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巨头携软硬件入局在线教育 大厂基因能否适配

2020年11月23日 11:42 来源:北京商报
分享: 微信

原标题:涌入在线教育 互联网大厂基因能否适配

2020年,教育培训行业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考验,一边是降至冰点缓慢复苏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另一边则是火热异常的在线教育,对于这条赛道,除了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借力新硬件圈地不断,还有以伴鱼为代表的前字节跳动技术骨干离职创业的在线教育服务平台。虽然频频发力,但互联网鲜明的产品化思维和快节奏,将如何与教育行业内高获客成本、周期性长的特点适配?

巨头携软硬件入局

作为近几年迅速崛起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字节跳动在今年开始频繁发力布局教育领域。然而,不管是推出瓜瓜龙启蒙对标斑马AI课,还是对标VIPkid的GOGOkid,在推出之后,产品课程营销与反响的声量都不大。据统计,字节跳动在教育行业的布局还包括清北网校、开言英语等。今年9月,字节跳动收购了数理思维培养平台“你拍一”,进一步切入启蒙赛道,教育板块也成为了公司业务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而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统计发现,目前互联网公司在教育领域的布局多以平台和服务类硬件为主,如美团的“春风计划”,扶持中小教育机构;支付宝联合校宝在线推出“学费码”等功能,用自身技术实现教育信息化;腾讯、钉钉根据青少年的差异化需求,上线青少年定制版本。

软件之外,单纯教育硬件领域的战役也在逐步进入胶着状态。除了老牌教育硬件供应商科大讯飞推出的学习机、网易有道推出的字典笔,字节跳动在今年推出了一款名为“大力智能作业灯”的台灯。

“教育硬件缺乏革命性的产品,不是一个台灯结合软件应用就可以解决的,而是需要很强的教育的服务性属性在里面。”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指出,作为入口而言,需要更加注重服务和品牌的效应。

显而易见,这些互联网巨头入局教育,是用自身技术、产品迭代和流量上的优势增强用户的留存和黏性,真正教育产业的核心——课程产品,巨头们并未触及。

流量之后打通C端无优势

流量的确是大厂们的资本,伴鱼便是力证。这家由前字节跳动产品合伙人黄河创办的在线少儿英语机构在今年实现了飞速发展,有数据显示,伴鱼从今年开始,实现了爆发式的用户增长。去年12月,伴鱼的付费用户人数刚刚突破50万,今年10月,付费用户的数据变成了200万。营收增长率也从去年的1340%增长到今年的1880%。

实际上,在伴鱼高增长的背后,最重要的因素就在于高流量转化和低获客成本。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认为,目前教育市场上的红海是由同质化竞争导致的,需要在红海中看到独特的蓝海。“教育市场目前还没有发展到大家完全去打存量市场,而是处在一个爆发的新变化时期,从线下到线上,从传统到互联网这个过程中,用户的重复度还没有那么大,整个教育市场的存量也是非常大的。”

而由伴鱼发散来看,互联网企业布局教育,优势在于它们的流量和技术,但也有专家表示,流量在教育领域的直接作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教育的生态相对比较复杂。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包括百度、阿里和腾讯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都是从流量和技术方面给教育领域的合作伙伴赋能,并在这个过程中探索自己的业务链和中台,而不是自己直接入手做教育”。

可以看出,布局教育时,互联网企业的优势更多在于用自身流量与技术去赋能教育业内的合作伙伴及业务模式,单纯依靠流量直接打通C端的优势并不明显。

迭代思维难以转化

流量优势之下,字节跳动野心勃勃。此前10月底,字节跳动召开了发布会,宣布启用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并将旗下所有教育产品整合至此。从目前来看,字节跳动称得上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里做教育最彻底和坚决的企业。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也曾在分享中表示,“未来三年,公司的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

不过,吕森林指出,尽管现在字节跳动对教育的投入很大,但仍没有走入内行,处在外行阶段。“在我看来,字节跳动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进入教育行业还是比较合适的,但如果亲自操作的话,它不像新东方和好未来那样,有很强的教育基因。”

在葛文伟看来,“尽管互联网公司相比传统教育公司具有技术、人才、流量上的三大优势,但它们进军教育行业的时候,会面临和互联网业务差异极大的局面”。相较而言,教育行业的产品更为复杂,互联网搭建产品再快速迭代的模式很难奏效,教育领域的长周期性和不可逆性都决定了教育产品的打磨在前期投入更大,耗费时间也更长。

“互联网的迭代思维在教育领域可能是行不通的。”葛文伟进一步指出,此外,教育的分散性、品牌效应明显等特征都与互联网公司飞速扩张、迅速抓取流量的模式相反。

“互联网公司在教育领域内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在每一个细分领域内,互联网公司都会面临新的强劲对手,就会面临多元化场景交付和多客户产品交付的情况,很难做到速战速决。”葛文伟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

(责任编辑:CF009)

相关文章

通才教育九成收入来自学费 业绩增长艰难现金流倒挂

通才教育超94%的营收来自于学生学费,但是公司的学生数量并无显著增长,年人均学费也无大幅提升,持续盈利能力备受考验...

来源:投资者网

负债高企、收入利润双降,安博教育吞并购“苦果”?

2010年8月5日,安博教育在纽交所挂牌上市。4年后,安博教育造假、违规缠身,被强制退市。2018年6月,安博教育杀了个“回马枪”,成功登陆...

来源:蓝鲸财经

在线教育江湖生变:一对一退潮 双班教学兴起

在线教育发展到现在,进入下半场还在坚持一对一业务为主营的教培机构已经不多,而双师大班课正在逐渐成为业内新主流。...

来源:北京商报

教培机构获超500亿元人民币融资:钱都去哪儿了?

2020年即将结束,对教培行业来说,市场的繁荣也吸引了大量资金的入场。...

来源:北京商报

在线教育再爆雷:学霸君破产迎大批量教师家长声讨

数万名学生家长自发组建了各种形式的维权群,而眼下,学霸君方面尚没有人给出明确的退款回应。...

来源:时代财经

营收净利双降,正保远程将黯然退场?

12月初,正保远程发布公告宣布就私有化交易达成最终合并协议。随后,正保远程发布了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这可能是最后一份年报。在这次...

来源:蓝鲸财经

三次冲刺港交所失败,见知教育是否钻了“牛角尖”?

从2017年自新三板退市,此后两年多时间,先后三次冲击港股都铩羽而归。今年9月,屡败屡战的见知教育发起了第四次冲击。这次能成功吗?上市对见知...

来源:蓝鲸财经

连年亏损仍“勇闯”纳斯达克 一起教育能否突围营销大战

国内知名K12智能教育平台——一起教育科技12月4日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上市的钟声回荡在交易所之时, 其业绩连年亏损的问题也变得愈加突出。...

来源:投资者网

“上市即巅峰”的美联国际教育:连续4季度大幅亏损

今年3月,美联国际教育借壳上市,开盘价18美元。进入12月,美联国际教育股价屡创新低。12月8日,每股2.17美元刷新历史最低记录,短短一周...

来源:蓝鲸财经

三年净亏23亿、业绩造假,达内“退市”已成必然?

作为IT培训第一股,并内生孵化了编程教育品牌童程童美的达内科技,却宣布收到创始人兼董事长韩少云的私有化要约,退市在即。东风正起,达内为何急流...

来源:蓝鲸财经

豪掷30亿元后营收净利双降,枫叶教育还能承压多久?

2020财年,枫叶教育实现营收15.29亿元,同比下降2.7%;毛利7.13亿元,同比下降2.9%;实现年内溢利5.09亿元,同比下降22....

来源:蓝鲸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