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IMF称全球外部失衡面临主要两大短期风险: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英国无序脱欧

IMF称全球外部失衡面临主要两大短期风险: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英国无序脱欧
2019-07-18 17:51:46 第一财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年度《对外部门报告》(ESR)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后,经常账户总顺差和逆差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约6%大幅降至2013年的3.5%左右。而当下,全球经常账户失衡仅略有下降,2018年占全球GDP的比重为3%,且由新兴经济体转移至发达经济体。

ESR是IMF分析全球外部发展情况,并提出对经济体外部头寸(包括经常账户余额、实际汇率、外部资产负债表、资本流动和国际储备)最新评估的年度报告。

IMF经济顾问兼研究部主任吉塔·戈皮纳特(Gita Gopinath)在17日针对ESR的记者会上介绍了全球对外不平衡的近况以及应对政策,并指出,目前全球外部失衡面临的主要短期风险来自于贸易紧张局势加剧或英国无序脱欧。

35%~45%的全球外部失衡属过度

戈皮纳特称,并非所有外部失衡都令人担忧,因为各国在某些时间点出现经常账户赤字或经常账户盈余都是合情合理的。但在有些情况下,失衡可能是过度以及危险的,因为借款过多的国家可能会遭遇资本流入的骤停,经常账户盈余过多的国家可能储蓄过多,从而对全球需求带来不利影响。

“自从2007年全球外部失衡达到顶端(占比全球GDP的6%)以来,全球失衡已经取得了极大进展,目前占全球GDP的3%。”戈皮纳特坦言,但2013年以来这一进展始终缓慢,外部不平衡也逐渐更多地体现在发达国家中。

IMF称全球外部失衡面临主要两大短期风险: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和英国无序脱欧

具体而言,她称,IMF研究发现,2018年全球外部不平衡中,35%~45%应被归为“过度”。

“过度经常账户盈余仍然整体集中在欧元区,主要由德国和荷兰推动。此外,过度盈余还出现在部分亚洲发达经济体,例如韩国和新加坡上。而过度经常账户赤字仍然集中在英国、美国以及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等一些新兴经济体上。”她介绍称。

相关报道:

     

    歌手跨界第一人:起底周杰伦的文创产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