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基金

多家企业被传竞购阿斯顿马丁 或为卖家“自抬身价”

2020年01月14日 10:34 来源:财联社
分享: 微信

财联社(北京,记者杨铮)讯,“不予置评”、“没听说”,面对入股英国豪华跑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的传闻,吉利汽车和宁德时代先后对财联社记者做出回应。与之相反,阿斯顿·马丁则保持了开放态度,其称“正在与潜在的战略投资者展开初步接触。”

“阿斯顿·马丁2019年销量才5000辆的水平,销售产生的现金流根本无法满足庞大的成本开销。”在汽车行业分析师田永秋看来,这家英国小众豪华车品牌在过去十年里屡次被转手,但业绩始终都得不到改善。“目前看,只有背后有强大且稳定的财力支持,其才有可能生存下去。”

“近年来阿斯顿·马丁发展战略模糊,产品换代更新迟缓,正面临资金匮乏与业绩下滑的困境,股价大幅缩水。在此时释放出多条注资消息,不排除趁机自抬身价的可能。”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截至当地时间1月10日收盘,阿斯顿·马丁股价上涨15%,盘中最高涨幅达20%。

“潜在投资者”轮番登场

最近被传与阿斯顿·马丁洽谈收购事项的三家公司中,有两家来自中国。

1月10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据多位参与谈判的知情人士透露,吉利汽车正在与阿斯顿·马丁进行接触,商谈入股事宜。该报道甚至透露,吉利正在对阿斯顿·马丁进行尽职调查,以收购阿斯顿·马丁19.9%股份,涉及金额2亿英镑(约合2.6亿美元)。

一天之后的1月11日,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又报道称,中国动力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也在考虑入股阿斯顿·马丁,“宁德时代是最近几周与阿斯顿·马丁进行谈判的多家公司之一”。

除了轮番登场的中国企业外,此轮被曝与阿斯顿·马丁进行接触的还有F1车队老板、加拿大富豪劳伦斯·斯特罗(Lawrence Stroll)和来自印度、中东的匿名投资者。最新的消息是, 劳伦斯·斯特罗正在考虑向阿斯顿·马丁注资2亿英镑,作为该公司增资的一部分。

作为世界顶级豪华跑车制造商之一,阿斯顿·马丁近年来的发展并不顺利。根据该公司发布的2019年业绩,其全年批发销量下滑7%至5809辆。作为对比,2019年兰博基尼品牌的销量超过8000辆。与此同时,阿斯顿·马丁的零售销量增长了12%,但其表示,“这与公司采取的‘降低库存’措施有关”。该公司CEO帕尔默(Andy Palmer)也承认,2019年公司的业绩“令人失望”。

根据2019年业绩报告,阿斯顿·马丁的息税前利润在1.3亿至1.4亿英镑之间,相比2018年大幅下滑45%。业绩报告还显示,公司净现金流不足1.1亿美元,对应负债则达到8.8亿美元左右。

而资金匮乏的阿斯顿·马丁已经在债券市场发债募资。公司公告显示,去年9月,阿斯顿·马丁发行了一笔1.5亿美元的债务,旨在提升公司的资金灵活度,还有一笔1亿美元的资金则附有前提:公司的首款SUV车型DBX订单需在9个月内达到1400辆。

独木难支靠炒作“待价而沽”?

尽管阿斯顿·马丁一直自称为“全球唯一的独立豪华跑车制造商”,但受制于恶化的财务状况,这种独立性在带给阿斯顿·马丁带来品牌个性的同时,也限制了公司规模的扩张和产品的迭代。

以奥迪旗下的兰博基尼为例,在2019年,其首款SUV车型Urus是兰博基尼销量突破8000辆的重要推手;大众集团的宾利、宝马集团的劳斯莱斯等品牌都相应推出了SUV车型,而阿斯顿·马丁的DBX直到2019年11月才开始预售。

不仅如此,在汽车行业面临向电动化剧烈转型之际,体量较小的阿斯顿·马丁也难以跟上行业发展的大潮。“阿斯顿·马丁去年年底才宣布向电动化转型,这一时间点不仅晚于其他主流车企,同时由于已被福特出售超过10年,独立发展的阿斯顿·马丁更无法依赖母公司的支持。”前述行业人士表示。

阿斯顿·马丁不断缩水的市值证明了这一点。数据显示,自2018年上市以来,其市值已经从上市之初的52亿美元大幅缩水至如今的12亿美元左右。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1月9日,阿斯顿·马丁的股价刚刚跌至上市后的最低点,而在传出吉利可能投资的消息后的1月10日,其股价一举扭转了“五连跌”的走势。事实上,去年12月初,在传出劳伦斯·斯特罗准备入股的消息后,阿斯顿·马丁的股价也曾大涨20%,但之后随着全年业绩的发布,股价重归谷底。

“在此前几轮出售谈判中,日本丰田、印度马恒达、中国吉利和意大利、中东的投资机构都参与过,但每次都无疾而终。其中很大一个因素是在谈判的最后阶段,卖家突然涨价。”田永秋告诉记者。

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吉利投资阿斯顿·马丁的可能性较高,吉利看中的是自有的跑车品牌莲花与阿斯顿·马丁共用平台带来的协同效应;而且,吉利持股9.69%的戴姆勒同时也持有阿斯顿·马丁5%的股份,且戴姆勒一直通过旗下高性能品AMG为后者供应发动机。

“无论是传闻中的吉利、宁德时代,抑或是其他潜在投资方,都需要提防阿斯顿·马丁方面‘哄抬物价’。毕竟,借机炒作以图卖个好价钱,在以往的汽车并购案中屡见不鲜。”前述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人士表示。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相关文章

瑞幸咖啡发道歉声明:涉事高管及员工已停职调查

瑞幸咖啡今日通过官微发布道歉声明,表示涉事高管及员工现已被停职调查,公司已委托特别委员会及其委任的第三方独立机构进行全面彻查,将在第一时间披...

来源:蓝鲸财经

瑞幸称相关人员已停职并被接任 公司内部群“炸锅”

记者从瑞幸内部获悉,当晚9点多公司内部群已经炸锅,一些员工开始暗自另谋出路。“刚开盘就有人在群里转了消息。一些好友立马也来艾特我问是不是要失...

来源:科创板日报

浓缩果汁悲情时刻:外销遇阻 海升、国投中鲁资金承压

在全球市场占据重要地位的中国浓缩果汁产业,正迎来“悲情时刻”,从多家代表性企业的业绩表现来看,均显惨淡。...

来源:财联社

美妆龙头珀莱雅营收再创新高 第二大品牌却“隐身”了

美妆龙头珀莱雅一直是A股优等生,登陆A股三年,公司非常罕见地保持着业绩和股价双增长。...

来源:财联社

投机之王瑞幸的下一站:巨额罚款、高管入狱或者私有化

过往美国证监会都对造假行为施以重罚,包括造假上市公司将直接破产倒闭、造假上市公司相关董事直接重金处罚以及行政责任、造假上市公司非法获利全部没...

来源:IPO早知道

疫情下的万豪酒店:裁员降薪 市值已暴跌1900亿

在投资者会议上,万豪表示,集团执行总裁兼董事局主席比尔·万豪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苏安励将不再领取2020年余下时间的薪水,而高级管理团队将降薪...

来源:北京时间

低头京东、百店下沉,落寞零售巨头国美欲打翻身仗?

昔日家电巨头日渐衰落的故事或许不够新鲜,但当黄光裕出狱的消息不断传来,加之携手劲敌京东、攻占县域的百城计划,国美再次成为了行业瞩目的对象。...

来源:蓝鲸财经

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22亿元:很可能要赔到破产

2020年1月底,这家全球著名的做空机构,发文做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瑞幸咖啡,当时,这家首个在中国市场挑战星巴克地位的咖啡品牌否认了...

来源:凤凰网财经

两个半小时熔断六次!自曝财务造假 瑞幸还能翻身吗?

关于瑞幸咖啡是否还有翻身的可能,有评论指出,瑞幸咖啡恐已没有翻身的可能性,因为在美股的监管法规之下,上市公司一旦被发现造假,投资者就会发起诉...

来源:金融界网站

外资零售巨头为何持续“加码”中国消费市场?

继零售巨头开市客宣布将在上海开设其位于中国内地的第二家门店,星巴克、山姆会员商店、罗森等纷纷宣布将加大在华投资。外资巨头为何持续加码中国消费...

来源:新华社

进口奶粉供应链遇大考 国产品牌销量或迎“小阳春”

随着海外疫情的持续发展,欧洲等国家成为新冠肺炎重灾区,受疫情影响,零售商场停业,物流停滞。海外婴幼儿配方奶粉品牌进入国内市场产生影响。...

来源:财联社

重庆钢铁重整两年再陷困境 2019年业绩大降近五成

重整完成后,重庆钢铁在2018年成功完成计划目标,但却在2019年面临行业原材料价格上升、产品价格下滑双重困境,这家百年钢企再次陷入业绩大幅...

来源:财联社

900亿永辉超市"人事巨震”?5名董事被曝集体退出

天眼查还显示,永辉超市于3月30日发生重大人事变更,王津、彭耀佳、郑文宝、叶兴针、沈浩瑜5名董事退出,监事赵彤文退出。...

来源:北京时间

营收净利双下滑,周黑鸭会成资本“黑天鹅”么?

面临营收、净利率连续两年双下滑、股价低迷等困境,卤鸭界三巨头之一的周黑鸭是否会沦为资本市场的黑天鹅?...

来源:蓝鲸财经

餐饮业重启见闻:街巷重生烟火气 人气恢复待时日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餐饮业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时,有序恢复了堂食——灯火通明的商圈、步行街美食香味渐...

来源:经济参考报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