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在线教育江湖生变:一对一退潮 双班教学兴起

2021年01月04日 09:39 来源:北京商报
分享: 微信

昔日在线教育上半场的明星机构学霸君没能如愿迎来2021年的第一缕曙光。据学霸君CEO张凯磊在朋友圈发表的公开信显示,学霸君一对一和优学小班将要歇业。在线教育发展到现在,进入下半场还在坚持一对一业务为主营的教培机构已经不多,而双师大班课正在逐渐成为业内新主流。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好未来、跟谁学等头部上市教育公司目前都有双师大班课为主营业务的独立品牌,在线教育的江湖格局也在悄然生变。

走入下半场的明星企业

在线教育自2012年左右兴起,发展至今已进入下半场。在多年的实践之后,各家在线教育机构走向了不同的发展方向,有人出局,有人转型业务模式,有人抓紧风口迎头赶上,也有人被变化打得措手不及。

作为曾经活跃于在线教育上半场的明星机构,学霸君以拍照搜题起家,2016年开始转向在线一对一赛道。横向对比来看,同样以拍照搜题为起点的猿辅导早在2017年就关闭了初中一对一业务,2019年则彻底取消了所有在线一对一业务,转向发力在线大班课、启蒙AI等领域。目前的猿辅导已经成为了在线教育赛道内的头部玩家,2020年,猿辅导全年融资额超过35亿美元。

相比之下,学霸君的上一轮大额融资发生在2017年,为1亿美元的C轮融资,在此后的三年时间里,学霸君再未获得大额融资。张凯磊也在公开信中提到,过去三年,学霸君有至少五次游走在资金链崩断的边缘。“资金紧张的时候想出售小班课换点钱来救一对一。”“现在投资人觉得有风险,干脆不买小班课了。”张凯磊这样写道。据透露,张凯磊还将在日后回应媒体关切的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将持续跟进。

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郁苗则有些唏嘘:“曾经几乎同期起步的拍照搜题起家的几个在线教育公司,曾经都是独角兽,如今有的是资本宠儿,未来大概率也会上市,学霸君却走向另一个阶段性的结果。”

获客成本高企

实际上,在线一对一模式曾是许多在线教育机构的重点业务,海风教育、学霸君、掌门教育、猿辅导等多家公司都曾在一对一赛道进行布局。发展到今天,还停留在一对一赛道的却并不多。猿辅导更是早早将目光转向了在线班课。此外,2018年,理优一对一、学霸一对一相继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停课的传闻,再加上明星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宣布一对一和班课歇业,整个在线一对一赛道稍显落寞。

探究其背后的原因,在线一对一的规模不经济,或许成为机构难走通的关键所在。在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看来,机构在一对一模式中布局的师资很难完全满足学生的需求。“现在线上一对一获客的成本是很高的,甚至达到万元以上,这种情况下,机构想要实现盈利是很困难的。”而除了自身造血盈利外,在线一对一模式的不盈利也很难获得投资人的信任,内部外部资金驰援都不容乐观。

也有投资人认为,尽管从目前的趋势来看,资本对整个教育市场越来越关注,民众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也在日益提升,但不能成为头部的机构很难获得生存空间。“大部分行业发展到最后都是赢家通吃的局面,在线教育尤其如此。”刘迪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头部企业因为品牌优势,获客成本较一般企业更低,而在更大规模体量下,头部企业的融资成本也更低,这些因素能够促使机构实现正向循环。

“仅仅从财务模型上来说,单纯的真人一对一,很难逃离规模不经济的魔咒。所以很多一对一赛道的企业会采用其他方式来降低平均成本,如开办网校,或增加少儿素质类的小班课程,或直接扩科以提升转化,或者另辟蹊径加强AI属性。但总的来说,仅从目前的财务状况来说,尚未看到教学效果好并且真正实现盈利的企业。”郁苗谈道。

双师风头正劲

毋庸置疑,在线教育已经成为增速最快的行业之一。根据艾媒咨询此前发布的《2020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创新趋势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在疫情推动下,在线教育的用户需求激增,预计用户规模将达到3.51亿人。此外,据其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4041亿元,增速为16.1%。2020年,在线教育渗透率大幅度上升,预计市场规模将达4858亿元,增速上升至20.2%。

此外,《报告》还指出,在线教育经历过大班课、小班课、一对一教学等教学模式的试验后,双师直播大班课已成为行业内主流教学模式。何为双师大班课模式?这一模式为主讲老师在大班课上进行统一教学,辅导老师在小班内对学员进行跟踪,实现精准辅导。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包括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等在内的多家头部机构都以双师大班课为主要的业务模式。

针对走俏的双师班课模式,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表示,双师大班、小班、一对一以及AI课都是针对不同用户的课程呈现形式。“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不同科目和不同年龄段对课程交付形式的需求也不同。比如,有学生在数学方面更加适应班课,但英语课偏向一对一。未来学生的学习场景会非常多元,我们一般称之为混合式学习。”

而在不同的课程模式实践中,葛文伟认为,小班课最考验机构的产品与教研能力,双师大班课最考验机构的流量获取能力,一对一则是考验机构的销售转化及服务能力。“从三种模式总体来看,一对一模式切入市场快,但同时一对一模式的成本也相对高昂,毛利和净利润都会比较低,双师大班课从财务公式角度来看,是实现毛利最大化的。”此外,在葛文伟看来,目前跑不通在线一对一模式的机构,大部分都是在前期销售中没有取得理想效果,“销售成本的高昂,就会让机构的收入成本比出现问题,当现金流出现问题时,一对一模式可能就是率先倒下的一个”。

(责任编辑:CF009)

相关文章

通才教育九成收入来自学费 业绩增长艰难现金流倒挂

通才教育超94%的营收来自于学生学费,但是公司的学生数量并无显著增长,年人均学费也无大幅提升,持续盈利能力备受考验...

来源:投资者网

负债高企、收入利润双降,安博教育吞并购“苦果”?

2010年8月5日,安博教育在纽交所挂牌上市。4年后,安博教育造假、违规缠身,被强制退市。2018年6月,安博教育杀了个“回马枪”,成功登陆...

来源:蓝鲸财经

在线教育江湖生变:一对一退潮 双班教学兴起

在线教育发展到现在,进入下半场还在坚持一对一业务为主营的教培机构已经不多,而双师大班课正在逐渐成为业内新主流。...

来源:北京商报

教培机构获超500亿元人民币融资:钱都去哪儿了?

2020年即将结束,对教培行业来说,市场的繁荣也吸引了大量资金的入场。...

来源:北京商报

在线教育再爆雷:学霸君破产迎大批量教师家长声讨

数万名学生家长自发组建了各种形式的维权群,而眼下,学霸君方面尚没有人给出明确的退款回应。...

来源:时代财经

营收净利双降,正保远程将黯然退场?

12月初,正保远程发布公告宣布就私有化交易达成最终合并协议。随后,正保远程发布了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这可能是最后一份年报。在这次...

来源:蓝鲸财经

三次冲刺港交所失败,见知教育是否钻了“牛角尖”?

从2017年自新三板退市,此后两年多时间,先后三次冲击港股都铩羽而归。今年9月,屡败屡战的见知教育发起了第四次冲击。这次能成功吗?上市对见知...

来源:蓝鲸财经

连年亏损仍“勇闯”纳斯达克 一起教育能否突围营销大战

国内知名K12智能教育平台——一起教育科技12月4日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上市的钟声回荡在交易所之时, 其业绩连年亏损的问题也变得愈加突出。...

来源:投资者网

“上市即巅峰”的美联国际教育:连续4季度大幅亏损

今年3月,美联国际教育借壳上市,开盘价18美元。进入12月,美联国际教育股价屡创新低。12月8日,每股2.17美元刷新历史最低记录,短短一周...

来源:蓝鲸财经

三年净亏23亿、业绩造假,达内“退市”已成必然?

作为IT培训第一股,并内生孵化了编程教育品牌童程童美的达内科技,却宣布收到创始人兼董事长韩少云的私有化要约,退市在即。东风正起,达内为何急流...

来源:蓝鲸财经

豪掷30亿元后营收净利双降,枫叶教育还能承压多久?

2020财年,枫叶教育实现营收15.29亿元,同比下降2.7%;毛利7.13亿元,同比下降2.9%;实现年内溢利5.09亿元,同比下降22....

来源:蓝鲸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