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秦朔:在长生疫苗、权健的阴影下,如何让公司义利兼顾(3)

2019-01-09 17:26:53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2017年,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发现中国“义利99”》2017年正式发布,可以说是中国上市公司价值评估的一个里程碑。

去年《经济学人》杂志发布了一篇自由主义的再宣言。文章指出,真正的自由主义,其赖以确立的理念是以市民的方式(civic for all)尊重所有人。

首先是自由:让人民做他们想做的事;

其次是共同利益:人类社会可以成为所有人福祉的联合体。

现在的问题出在第二点,共同利益的分享感不够。

按照世界银行的定义,企业社会责任是企业与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关系、价值观、遵纪守法,以及尊重人、社区和环境有关的政策和实践的集合,是企业为改善利益相关者的生活质量而贡献于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承诺。从这个定义来看,企业社会责任的1.0版本应该是“利不害义”,即依法履行在公司治理、劳工权益、消费者利益等方面的规定。

企业社会责任的2.0版本应该是“义利并举”,即社会价值提供了企业存在的真正理由。比如微信,高效便利地建构了社群,在此基础上也开发了很多连接赋能的工具,提升个人和产业的效率。它驱动商业化的前提是,你能帮助社会解决什么问题?

企业社会责任的3.0版本是“以利兴义”,即用商业化的方法,发挥企业家的精神,实现社会价值。在此过程中,商业利益和股东价值最大化已经不是优先目的。比如,诺贝尔奖得主尤努斯提出了社会企业创新(CSI),从“股东利益最大化”到“社会价值最优化”,从根本上实现那些被遗忘的人群的权益,推出几美元的太阳能照明设备(相较于上千美元的正规商品),200美元的早产儿保温袋(相较于2万美元的正规商品)等,让发展成果被更广大的民众所触及,产生普惠影响。

相关报道:

     

    国航监督员事件背后客舱安全边界:这些红线不能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