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华财讯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风口下职业教育,职校生逃脱鄙视链了吗?

2022年01月19日 09:53 来源:蓝鲸财经
分享: 微信

有媒体报道,深圳技师学院毕业生每人都拿到了2-4个offer,“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未毕业即被抢空”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同样是职校,湖南一职校学生参加实习致残,学校和企业被曝相互推诿责任尚且引发对职校强制实习的批评。黑龙江一职校学生干部查寝时官威十足,讽刺之声不绝于耳。

在公共舆论场中,职校的形象向来充斥着矛盾色彩。

在教育变革的当下,职业教育站上风口,但当前的职校教育真的能给职校生带来光明的前途吗?

职校=一技之长?

就读职校是价格不菲的选择。

据了解,普通公办中高职三年学制下,普遍要花费3万—6万元,民营中高职学费则更贵,有的一年学费高达2万元。对于家长而言,职校通常不是第一选择。往往是因为成绩不理想,把孩子送到职校,让他们掌握一技之长,进而有安身立命的本领。对家长而言,如果能学到本领,学杂费高也并非无法接受。但这些就读职校的孩子们,真的学到了一技之长吗?

学者杜连森读博期间,曾到某职业技术学校进行为期一年的民族志研究,并把他的发现写进《“打工人”的困境:去技能化与教育的“空洞”》一文。其中提到,他所在学校的核心工作是对学生的规训和管理,技能学习只是“皮毛”。

例如,该校规定学生在校期间必须佩戴胸卡,并专门安排值班老师和学生干部检查。对于原因,学工处主任这样解释道:“我们要求戴胸卡,为什么戴胸卡?因为我们现在将企业文化慢慢融入到教育教学工作中来了。因为你去企业里要戴胸卡,但是戴胸卡的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可能是我们把这种企业文化意识慢慢融进来以后,便于他们就业了,很快地能适应岗位的需求。”

不止于此,从进校检查胸卡、课间跑操、教室6s管理、晚上查自习到宿舍禁止充电,该校制定了一整套管理规范,几乎覆盖了学生在校的所有时间和场所。

在一次学校办公会议上,该校校长将加强学生管理的意义描述为:“说实话,像我们这样的学校,是多办一所学校,少办一所监狱”。在不出事的心态下,学校对学生的要求是只要不出人身安全问题即可,能学到多少知识和技能是最不重要的问题。比起教育场所,这样的职校更像是一处“托儿所”。

抱着学一技之长的心态上学,学到的却多是企业细规章制度,学习生活也是半军事化管理,职校为何要这样做?

这大概有其现实根源。有学者认为,这和分工方式破坏传统技能概念有关。在当代工业生产中,科学技术知识集中在管理和设计部门,留给普通工人的是一种重新解释的、不完全的技能概念,“重复而熟练的动作”“保持专注”“速度即技能”,这也是网友讨论的技工和普工的区别。对普工而言,速度和灵巧是最重要的,一般不涉及复杂的脑力分析,“皮毛”式的技能水平就足够应付工作需要。

过度注重管理和约束,在某种程度上是违背青少年天性的。因此,加强管理,压缩教学,催生的确实反学校文化。迟到、旷课、睡觉、说脏话、玩手机游戏……屡见不鲜。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学生很难不被同化。

有媒体报道,在中职担任专业课教师的王老师曾对专业和教学充满热情,希望把教研成果讲给学生听,但听者寥寥,这让他长期痛苦不已。认识到自己教得太深的问题后,他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现在,他依然希望把学生教好,但对学生的期待已经和早年不同了。

“中职学生的未来就是一个熟练工人,几个简单操作,如何拧螺丝,你教他三年,反复拧、反复拧,肯定都会了。”王老师说。

职校生的隐痛

“在工厂待过之后,就再也不想回去了。”

刚在县城一家电子厂结束五个月实习的职校生俊华这样表示。

今年3月,计算机专业的俊华被送进一家电子厂实习,负责在流水线上拼装零件。进厂没两天,俊华的双手就被零件磨出了血泡。在工厂里,俊华每天工作超过十个小时。“名义上是八小时工作制,但加班是常态,没有人反抗。”

好在实习的报酬“不菲”,他每个月可以拿到3000-4000元的工资,和正式员工相差无几。比起一些被强制无薪实习的职校同学,他已经是少有的“幸运儿”。

在职校,最后一个学年的实习是顺利毕业的必要条件。即使职校学生绝大部分时间和企业并没有关联,仍会被突然拉入工作现场。

毕竟是第一次接触真实工作环境,多数职校生普遍对实习怀有较大的期待。但从现实看,高强度且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会让他们的热情很快消失殆尽。

“我进厂实习头两个月都在削毛边,一个接一个不停削,根本不需要大脑进行任何思考。厂里有个师傅已经干这个工作五年了,也没有任何晋升机会。”“刚进公司我的期望值很高,但慢慢发现,每天活得像个机器人一样。”这些都是蓝鲸教育看到的反馈。

工作枯燥并非唯一的问题。根据公开报道,2017年,沈阳城市建设学院强制学生暑期到富士康实习,被辽宁省教育厅叫停;2019年,河北渤海理工职业学院的学生向媒体反映,他们被学校安排到与专业毫不相干的实习岗位;2020年,山东省沂水县一职业学校学生实习期间坠亡,后发现他已经连上半个月夜班,期间跟家人倾诉“太累了”……

强制实习、专业不对口、工作时长超标、报酬不到位、工作环境差、没有人身安全保障……最后一学年的实习是很多职校生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痛。

好不容易挨过实习,职校生就能迎来美好的工作和想要的生活了吗?现实却并没有想象中美好。

就像当初上职校一样,这些学生毕业后的选择仍旧十分有限。以中职生为例,他们一般被分为三类:参加对口高考、直升本校大专、直接毕业。由于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和学科基础,与普高学生竞争的赢面不大,就业成了多数职校生的选择。

近年来,职校生的就业率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平。教育部数据显示,中职毕业生就业率连续10年保持在95%以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超过90%。然而,高就业率并没有带来高就业质量,职校生就业质量欠佳主要体现在报酬和专业匹配度两方面。

一方面,职校生的薪酬收入及社保待遇都比较低。数据显示,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超过本科毕业生,但平均月收入较本科生仍有较大差距。2019届本科生平均月收入为5440元,而高职生仅有4295元。

另一方面,职校生就业的专业匹配度不高。从业人士表示,在有些领域,职业教育存在专业匹配度较低、毕业生工作与就业期待吻合度不高、毕业生就业满意度较低、毕业生离职率相对较高等情况。

究其原因,或许和职校培养与企业需求存在供需反差有关。制造业技能人才缺口长期存在,“技工荒”与“招工难”现象并存。而部分职校却滞后于市场,导致学生毕业后成为普工的概率较大,时间和精力长期被浪费在替代性极强的简单工作中。

而且,社会对职校学生的评价普遍不高,政策导向和社会观念存在“上热下冷”的情况。调查显示,96.33%的受访者认为,社会上仍然存在对技术工人的职业歧视或偏见,大多数职校生身上依然被迫贴着“失败者”的标签。

2020年,中职招生占高中阶段教育的41.7%。对于这41.7%来说,困境是普遍的,光明的前途似乎难以到达。

前路何方?

如何让光明渗透进这41.7%的学生当中?国家、社会、学校的努力缺一不可。

业内人士表示,首先要让职业技术学校回归学校的定位,把教育放在第一位。能力依然是评估人才最重要的标准之一,职校生的潜能需要朝正确的方向精准开发。而要研发高质量、契合市场需求的课程,让企业在职业教育中尽可能多参与进来至关重要。若职校对用人单位的需求、当地产业经济发展都不够了解,那么专业设置和课程都必然落后于时代。

在这方面,德国和瑞士的“双轨学习模式”即结合职场培训和课堂学习,已经得到了普遍的认可。企业和职业教育机构合作提供职场培训,实施学徒制。学生一周在公司实习3-4天,其余时间进行课堂培训。

事实上,校企合作共建一直是我国职业教育提倡的模式之一,不过,在设计课程、提供课程、向学生提供反馈意见方面,雇主需要更多参与进来。而目前,已经有一些地区的职校做出了尝试,它们因地制宜,基于当地特色设有白酒酿造专业、陶瓷设计专业、珠宝设计专业等,并在探索和地方产业合作的更多可能。

其次,顶层设计上依然需要支持,最重要的是资金投入,这或许可以借鉴英国的学徒制征费制度。2017年起,英国政府推出学徒制征税,要求雇主分担学徒培训和培养英国工作人口的费用。任何行业每年工资支出超过300万英镑的雇主都要缴纳总薪资的0.5%,这笔费用以“数码基金”的形式保存在雇主的学徒服务账户中,用来支付学徒每月的培训和评估费用。让企业参与进人才培养,能增大职业教育经费支持力度,并确保学生得到更符合市场需求的培训。

在保障职校学生权益、破除就业市场唯名校及唯学历论上,也需要更多配套举措,例如,破除职校生在户籍、职称、薪酬等方面的体制机制障碍,是提升其就业质量的重要举措。

此外,要对职校学生的心理健康给予更多关注,正确引领职校生摆脱“失败者”的标签,从心底里树立自信,养成健康的心态。社会也要给予这部分群体更多尊重,斩断鄙视链,营造良好的就业氛围。

眼下,职校质量区域差异大、培养和市场需求不符、学生就业质量低、社会观念尚未扭转……

但职教的前途是光明的。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作出重要指示,“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职业教育前途广阔,大有可为。”《民促法》鼓励企业资本依法举办或参与举办民办职业学校。11月,人社部印发《通知》明确,保障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毕业生参加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合法权益和平等竞争机会。

“我去了职校,你去了高中,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在未来也许真的能成为现实。

(责任编辑:CF013)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思维造物IPO再中止,知识付费还好做吗?

整个泛知识领域,或许依然没能解决商业模式难题。...

来源:蓝鲸教育

博实乐退市在即,“教育+地产”终成幻影?

“教育+地产”或将进入闷声发大财的阶段。...

来源:蓝鲸财经

注册排队逾一年,弘成立业打“退堂鼓” 营收利润双下滑

在注册阶段排队逾13个月后,北京弘成立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弘成立业”)打起了退堂鼓,主动撤单创业板IPO,目前公司发行注册已经终止。...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叫停备案受理教育类App亟待“去学前化”

针对学前教育类App的监管进一步趋严。...

来源:北京商报

迷雾中的豆神,能否“挽狂澜于既倒”?

智慧教育、素质教育与直播带货等新业务,能否带领问题不断的豆神教育走出泥潭?...

来源:蓝鲸财经

蓝翔“宫斗”十年:劳燕分飞,难得体面

夫妻互告、母女互撕、翁婿大打出手……蓝翔的“连续剧”没有尽头。...

来源:蓝鲸财经

变卖资产、定增筹钱,一代“妖股”还有多少雷没排?

近日,全通教育发布了2021年年报及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

来源:蓝鲸财经

教培公司去年成绩单亏损 早幼教公司新机会在哪

多轮政策冲击之下,K12培训风声鹤唳,早幼教公司却“喜忧参半”。截至4月28日,多个早幼教概念股交出2021年财务“成绩单”。...

来源:北京商报

学前教育十年:普惠园占比超八成 毛入园率持续快速提高

4月26日,教育部披露学前教育领域最新发展情况。十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资源总量增加迅速。2021年全国幼儿园已达到29.5万所,比2011年增...

来源:北京商报

美吉姆,从明星品牌到“过街老鼠”

美吉姆再度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来源:蓝鲸财经

中科院停用事件背后,争议漩涡中的知网

经过20余年发展,知网数据库已发展成为各大高校图书馆及研究机构采购的重要标的之一,也是学术科研人员及学生查阅文献资料的重要途径。...

来源:新京报

横跨“斜杠青年”与“银发一族”,大鹏教育头部效应凸显

当颇具不确定性的成人素质培养,遇上急需自控力的在线教育,大鹏教育又是如何实现快速发展的?...

来源:蓝鲸财经

1元甩卖公司,这家公司6年乱象画上句号?

或许龙文教育并不是勤上乱象的根源,真正的问题出在内部管理。...

来源:蓝鲸财经

大亏13亿后,民办教育龙头仍在“烧钱脱险”?

停止经营义务教育学校后,天立教育如何继续走下去?...

来源:蓝鲸财经

“影视+教育”双双受挫,华夏视听进入至暗时刻

征战20余年的老兵,正遭遇影视寒冬带来的连锁反应。...

来源:蓝鲸财经

由盈转亏、现金减半下,思考乐稳妥转型?

面临困境的思考乐将会如何纾困?...

来源:蓝鲸财经

押注“专升本”致业绩下滑,民办高校还是“避风港”吗?

即便成功“升本”,依然面临规模扩张的问题。...

来源:蓝鲸财经

深陷股权纠纷5年,医学教育第一股终“拨云见日”?

近日,中国高科发布2021年度报告,全年实现营收1.04亿元,净利润1397万元,同比减少24.92%。 ...

来源:蓝鲸财经

教育市场回暖,能否从一盏台灯开始?

这些尝试已经走出了艰难的一步,转型是否成功,或许还需要时间印证。 ...

来源:蓝鲸财经

民办高校的2021:避风、分化、进入新阶段

民办高校的发展依然稳健,但稳健的背后,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来源:蓝鲸财经

博实乐退市在即,“教育+地产”终成幻影?

“教育+地产”或将进入闷声发大财的阶段。...

来源:蓝鲸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