打败空头的跟谁学,股价闪崩源于红利耗尽吗

流量优势不再,获客成本高位攀升带来的经营亏损或将成为业绩常态,这或许是本次跟谁学股价闪崩的主要原因。...

来源:投资者网

办学资质存疑,校区管理混乱,优胜教育三宗“罪”

从缺乏办学资质的加盟校区,到跨度时间较长的预收学费制度,再到内部混乱的经营管理模式,优胜教育的隐患从扩张之初就已埋下。...

来源:时代周报

优胜教育爆雷:校区资质有缺乏 部分教师简历涉嫌造假

从2019年起,因办学资质和消防不过关,为应付教育部门检查,教师和学生被迫“打游击”。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优胜教育员工称,他们在麦当劳...

来源:时代周报

业绩大降初见端倪,跟谁学终于撑不住了?

10月21日,跟谁学股价突然异动,股价暴跌30.80%,报收71.23美元/股,市值一夜蒸发500亿人民币。降势仍在继续,今日收盘,跟谁学继...

来源:蓝鲸财经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