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砍头息“穿上花马甲”,网贷“变形记”怎么破?

2020年06月17日 08:01 来源:新华社
分享: 微信

新华社上海6月16日电 题:砍头息“穿上花马甲”,网贷“变形记”怎么破?

新华社记者胡洁菲、兰天鸣

网络上动动手指,验证一下身份,就能轻松借到钱……相对传统借贷,网络借贷因审核周期短、放款流程简单而受到借款者青睐。随着网贷平台整治不断深入,该行业风险持续得到缓释。但记者调查发现,仍有网贷平台玩起了巧立名目的“变形记”,对借款者“雁过拔毛”,亟须引起警惕。

雁过拔毛、巧立名目,借款人防不胜防

“一共只借1500元的钱,却花了720元买会员,利息还得另算,太坑了!”来自江苏无锡的周女士1月份在同程旅行App上借了1500元,借款时系统弹出一个“乐活会员”开通界面,费用一栏写着“60元月/年卡”。

“必须开会员才能借钱,当时以为会员总值60元,没想到是个每月付60元的年卡,最终借了3次钱,开3次会员,花了3份钱。”周女士说,由于当时急用钱,没有认真看条款,导致现在即使还清贷款,还要继续交会员费。

来自成都的小梅的困惑则是借的钱总是不能足额到账。由于此前毕业旅行“经费”紧张,小梅在某第三方信贷推荐平台上找到了指上旅行App,“当时平台上写的是借3000元,分三期还,最后只需还3090元”。

“到手时傻眼了,只有2096元,App客服告诉我扣掉的904元用来给我买违约保险。后来我仔细一看三期还款时间一共1个月,每期10天。粗算下来借款年利率超过300%。”小梅说。

来自上海的小谢也有类似经历。2019年以来,他多次在小花旅行App上借款,几乎每次都要求购买约占借款金额30%的“超值厦门五日游”旅游代金券。“例如,前期借3000元,买了900元的券,实际到账只有2100元。”

记者了解到,随着监管趋严,如今各个网贷平台套路越来越隐蔽。除了会员费、违约保险、旅游券,还有的以管理费、服务费等各种名义扣除借款人的费用。

“挖窟窿”“擦边球”,维权路上困难重重

借钱过程中,稍不留意就进了“坑”,但维权却不容易。

在某投诉平台,投诉同程旗下提钱游产品捆绑会员消费、变相收取“砍头息”的帖子超过百条。但同程的官方回复却为“提钱游确保在法律法规及协议允许的范围内收费,平台相关业务均符合相关规定,是合法合规的经营”。

“借完钱才发现,平台和实际放款方不是一家公司,维权只能被‘踢皮球’。”小谢觉得,有的网贷平台精心设计好了“窟窿”,就等着借款人“往里跳”。

广东的廖女士反映,她在惠花钱App借款时被搭售多份华泰保险产品,“但给惠花钱和华泰保险打了无数次电话,双方就没一个肯退钱”。

记者发现,有的网贷平台在App条款里就埋下了推责“伏笔”:“如您与平台合作方(实际放款方)之间发生纠纷,由您与平台方自行解决”,但实际发生纠纷时,借款人想要找到放款方就很不容易。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指出,如果不能证明平台方和实际放款方之间对“雁过拔毛”的收益存在分成关系,很难判定搭售属于“砍头息”或“断头贷”,相关纠纷更容易被看作搭售问题引发的合同纠纷,维权难度较大。

记者还发现,有的网贷平台为了避免被维权,频繁更换“马甲”,加大借款人维权难度。如被多位网友投诉的点点金融App就长期处在闪退无法打开状态。多位借款人表示,因为不能按时还款被迫记入征信系统,或难以保存借款和还款记录用以维权。

网贷平台转型需“堵偏门、开正门”

当前,部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正向小额贷款公司转型。专家认为,需警惕转型中的网贷平台“搞变通”,对借贷者收“过路费”,应持续提高平台合规审慎经营能力。

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监管部门要加大对不规范、不合法网贷平台的清理整顿力度,加快市场出清;同时,应当鼓励商业银行、正规消费金融公司提供更多规范、合法的互联网贷款产品,更好地满足借贷者的需求。

方超强认为,在实践中,对于钻法律漏洞,利用优势地位,迫使借款方接受不公平借款条件,加重借款人负担,甚至导致实际借款成本超出法定利率上限的,金融和市场监管部门应及时对相关企业进行约谈,进行惩处或提出警示。

中央财经大学应用金融系主任、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韩复龄建议,应利用部分网贷平台向小贷公司转型契机,对网贷平台的互联网背景和网络技术资源基础、监管系统对接等方面设置更严格准入门槛,使其真正满足非现场监管要求。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指出,当下不少借款人在被“雁过拔毛”后遭遇维权难,主要原因在于对平台的股东、出借方与自身之间的权责不够清晰。网贷平台在借贷时应向借款人进行“强提醒”,明确各方权利和职责,进行合规审慎经营。

“应加强金融消费者的教育力度,帮助其养成审慎的习惯;平台在设置所谓增值服务时需以醒目的方式提醒借款人,不得将捆绑商品或服务作为默示同意的选项给借款人下套。”方超强说。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浦银租赁净利润连续三年下滑,一季度不良率0.92%

8月6日,浦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20年二级资本债券募集说明书及近三年度审计报告等。财务数据显示,浦银租赁自2017年至2019年净...

来源:蓝鲸财经

金融壹账通半年报巨亏超8亿,对平安集团依赖上升

2020年上半年,金融壹账通实现收益9.7亿元,同比增加39.7%,录得经营亏损8.06亿元,同比减少0.98%,股东应占净亏损为7.46亿...

来源:蓝鲸财经

金融业集体降薪?银行、保险、券商人士这么答复

5日晚,一份金融机构降薪的聊天记录在朋友圈流传。金融让利实体经济的背景下,金融业降薪的担忧与传闻也随之而来。该传闻称应政策要求,金融业将全体...

来源:财联社

否认“非法放贷”,外贸信托消金业务如何突围?

信托公司涉足消费金融领域屡见不鲜,借贷纠纷亦层出不穷。因卷入涉嫌非法放贷风波后而引发关注的外贸信托,如何突破消费金融业务的困局,是迫在眉睫的...

来源:投资者网

天壕环境旗下P2P天壕普惠上半年无营收,惠农宝失联

8月3日晚间,天壕环境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其中提及旗下天壕普惠及惠农宝两家P2P平台相关信息。其中,天壕普惠上半年无营业收入,净利润亏...

来源:蓝鲸财经

森马旗下小贷牌照4折甩卖多次流拍 去年净亏2221万元

近年来,因涉股东股权质押,恒隆小贷股份多次被拍卖。就在7月21日,海瑞皮革有限公司持有的恒隆小贷8.5%股份拍卖结束,这是该笔股权第二次被拍...

来源:蓝鲸财经

​汇丰控股午后跳水跌超4% 上半年税前利润暴跌超六成

汇丰控股(0005.HK)周一(8月3日)午后跳水,跌幅超4%,稍早该行公布上半年税前利润同比下降65%,降幅大于预期,因新冠病毒疫情及其对...

来源:财联社

收紧融资类业务 光大信托规模壮大背后隐患重重

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光大信托”)的高速运转,开始降速。7月23日,市场传闻银保监会点名批评光大信托,并暂停其融资类业务。作为规模...

来源:投资者网

大股东无意“填坑” 四川信托自救再生变

寄希望于通过卖股卖楼、引战投等方式脱困的四川信托在增资当口却惨遭大股东抛弃。至此,四川信托两大持股股东“官宣”对四川信托无增资意向,四川信托...

来源:北京商报

通利农贷终止挂牌新三板,2019前三季度亏超3亿不良率飙升至83%

7月28日,通利农贷(OC831098)发布公告,决定自7月29日起终止股票挂牌。通利农贷发布的财报截至2019年三季度。财务数据显示,20...

来源:蓝鲸财经

余额宝收益下行 “90后”反而 “报复性”存钱?

上半年,“90后”更爱攒钱了:人均攒钱金额比2019年增长近四成。有意思的是,“90后”更倾向于从一笔笔“小钱”开始攒,有六成平均每笔攒钱金...

来源:经济日报

监管四度喊话无果 融资租赁“失联户”怎么治?

天津市金融局称,因多次与中融国融联系无果,无法直接送达、邮寄送达,因此向中融国融公告送达《缴款通知书》。而这已是中融国融第四度被天津市金融局...

来源:北京商报

金融系统密集反腐:多位银行高管被查,监管再度强调

近期,金融系统高官落马的消息被频频曝出。除吕绍双之外,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以及山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已经连续4天发布6位金融系统高官被查的...

来源:蓝鲸财经

备付金交存四连增 支付宝等机构利息到手

记者了解到,除受近期线上消费提速、交易额大增等大环境影响之外,备付金新高与计息落地、监管趋严等因素也息息相关,不少机构在新规利好下,提升了主...

来源:北京商报

蚂蚁集团官宣A+H上市 估值1.4万亿元仍有上涨预期

7月20下午,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计划,以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加强全球合...

来源:财联社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