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金融新闻页面 > 正文

凤姐代言BHB崩盘创始人跑路 超2.5万投资人损失30亿

2019-03-22 11:54:57  华夏时报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

凤姐代言BHB崩盘“90后”交易所创始人跑路 超2.5万虚拟币投资人损失恐超30亿

凤姐代言BHB崩盘 “90后”交易所创始人跑路 超2.5万虚拟币投资人损失恐超30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胡金华上海报道

BHB,这个名称是不是很熟悉?对,就是网红名人凤姐(罗玉凤)去年四度在微博上代言的虚拟货币。3月19日,《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该币从去年12月初在微信群开始宣传发售,仅仅三个月就正式宣告崩盘。与此同时,维权投资人微信群里的众生相也被一一揭开,痛心后悔者有之、报案维权者有之、寻死觅活者有之、到创始人所在地公司讨要说法人有之……一场炒作虚拟币的骗局,从狂欢开始,以黯然收场。

“我是经由一个网上教写作的老师(网名莫小迦)介绍进来的。她营造了一个充满信任感和暴富梦幻的社群环境,让很多原本理性的人也深陷其中。BHB崩盘其实是在今年1月25日就发生了,这一两个月我好像生活在地狱中,虽然本金只有十几万,短时间内阅尽人生百态,仿佛一辈子的情感提前体验完了。我了解到期间有些投资者甚至妻离子散,以避免牵连家人。痛苦的煎熬不仅来源于金钱的损失。我一直在反思究竟是自己的愚蠢和轻信贪婪造就了今天的悲剧,还是因为骗局的设计者深谙人性弱点。”3月20,上海一位“90后”微信投资人小刚(化名)对记者表示。

在整个300人的维权群中,记者发现,基本都如小刚之类的投资人,亏损的少则十来万,多则三五十万上百万,而且这批投资人的年龄大多是“80后”、“90后”。据群内投资人透露,炒作BHB的总人数超过2.5万,参与的资金超过30亿。

传销式营销

BHB起底投资8000元,2018年12月2日在微信群进行宣传,拉人头式募集资金,日分红1.3%,每天18:00通过账户前天持有BHB数量发放分红USDT,后续提现到交易平台转换成人民币获得收益,在一个名为XBTC.XC平台上提供分红;24小时自由提现、经xbtc.xc平台审核后发放,提供银行转账以及该平台使用USDT购买两种认购方式。

“投资人资金如果以银行转账的方式投资,是转给一家在2018年11月份注册的杭州币航区块链有限公司两个名叫刁石伟、龙亢两个个人账户内。转账时间从2018年12月2日-2019年1月28日;如果以币币交易形式则是通过购买USDT、BTC、ETH充值到XBTC.XC平台后,购买BHB。”3月21日,另一名虚拟币投资人李丽(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李丽称,基于高额的分红收益,很多微信投资人都眼红了,他们拉上亲戚朋友做担保,甚至不惜借高利贷纷纷将钱投入BHB中,坐等每天的分红收益。然而好景不长,BHB从发售时的1元价格猛拉到最高12元,最后跌至0.7元,然后这家杭州币航公司直接将交易平台关闭,所有参与的投资人资金都被锁住,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都无法提现。

“我们最新得到的消息是在3月初杭州币航的实际控制人李仁兵(微信名“大漠”)被投资人堵在公司维权时,自称被黑庄割了,自己也没钱,把自己的车和戒指卖掉来运营公司还账。确实还了极少部分投资人的钱,然后就逃走了至今找不到踪迹。”李丽透露。

3月21日,本报记者从BHB投资人获得的证据显示,有厦门的、杭州、济南的投资者已经到当地公安去报案了,当地公安目前已经受理了该案。至于进展如何,尚不得而知,另外一些其它地区的投资人也准备向当地公安报案,以争取更大范围内将该虚拟币诈骗案立起来。

事实上,本报此前已经报道过相关BHB的传销式虚拟币炒作骗局,(详见2019年1月21日,《四度微博推荐空气币 称BHB一天分红11% 罗玉凤涉嫌站台币圈骗局》),其官网介绍的BHB创始团队金融工程师Bobby White,黑头发、黄皮肤、银边眼镜,是个亚洲人;但是到了白皮书上,创始团队首席成员Bobby White则变成了老外。此外诸如还有区块链工程师David Chen、产品设计师Gregory Moss都是如此在官网上的宣传图片是亚洲人,到了白皮书上就成了欧美人。而现在的崩盘事实证明了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由一群“90后”策划主导的虚拟币诈骗。

投资人提供的信息显示,杭州币航区块链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陈宏亮,公司注册时间为2018年11月7日,身份证号码显示该人是1991年生人,另外一位实际运作核心人员(幕后掌控人)就是李仁兵,其身份证显示的是为1994年生安徽人,李仁兵另有一家注册在山东济南的关联公司,名为济南漠哈科技有限公司,有一个交易平台叫币金所,李手下还有十余位团队同伙。

爆拉资金盘卷走数十亿

然而事实上,这个名叫杭州币航的公司在今年2月12日就已经关门,公司也已经注销,该平台BXTC.CX将所有用户的BHB锁定,停止分红,也停止所有提现、所有投资人的资产都无法自由提取。

“我就是因为相信这个项目宣传保本才投入的,没想到就是一个骗局,现在欲哭无泪。”有投资人在微信维权群称。

与此同时,据本报记者了解,已经跑路的李仁兵不仅利用币航平台以及济南的币金所发行BHB圈钱诈骗,他还搞了其它4个名为菠菜、量化、剑基金、小密圈期货的虚拟币资金盘,加上BHB就是5个,现在这5个币种都已经崩盘,实际被套的投资人可能远远不止2.5万人,被圈走的资金也远远不止30亿。

“初步保守测算这个虚拟币骗局,以起底8000元投资,超过2.5万人参与,1元发行价,那么这个BHB募集的资金就是2亿元,然后以李仁兵为代表的假交易所和其它庄家团伙利用圈到的钱进行拉盘,将币价拉到最高12元,整个资金盘规模就是24亿元。在爆拉暴涨的过程中,假交易所和庄家为了吸引更多的人跟风,会释放一些红利,给予一些分红,让投资者尝些甜头。这种骗局只能维持短期的操作,因为交易时间越久,对于假交易所和庄家的成本压力会越大,而且迟早会为了应付投资人的分红而穿帮导致资金枯竭。所以他们会集中选择一天直接出货导致币价大跌,圈得一大笔钱。然后将交易所关闭、公司注销、人跑路。”对此,国内研究区块链虚拟数字货币交易资深人士张杰分析指出。

而这还只是BHB一个币种的骗局造成的损伤,如果加上其它四个币种的骗局,那么不难想象这类虚拟币炒作骗局的危害性将多大。

“不可否认,会有人从中获利,获利者就是这个骗局的设计者以及同伙、庄家。我认为这种游走在金融投资监管之外的虚拟币投资诈骗对于社会的危害性是很大的,而且我也建议国家金融监管部门以及地方公安等多部门都应该加强对这类诈骗行为的重视以及打击。”张杰如是表示。

有业内分析人士就指出,对于参与这个名为大漠交易所虚拟币炒作的数万投资人而言,其维权之路还只是刚刚开始。在虚拟货币炒作已经被国家金融监管机构明令禁止,以及这些投资行为也得不到法律保护的背景下,这批投资人的维权也许还将看不到尽头。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关键词:

相关报道:

     

    5G手机价格下探 中国电信称明年上半年降至2000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