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高特佳董事长元配大战小三,牵出博雅生物神秘实控人

2020年09月12日 13:41 来源:时代周报
分享: 微信

博雅生物的连续剧开始进入晚上八点档情节。

高特佳董事长元配大战小三,牵出博雅生物神秘实控人

图片来源:博雅生物官网

9月11日晚间,博雅生物(300294.SZ)发布了一则澄清公告,对近日网上流传的《致每一位高特佳人的公开信》(以下简称《公开信》)作出回应。

这封《公开信》的作者正是博雅生物的控股股东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特佳”)董事长蔡达建的配偶金惠丽。

金惠丽在信中表示,蔡达建与其秘书长期存在不正当关系,目前她已经向法院提起离婚析产诉讼,并指控蔡达建以高特佳的名义用公款高价聘请了深圳某知名律师作为私人的代理人,为离婚官司进行辩护。同时,金惠丽还质疑蔡达建利用董事长职务之便,多年来占用公司财产,用于私人生活花销。

博雅生物在澄清公告中称,截至目前,高特佳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30.7574%的股份,但蔡达建不属于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参与公司的经营活动,高特佳在资产、业务、人员、机构等方面与公司保持互相独立,上述信息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

9月11日,高特佳相关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这对于我们公司内部来说也是挺突然的一件事情,但此事件涉及到董事长的私事,公司方面并不知晓也不方便回应。至于《公开信》中所涉及到关于公司管理的部分,公司周三已经组建了一个小组来专门调查核实,等确认了以后我们会有信息的披露。”

受到此事件影响,博雅生物今日下跌4.25%,报收35.33元/股。

高特佳董事长元配大战小三,牵出博雅生物神秘实控人

图片来源:雪球

高特佳实控人疑云

根据高特佳官网介绍,高特佳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专注于医疗健康产业的投资机构,拥有国内规模最大的医疗投资团队,投资企业超过140家,资产管理规模超200亿,涵盖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领域,国内医疗器械龙头迈瑞医疗、联影医疗以及A股“新贵”圣湘生物,近日登陆科创板的安必平都在高特佳的投资版图中。

高特佳的创始人、董事长蔡达建被称作“92派”企业家,曾在国有科研单位设计单位工作十年,并在君安证券以及后来的国泰君安证券有过投行工作经验,曾两次被评为投中中国最佳医疗健康产业投资人物TOP10。

高特佳相关负责人对时代财经表示,《公开信》涉及情况不会对公司各项经营业务正常开展造成影响。

“2020年初,深圳市高特佳弘瑞投资有限公司已承接并负责全部募、投、管、退业务,相关资产、人员与集团分立,独立经营运作,任命黄青为高特佳弘瑞董事长并组建新一届领导团队,蔡达建不参与高特佳弘瑞决策及管理。《公开信》所涉及情况不影响公司经营运作的正常开展,不影响各项投资人权益。”

根据高特佳方面的回复,蔡达建目前已不插手投资决策,但这并不代表蔡达建已经从高特佳的权力中心抽离。

此前,博雅生物对外表示,高特佳集团股权结构比较分散,没有股东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能单独或共同实际控制高特佳集团,高特佳集团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不过时代财经查询天眼查发现,深圳市阳光佳润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速速达投资有限公司、深圳佳兴和润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高特佳17.68%、13.45%和12.73%的股权,而上述三家公司与蔡达建之间形成了一个复杂的交叉持股系统。

上述三家公司事实上100%属于蔡达建,并由其控制。也就是说,蔡达建通过阳光佳润等三家公司,间接持有高特佳43.86%股权。

高特佳另一股东深圳半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控股股东为湖州凯佳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根据21世纪经济报报道,湖州凯佳及其合伙人黄斌、杨琛与蔡达建签订了《半岛湾代持协议》,由此,蔡达建被代持有高特佳7.5702%股权。

综合以上信息,再叠加苏州高特佳菁英等一系列持股,蔡达建合计持有高特佳股份比例达66.5%,具备绝对的控制权。

针对以上信息,高特佳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这一消息需要公司内部确认,但博雅生物的控制人以公告说法为准。

预付8亿却仍未收货

金惠丽在《公开信》中强调,因董事长蔡达建沉迷于同张晓楠关系,没有精力顾及工作事业,使得公司自2017年至今经营管理不善,导致高特佳重大并购失控(如丹霞项目等)。

这个失控的丹霞项目,指的是2017年博雅生物对丹霞生物(2019年7月2日改名为博雅生物制药(广东)有限公司)发起的一桩并购案。

博雅生物是一家专业从事血液制品生产的定点单位,主要产品包括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静注人免疫球蛋白等。2017年,博雅生物看上了同样生产血液制品的同业公司丹霞生物。

但2017年初,丹霞生物因为在国家药监局的药品GMP飞行检查中,被发现人血白蛋白铝离子含量高于标准,药监局收回《药品GMP证书》,并勒令其暂停生产。

在丹霞生物暂停生产的情况下,高特佳仍然坚持通过前海优享完成了对丹霞生物的收购。

2017年5月,博雅生物宣布拟向丹霞生物采购调拨血浆及血浆组分,合同总金额不超过4.02亿元。接下来的两年,博雅生物分别向丹霞生物支付了1.15亿元和2.02亿元。而丹霞生物在这两年间并未恢复生产,博雅生物也没有从丹霞生物处采购到血浆。

2019年4月,丹霞生物依然没有重新取得《药品GMP证书》,已经投进了超过3亿元的博雅生物继续加码丹霞生物。博雅生物终止了和丹霞生物的前期合同,同时重新签订了一份合约,约定向丹霞生物采购不超过500吨的原料血浆,采购价格不超过165万元/吨,合同金额不超过8.25亿元,并再向丹霞生物支付了5亿元预付款。

2019年8月,丹霞生物终于获得《药品GMP证书》,恢复生产。

截至6月30日,博雅生物已经向丹霞生物预付了共计8.23元原料血浆采购款,但说好的血浆却依然没有到货。

按照双方签署的合同,丹霞生物需要在两年内完成约定的血浆供应,现在距离合同到期仅余7个月。

博雅生物回复交易所年报问询函时表示,丹霞生物血浆采浆近年一直正常进行,且采浆量保持了持续增长,2017-2019年,丹霞生物的原料血浆采集量分别为223吨、277吨和304吨,采浆量平均增速达到17%左右。截至2019年底,丹霞生物库存血浆约770吨,血浆量满足博雅生物的采购需求。

关于博雅生物何时才能收到丹霞生物供应的血浆等问题,9月11日时代财经向博雅生物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华润资本或“接盘”

对于处处透露着诡异气息的丹霞项目,外界一直有观点认为,博雅生物可能在借血浆采购之名掩盖为关联方“输血”之实。

但博雅生物方面坚决否认了这一说法。不过,丹霞项目并不是博雅生物唯一一个进展不顺的项目。

8月27日,在发布半年报的同时,博雅生物还叫停了4个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项目,以及两个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募集配套资金项目,并表示剩余资金将转为公司永久流动补充资金。

据统计,2012年创业板上市至今,博雅生物募集资金接近20亿元,其中6个募资项目累计投入过亿,却仍未建成。

被寄予厚望的千吨级血液制品扩产项目也一再延期。2018年4月,博雅生物定向增发10亿元,用于建设“1000吨血液制品智能工厂建设项目”,计划于2020年上半年建成并完成GMP认证。

但2019年10月,博雅生物宣布上述扩产项目延期12个月,预计于2021年6月完成建设并取得GMP认证。今年8月,这个扩产项目再次延期24个月,时间期限推迟到了2023年6月。

博雅生物积压了太多“空头支票”,高特佳最近也隐隐表露出了抽身离开意图。

7月6日,博雅生物公告称,高特佳正在筹划涉及公司股权变动的重大事项。截至目前,该事项尚处于筹划阶段,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另外,博雅生物董事会秘书范一沁和董事曾小军相继辞职,据时代财经了解,范一沁曾在高特佳任职,曾小军目前是高特佳的首席战略官和执行事务合伙人。

近日有消息称,华润资本已经与高特佳进行了初步商谈。

对于上述传闻,高特佳方面回应时代财经表示,博雅生物股权存在调整的可能,但目前还没有最终决策。

也有投资者认为,高特佳董事长妻子选择此时发表公开信,主要是想抓住外部资本收购博雅生物控股股权的时间点。若董事长夫妻之间无法达成和解,那么这笔股权交易则很难推进,也给交易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月超9月11日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高特佳虽然是独立法人,但如果夫妻的财产分割导致高特佳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同样也会影响到博雅生物控制人,从而影响博雅生物的股权交易。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高特佳董事长元配大战小三,牵出博雅生物神秘实控人

博雅生物在澄清公告中称,截至目前,高特佳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30.7574%的股份,但蔡达建不属于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参与公司...

来源:时代周报

元気森林由“轻”变“重”,一年新建四家工厂

​在经历了代工质疑之后,元気森林开始由“轻”变“重”,加快了自建工厂的速度。元気森林方面表示,自建工厂关系到新产品测试与工艺优化,能够提高后...

来源:时代周报

荣盛石化:累计新增借款333亿,占上年末净资产80%

近日,荣盛石化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经审计净资产415.68亿元,借款余额963.48亿元。截至2020年8月31日(未经...

来源:北京时间

百胜中国登陆港股 拟扩大餐厅版图和数字化升级

9月10日,百胜中国正式登陆港交所,完成二次上市,股票代码9987。此前百胜中国递交的招股书显示,百胜中国这次IPO募资主要用于扩大餐厅版图...

来源:北京商报

网红饮料“汉口二厂”融资过亿 高瓴创投新晋股东

9月10日,新晋网红品牌“汉口二厂”母公司武汉恒润拾运营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恒润拾”)已完成过亿元融资。本轮融资新晋股东包括清流资本、高瓴创...

来源:北京商报

LVMH蒂芙尼闹掰 奢侈品行业“最壕”收购告吹

去年末LVMH 163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彼时,扣在这场收购交易头上的头衔熠熠生辉,“LVMH史上最大一笔并购”“奢侈品行业...

来源:北京商报

库存居高仍募资扩产 线上女装夫妻店戎美股份冲刺IPO

主要经营淘宝、天猫女装网店的戎美股份提交了招股书,拟争线上女装第一股。不过,在线上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戎美股份面临着下单ID数减少、收...

来源:投资者网

立白旗下朝云集团赴港IPO 产品老化如何打破增长天花板

背靠立白集团,让朝云集团此次上市计划备受关注。然而其业绩增势呈现缓慢,第一大主业毛利率下滑,线上渠道也成为一大短板。身处竞争激烈的日化行业,...

来源:投资者网

成都本地收入占比超九成拟IPO 武侯高新遭严厉问询

2017年至2019年,来自成都市的营业收入在武侯高新营业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高达100%、99%、96%。对该公司来说,如何做好跨区域经营是...

来源:投资者网

农夫山泉已风光上市 娃哈哈却还没走出“是非区”

农夫山泉热热闹闹上市之际,娃哈哈却还在经受着谣言的折腾。近期,有关“娃哈哈集团宗庆后涉嫌原始股骗局”的消息一度刷屏。对此,娃哈哈官方平台紧急...

来源:投资者网

产能见顶又遇贸易摩擦,“布艺第一股”上市即遇冷

9月8日,众望布艺(605003.SH)登陆上交所,成为了“布艺行业第一股”。上市第二日便打开涨停板,其遇冷的原因与过度聚焦美国市场以至于受...

来源:蓝鲸财经

奶源争夺战升级,飞鹤拟30亿港元“牵手”原生态牧业

此次要约收购中,每股定价为0.63港元,同时飞鹤将以现金换取注销所有尚未行使的购股权。假设所有价内购股权被行使,此次收购大约需要花费30.7...

来源:时代周报

新希望总裁“打脸”陶一山:猪肉价格不可能跌至4元

从事生猪产业链经营的湖南唐人神集团董事长陶一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未来生猪行业会出现产能过剩,或将面临一场灾难。陶一山称,“早已有圈内养猪大...

来源:时代周报

铺路“卖吊牌”生意 拉夏贝尔“换装”求生

值得一提的是,拉夏贝尔的品牌授权模式在业界也被称为“卖吊牌”生意。这意味着,在未来,消费者网上买到的所有拉夏贝尔品牌的东西,都将不是拉夏贝尔...

来源:北京商报

增持计划仅完成33% 晨鸣纸业四面出击仍难挽颓势

两次延期、推迟一年,晨鸣纸业大股东增持仅完成33%;大存大贷、纠纷累累,市场上行中的纸业龙头前景难料。...

来源:投资者网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