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海南假疫苗走私疑云:来自哪里,流向何方

2019-04-30 09:37:00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疫苗问题,事关公众的健康乃至生命,但暴利诱惑之下,总有人以身试法。

4月29日,海南省卫健委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下称“银丰医院”)涉嫌非法接种九价宫颈癌疫苗(HPV疫苗)调查处理进展情况最新通报(下称“通报”)。

通报指出,银丰医院在未获得疫苗接种资质的情况下,非法开展九价HPV疫苗接种;药监部门调查发现银丰医院使用的疫苗来源渠道不规范,可能涉嫌使用假疫苗的情况,现正在进行调查。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银丰医院不仅没有获得“预防接种”门诊许可,其合作方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美伯门”)也没有疫苗代理服务资质。

随着事件的深入发酵,更多的疑问正在浮现:银丰医院如何获得疫苗?假疫苗究竟是走私而来还是生理盐水造假?它又如何进入流通环节?

海南假疫苗走私疑云:来自哪里,流向何方

起底银丰医院及合作代理商

对于银丰医院非法开展九价HPV疫苗接种案件,海南卫健委28日的通报称,琼海市卫生健康委于2019年4月18日下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给予该院以下行政处罚: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8000元罚款;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相关资料显示,银丰医院2016年2月1日取得执业许可证,2018年3月21日开业。至今未取得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预防接种”门诊许可。2018年1月涉嫌非法开展九价HPV疫苗接种业务,总共接种人数为38人。

“整个海南先行区只有博鳌超级医院一家有疫苗接种资质。”一位银丰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亲戚朋友如果前来咨询九价HPV疫苗接种,我也推荐他们去那里。”

据了解,博鳌超级医院所开展的九价HPV疫苗接种均由和睦家作为入驻医院来完成。“截至4月23日,和睦家接种疫苗1.9285万人次,其中九价疫苗1.8245万人次,四价疫苗1040人次。”博鳌超级医院办公室副主任刘娟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另一方面,与银丰医院合作的美伯门也并没有相关代理资质。

2018年4月,默沙东九价HPV疫苗获批在中国上市。默沙东将这款疫苗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交给了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300122.SZ,下称“智飞生物”)。按照双方签下的协议,智飞生物负责该疫苗产品的进口、经销和推广工作。默沙东或其指定的供应来源不得向协议区域内除智飞生物以外的第三方供应HPV疫苗产品。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启信宝资料发现,银丰医院所谓的代理商——美伯门目前处于“注销”状态,且经营范围一栏为“美容信息咨询服务、批发:化妆品”,并不包括疫苗代理服务。

相反的是,智飞生物在企业信息中则具备“境外疫苗代理进口及销售”一项。

涉事公司跟韩国有千丝万缕联系

一方没有疫苗接种资质,一方没有疫苗代理资质,那假疫苗是从何处而来?

在本次案件中,涉案机构“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自称是韩国机构,提及在韩国本土有实体医疗机构。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家公司确实跟韩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作为这起事件背后的主要操作方——青岛美泊门集团有限公司,跟上述“青岛美伯门”有着同一法定代表人,名叫王晓丹。美泊门集团旗下投资拥有13家医疗整形分支机构,其中韩国首尔2家,其业务范围遍布中韩等亚洲地区。

根据受害人曾提及的信息,其接种的部分疫苗为“韩版”疫苗。微博网友@王曦Anna描述,2018年1月开始,她在海南博鳌银丰医院花9000元注射了韩版九价疫苗。HPV疫苗一共要注射三针。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认证主体为“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公众号“韩国美泊门”了解到,其自称美泊门机构的总部位于韩国,英文名为“GateJejuPlasticSurgey”医院,注册地址为济州西归浦市表善面兔山里17号。

随后,第一财经记者通过韩国门户网站NAVER地图及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系统查询得知,目前该医院已经注销,此所在地址为一家度假村,且地处偏僻,周边并没有明显居民区所在。

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对外宣传课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根据韩国法律规定,韩国所有的医疗机构必须要接受健康保险(全民医疗保险),并在评价院进行注册,否则将被认定为非法行医机构,并受到相应处罚,如在评价院系统查询不到,则为没有行医资质的医疗机构。

同时,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位于首尔市瑞草区有一家使用与“GateJejuPlasticSurgey”医院相同商标的Gate整容医院,该医院仍处于存续且正常营业状态,对于第一财经记者的正式采访请求,自称负责该医院对外合作工作的金女士表示院长不在医院而婉拒。

不过,金女士同时以个人意见为前提,表示据她所知,青岛美伯门曾经和其所在的医院洽谈过合作,但没有进行具体的合作项目,且位于济州的医院和该医院仅为提供商标的加盟关系,两者运营不存在直接上下属关联,因此对于所提及的疫苗事件并不了解。

疫苗走私来自周边国家的可能性很大

银丰医院给顾客注射疫苗从2018年1月就开始了,但九价HPV疫苗允许进入中国是从2018年4月开始的,说明此前的疫苗要么是非法走私进入中国,要么是国内造假疫苗。

一位疫苗行业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九价HPV疫苗在中国的流通渠道以及接种渠道相对规范,个人很难从接种机构或者代理商那里获取疫苗货源。

但是,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走私疫苗却总在源源不断地输往中国。

2017年9月,海关人员在拱北口岸旅检进境现场“无申报通道”截查两名男子,发现其行李箱内装有大量疫苗。该批疫苗为一种美国生产的九价HPV疫苗,折合人民币约13万元。

2018年3月,深圳皇岗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在福田口岸查获一批旅客携带入境的九价HPV疫苗,共45盒。

2018年11月,厦门海关所属机场海关从马来西亚入境旅客行李中截获201支非法携带入境的HPV疫苗,其中四价疫苗150支、九价疫苗51支。

“无论是走私还是成分造假,都很容易查出来。每个疫苗都有编号,编号上含有供应国家等信息,由此可以判断疫苗是否为走私。对于已经接种的患者,可以去相关部门检测是否接种了疫苗。”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教授乔友林对第一财经表示。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次海南假疫苗事件,来自周边国家的可能性比较大。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韩国医疗法律,并通过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韩国法律中并没有规定特殊的疫苗接种资质,原则上只要是正规医疗机构均可接种疫苗,因此除了妇科医院,也有许多整容医院、皮肤科医院等平时主要接待女性顾客,且与国内机构合作的韩国医院也提供HPV九价疫苗接种服务;而大型综合医院主要依靠将HPV疫苗注射及妇科体检作为套餐进行销售。

韩国医疗行业协会前负责人、业界人士金炳俊(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原则上HPV九价疫苗受到韩国政府和默沙东双方的严格管理,并应当运用从工厂到医院的全程冷链运输,这也是HPV九价疫苗在韩国进行接种的法定必要条件。

不过,金炳俊很快补充了一句,“我认为,根据曾经的工作经验来看,不排除在管理中存在着一些漏洞,使疫苗对外流通,甚至发往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可能性;尤其是,一般情况下,韩国医疗机构会主要聚集在中心商业区或部分居民区,很少有医院会地处较为偏僻的地区。”他同时证实,的确有一些韩方医疗机构曾希望在华设立机构或寻找中方合作机构,并提供HPV九价等疫苗的注射,但其中大多不了了之。

责编:钱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相关报道:

     

    歌手跨界第一人:起底周杰伦的文创产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