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 揭秘茅台“狠人”袁仁国

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 揭秘茅台“狠人”袁仁国
2019-07-16 10:58:02 环球人物

原标题:

独家!从踏实到狂妄,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揭秘你不知道的茅台“狠人”袁仁国

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 揭秘茅台“狠人”袁仁国

狂妄让人失去理智。袁仁国的这500块钱,连半瓶茅台酒都买不到,又怎能给他带来好运呢?

作者:杨学义吕鸿

初到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的人,一定会沉醉在浓郁的酱香味里。无论是烈日暴晒,还是黑云压城,抑或阴雨连绵,这股酱香型白酒散发的特有香味就从来没有间断过。这座小镇紧邻赤水河,依河谷而建。河谷两岸的山坡上,大大小小的酒厂、住宅鳞次栉比,山顶云雾缭绕。晚上,河岸两畔灯火辉煌。大名鼎鼎的茅台酒厂就坐落在这里。

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 揭秘茅台“狠人”袁仁国

在贵州省仁怀市茅台机场,一下飞机就能看到一座巨大的茅台酒瓶造型建筑,这是仁怀市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本刊记者杨学义/摄)

“正是茅台酒厂,给这个本来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带来了名声与财富。”一名当地人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无论是不是厂内员工,干不干白酒行业,每个当地人对茅台酒厂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和呵护欲——和他们聊起茅台酒厂时,人人滔滔不绝;但聊起刚刚被提起公诉的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时,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摇摇头、摆摆手:“咱们不谈这个了……”

袁仁国,在他们心中像家丑,最好不要外扬。5月22日,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6月27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袁仁国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人称“袁二”,一颗“恨”的种子

抵达袁仁国的出生地并不容易。《环球人物》记者从仁怀市区驱车出发,经当地人引路,沿着悬崖边的盘山路翻山越岭,不断爬坡、下坡,经过一个半小时后才到达后山乡。后山乡村民加入引路人行列,车辆七拐八拐,到达中心村如榔沟。记者不禁感慨:从这样一个闭塞环境走出的“人才”,落得这种下场,真是可叹、可惜。

袁仁国家族的老宅建在半山腰。两座房子连在一起,呈“7”字形。村民介绍,这是在几年前翻修重建的。从翻修完成,至今无人居住。早年,袁仁国和爷爷奶奶住在一座宅子里,他二叔一家住在另一座里。

图为在仁怀市后山乡中心村如榔沟,袁仁国居住过的祖宅。(本刊记者 吕鸿 / 摄)

图为在仁怀市后山乡中心村如榔沟,袁仁国居住过的祖宅。(本刊记者 吕鸿 / 摄)

村民们告诉记者,袁仁国一共弟兄6个,他排行老二,人们都管他叫“袁二”,他和“袁三”还是一对双胞胎,初中毕业前,哥俩都和爷爷奶奶一同在村里生活。“他的父亲在仁怀县政府部门工作,母亲是县里的农机公司干部,当时属于条件比较优越的。”但毕竟要养活6个孩子,生活还是比较紧张。可能是由于这个原因,他父母把其中的几个孩子送给爷爷奶奶照顾。如果用现在的眼光看,袁仁国也曾是一名农村留守儿童。

“他的父母这样做,引起了袁仁国二叔的不满。”村民们回忆,袁仁国的父亲是弟兄三人,他是大哥。“这弟兄三人的关系是‘老死不相往来’,特别是他的父亲与二叔,积怨颇深。”袁仁国的二叔和二婶认为,大哥不应该将父母丢在乡下,将抚养的责任全推给自己,更不应该把孩子送来给爷爷奶奶抚养,增加负担。

袁仁国二婶与奶奶的关系恶化到难以调和的程度。“那时候村民都去井里挑水喝,袁仁国的爷爷奶奶家和二叔二婶家总是各挑各的。”后来袁仁国的奶奶年纪大了,挑不动水,有一次到儿媳家的水桶里舀水喝,袁仁国的二婶看见后竟然恶语相向将她赶了回去。还有一次,村民看到袁仁国的奶奶一个人拎着一桶水回家,上前扶了一把。没想到,袁仁国的二叔看到了,非常生气,“他又打又骂,将我赶跑了,还警告我以后不准帮忙。”

长得一模一样的“袁二”和“袁三”给村民留下深刻印象,小哥俩经常是一前一后,共挑一副扁担,帮奶奶挑水。“他们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中,对他们肯定不好。”袁家一位邻居认为,或许从那时开始,袁仁国就在内心埋下了一颗“恨”的种子。所以,袁仁国弟兄6人功成名就后,与二叔家关系很差,“袁仁国出事后,通报中有一条说他大搞‘家族式腐败’,但他的堂兄弟和我们澄清,他们这一家可没有得到袁仁国的一点照顾和好处。”甚至有人在一次聚会上给袁仁国敬酒,自我介绍“我是您堂妹的同学”,当即遭到袁仁国的拒绝:“我不喝!你说什么我也不喝!”

从留守儿童到不肖子孙 揭秘茅台“狠人”袁仁国

袁仁国的父亲给村里人留下的印象则是高高在上。“那时候他在城里上班,自以为高人一等。”村里一名老人说,“见面递根烟,这是村里最基本的礼仪习俗。从外面回到村里,至少要带三包烟,有时候还不够。但他口袋里,从来都只装着自己的烟,没有给村民递过烟。”

“领导干部应该是人民的勤务员,与老百姓打成一片,不应该这样高高在上。”这名老人说,村里家家户户经常串门,袁仁国父亲回村时曾有几个村民去袁家做客,但很快就被赶了出来。哪怕是袁仁国的奶奶去世时,村里人到他家帮忙,也被他的父亲赶出来了,“那场丧事是他们请外人过来办的,连棺材都是外乡人过来抬的,袁仁国他爸更像是一个异乡人。”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