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财经频道 > 经济要闻 > 正文

“洋私募”生存现状调查:外资进击公募之路并非坦途(2)

“洋私募”生存现状调查:外资进击公募之路并非坦途(2)
2019-08-14 09:45:29 第一财经

不过,多家洋私募负责人对记者称,目前“私转公”仍是一个时点概念,很多细节指引未出,“对外资而言,需要将各类场地、人员、数据控制权等细节都明确后再行动,还涉及和母公司的协调。”某母公司位于亚洲的洋私募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外,究竟是私募直接转公募,还是保留私募再重新设立公募,尚未明确。

根据早年的《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下称《规定》),申请从事公募业务的私募机构应当具有3年以上证券资产管理经验, 且最近3年管理的证券类产品业绩良好、最近3年管理资产规模年均不低于20亿元。20亿的规模门槛对于面临募资困境的洋私募可谓不可逾越的大山,有观点认为未来也不排除监管放低门槛。

此外,《规定》也要求,私募从事公募业务的部门必须独立于私募证券投资管理的部门, 决策流程与私募业务独立,并应当在公私募业务之间建立防止风险传递的防火墙制度。同时,应有符合规定的高级管理人员和不少于10名具备基金从业资格的投研专业人员。

“除了投资经理外,私转公后,需要配备有一定年限从业经验的总经理,那么海外经历算不算?这些都需要明确。”上述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另有一母公司为美国大型公募基金的洋私募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控制权的问题也是一大挑战。“中国的公募被要求是独立的主体,即信息不能和股东分享,这对外方股东而言可能难以接受。因为全球集团层面存在一套全球风控体系(global compliance),中国的头寸需要实时录入全球系统,例如,洋私募买了格力,集团的全球组合通过QFII/RQFII也可能买了格力,这些头寸需要合并起来,合规可能规定总头寸不能超过5%。”

上述人士也表示,国内公募基金的系统、投资流程要求和股东切断,“这可能会令外资母公司难以接受。在筹备转公募的过程中,如果在写内控流程时提及数据无法共享,就意味着外资股东不得不放弃控制权,外资可能需要摸索和适应。”

相关报道:

     

    格力董事长董明珠:中国人到国外买电饭煲刺痛了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