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荆工作室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2020年11月06日 11:43
分享: 微信

中华网财经7号院紫荆工作室出品 文|钰开

近两日,蚂蚁集团暂缓上市一事引起强烈反响。11月4日晚,证监会新闻发言人也就蚂蚁集团暂缓上市答记者问。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资料来源:证监会

从答记者问当中了解到,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了变化,对即将上市的“京东数科”影响几何?近日通过证监会官网看到“京东数科”最新的审核状态如下: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资料来源:证监会

京东数科是“谁”?

京东数科的前身是京东金融。2013年,京东供应链金融推出第一款产品京保贝,该业务包括了应收账款池融资、订单池融资、单笔融资、销售融资等。相比于京保贝,大众对京东金融的拳头产品京东白条或许更为熟悉。作为业内首款互联网信用支付产品,京东白条依靠为用户提供的先买后付、随心分期等支付便利,为京东金融打下了坚实的用户根基(原始“基因”)。

2017年,京东集团完成了对京东金融的重组,之后京东金融的财务数据不再纳入京东集团的合并财务报表。2018年,京东金融品牌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京东金融与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少东家等一起成为了京东数科的子品牌。

在成立到重组的过程中,京东数科在金融与科技领域展开了多项布局,如成立小额贷款公司,通过互联网在全国开展业务;在国内发行互联网保理业务ABS;上线京东众创平台为企业提供创业所需的各项服务;推出“东家财富”高端金融服务平台;推出京东金融云,为金融机构提供FaaS服务;成立城市计算事业部等等。

几年时间里,持续壮大的业务生态成果直接反馈到了京东数科招股书数据中。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如今的主要客户为金融机构、商户与企业、政府及其它客户。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资料来源:官网

蚂蚁“服了”,“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如何定义到底是金融企业还是科技企业,外界一直存在争议,正如近日经济日报评论:少数金融公司改名硬蹭数科概念,妄图游离监管之外。“少数持牌金融控股公司“改名”硬往数字科技等概念“蹭”,想贴上数字科技的标签,难免有妄图游离于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之外的嫌疑,甚至还意图要享受真正科技企业上市才有的“市梦率”高估值、高股价、高融资额。”

由于同样孵化于电商巨头,外界难免会将两者的业务数据进行对比。但虽然二者都从金融业务起家,都强调“科技公司”属性,但从招股书可以看出,京东数科在数字科技上的创新绝不只是口号而已,而是从营收比例、技术投入占比、科技人才占比都得到了印证。研发投入和研发人员占比是最直观的衡量一家科技公司硬核实力的指标。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4个报告期内,京东数科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0.78亿元、17.43亿元、25.67亿元和16.1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更是逐年提高,分别为11.88%、12.80%、14.10%和15.67%。以今年上半年为例,京东数科15.67%的研发投入占比超过了80%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在整个A股也达到前5%的水平,作为参照,蚂蚁集团今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为7.89%。

人员结构也比较能说明问题。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数科在岗员工有9989人,其中研发人员及专业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约为70%,同时还汇集了40余位顶级科学家。年龄结构上,80后员工占比达95.5%,90后员工占比48.7%。

而京东数科此次在科创板IPO募集资金的主要用途也是加大技术研发。招股书透露,京东数科本次募集资金除了28%补充流动资金外,72%都将直接用于技术相关的项目。具体来说,将主要用于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新兴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升级建设项目、开放平台升级建设项目、数字科技中心扩建项目。

通过招股书中的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京东数科确实在发力To B,有可能接住“蚂蚁”传过来的“接力棒”,成为科创板数字科技第一股,但是道路是曲折的,其自身依然带着类“蚂蚁”基因,处于不断进化当中,其能否如期IPO成功,还要看监管与市场的认可度。

京东数科的原始“基因”,收入结构依然依赖“放贷”

京东数科的招股书,初看可以说是完美的,近三年的营收、复合增长率、毛利率、客户数量等各维度的数据都较为优异,但细看,这份招股书也暴露了京东数科的不完美,那便是这家一直努力“去金融化”的公司,依然未完全摆脱对金融的依赖。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资料来源:招股书

近几年,京东数科不止一次强调自身的定位是金融科技公司,如今,京东数科称自己是“以AI驱动产业数字化的新型科技公司”。2018年,陈生强曾公开表示京东数科将不再做金融,他提出,未来京东数科的收入将来源于服务金融机构产生的服务型收入,而不是拥有资产所获得的收益。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的主营业务有三大块: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如上图)、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大业务在京东数科的营收中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

但问题在于,虽然陈生强曾表示2018年京东科技服务收入占总收入之比较2017年翻了3倍,但京东数科从未直接公布相关营收数据。或许是为了模糊“去金融化”的成果,京东数科在招股中也未直接给出金融业务的营收数据,而是将金条、白条这两大拳头产品的营收归纳到了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和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中,两者加一起占公司总营收的93%以上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H1,京东白条产品收入分别为14.73亿元、27.34亿元、32.10亿元、17.84亿元,京东金条营收分别为9.20亿元、20.88亿元、36.60亿元、26.36亿元,二者合计所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26.4%、35.4%、37.7%、42.8%。从数据来看,努力“去金融化”的京东数科,主力金融产品所提供的营收比例反而越来越高

蚂蚁“服了”!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京东数科能否接棒?

游戏规则已经变了

2020年11月3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最关键的游戏规则改变如下:【对外融资】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通过银行借款、股东借款等非标准化融资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倍;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ABS)等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形式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4倍。

上面这段话翻译如下:第一、原来类似蚂蚁这种网络小额贷企业,它之所以挣钱,是因为它的融资成本极低,杠杆率极高,就好比用本金1元钱,就能通过各种金融杠杆(如ABS资产证券化)放贷出去100块钱,收年利率平均为15%的利息。也就是投入1元钱,每年就能赚15块钱毛利。是不是暴利?这就是之前蚂蚁金服如此高估值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现在规矩改了,蚂蚁必须出25块钱的本金,才能放出100块钱,挣最多15块钱的利润。这么一算,蚂蚁的本金年收益率降到了不足一倍。估值逻辑发生了变化,这门生意就如同银行一般了,只是其平台的属性还在,收益率还是比银行高一些,但是估值逻辑参考的是银行了,而严重的削弱了其“科技”属性。

基于这样的原因,游戏规则彻底变了,蚂蚁的整个估值体系都要变,所以必须暂缓上市,重新核定股价等关键要素。而具有类似原始“基因”的京东数科也必然受到影响,只是要看影响的程度大小罢了,也是需要重新估值,核定股价,这将有可能延长IPO审核时间。

IPO对赌协议即将到期

发展七年,京东数科终于走上上市之路,从业绩来看,此时上市确实是不错的时机,不过,京东数科的上市时间选择,或许与对赌协议以及京东集团的大目标也不无关系。2016年1月进行A轮融资时,京东数科曾与红杉资本、嘉实投资、中国太平等领投资方签订对赌协议,协议规定若京东金融未能在5年内完成IPO上市(在2021年1月之前上市,还有2个月左右时间),最后的保底是大股东京东集团回购。如今,对赌协议即将到期,留给京东数科上市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恰恰在这个时候蚂蚁金服出现延期,京东数科能否完成对赌协议呢?

过去十几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在人口红利和经济发展带动的消费升级中,打下了各自的根据地,也形成了各自的护城河,但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线上流量增长的放缓,C端的机会正在逐渐枯竭,毕竟企业不可能一直通过烧钱模式来获客。因此,B端才是未来互联网企业的主战场,届时,能依托于科技带来新工具、新技术、新服务的企业,才会拥有更多机会。对京东数科而言,它确实已经找到了新航道,但只有坚定不移的朝着正确方向扬帆远航,未来才会充满美好与希望。

(责任编辑:CF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