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成龙救不了的《神探蒲松龄》,败走春节档后仍想做大IP

2019-02-12 11:44:20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成龙救不了的《神探蒲松龄》,败走春节档后仍想做大IP

从没有哪年春节档如同今年这般竞争激烈。曾经的六强、四强争霸,今年变成了八强瓜分百亿票房。

《疯狂的外星人》含着金钥匙出生,黄渤与沈腾强强组合,使该片一开始就领跑春节档,预售、豆瓣评分、排片率均占绝对优势;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与韩寒的《飞驰人生》同样自带光环;打着“开启中国硬壳科幻电影”的《流浪地球》,更是凭借“创建电影工业的强大使命感”与主创团队的“阿甘”精神,在“宣发”渠道杀出了一条血路。除此之外,特供小朋友的《熊出没》、《小猪佩奇过大年》天然具有一定的吸金能力。

火拼的狼烟之下,对于决定命运的前两周,每一部影片的主控方都很忐忑,每一天,甚至每一个小时,排片率、上座率、票房数据、观众人群等各项数据的变化都难以预估。

在年味逐渐变淡的春节期间,电影院成为少有的积聚人气的去处。“先看成龙的《神探蒲松龄》吧,轻松搞笑。接下来,吴京、黄渤、周星驰,一部部来欣赏。”听取儿子意见的王蓉,选择了初一14:20的场次,3D影厅,上座率80%左右,在舒适的环境中看大文豪蒲松龄变身神探,大破妙龄少女失踪迷案,也是一种视觉享受。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与王蓉相似,选择《神探蒲松龄》的观众多是一家人,希望在笑声中持续过年的团圆与美好。

这样的情景也基本符合出品方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的预判,“这部影片是春节档里面最合家欢的,男女老少都适合看,这也是我们选择春节档的重要原因。”

成龙救不了的《神探蒲松龄》,败走春节档后仍想做大IP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神探蒲松龄》遭遇了滑铁卢,截至2月11日16时,该片票房累计1.3亿元。有影评认为,无论是影片制作水准、成龙的影响力还是故事呈现效果,全明星阵容的《神探蒲松龄》都不应该这么惨。

但上映前夕,《神探蒲松龄》的排片与预售就不起眼,排片仅为8.1%,预售票房也只有1150万元。初一上映后,口碑还算不错,在猫眼平台的评分为8.4分。遗憾的是,随着《流浪地球》等竞争对手的“联排炮”式的宣发攻势之下,《神探蒲松龄》几乎被淹没,豆瓣评分跌至4.2分。业内人士分析,照此情形,《神探蒲松龄》的票房会有几亿,与其投资不相上下。

明明是“一手好牌”,怎么就打了个稀巴烂?

在全民追捧“票房冠军”如何炼成的疯狂里,基本只有一类人是冷静的,那就是投资人。毕竟,能够盈利的影片只有10%左右,如何避免成为“炮灰”,一部不该失败的影片,更值得去研究探讨。

“贺岁档大佬”成龙的转型

对于如何厮杀春节档,《神探蒲松龄》的出品方并非没有预案。

“初一初二上映前两天,票房数多与少都是正常的,也都在我们的预测范畴之中,真正会拉开差距的,就从初三开始。这时候,就是口碑来引导票房变化,这就是我们的信心所在。影片质量决定一切,好片子是会吸引观众的。”对于《神探蒲松龄》的“口碑”,在春节前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亚宁是非常笃定的。

一部电影该具备的人气、故事、质量水准,这部电影都有。“《神探蒲松龄》是(春节档)唯一一部古装奇幻片,又是自带流量的成龙大哥主演,这就是差异性。”亚宁说,从2017年立项,出品方就剑指2019年春节档。

“贺岁档”一词最早来自香港电影市场。上世纪80年代,正值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每到春节前夕,都会有一些电影公司拍几部热闹喜庆的电影,专门安排在春节期间上映。当时处于萌芽状态的内地电影还没有档期概念。1994年,《大醉拳》以香港进口大片的身份在内地上映,能够走出录像厅,在影院里欣赏成龙酣畅淋漓的功夫,是当时年轻人所追捧的。

成龙救不了的《神探蒲松龄》,败走春节档后仍想做大IP

1995年,成龙的《红番区》作为第一部以“贺岁片”名义引进中国内地的影片,当年的票房收入仅次于施瓦辛格主演的好莱坞大片《真实的谎言》。正是受到《红番区》的启发,高军等人产生了扶植国产贺岁片和导演的想法。经过一番酝酿,三年后,号称国内贺岁片开山之作、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问世。当时,成龙已经以每年一部的速度,连续在国内推出了《警察故事4》《义胆厨星》《我是谁》等5部贺岁片,创下了近4亿元的总票房。

相关报道:

     

    “假药”?“劣药”?药品违法行为将明确界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