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观察

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美团外卖的破局之道在哪里?

2020年09月16日 08:25
分享: 微信

中华网财经《氢观察》栏目特稿

外卖的规模还在高速增长。截至2019年底,我国餐饮外卖产业规模为6536亿元,同比增长39.3%。在一路高歌猛进的同时,也有行业分析师认为,外卖市场是一个存量市场,尽管外卖的整体规模在增加,但是从2017年中,外卖用户增长率就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19年底外卖用户规模到达4.6亿,同比增长仅12.7%。也就是说,高速增长的另一面是,外卖的用户增长马上就要接近天花板了。

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美团外卖的破局之道在哪里?

截至2020年3月,我国有9亿网民,外卖用户占比超过50%。但是,外卖受地域限制明显,很难将触手延伸到农村。近半年来,美团市值飙升将近150%,不知道已经趋于饱和的外卖市场能否坚挺的支撑起1.44万亿的美团市值。

2019年美团骑手总数达到398.7万人。疫情爆发后,2020年上半年,新增骑手达到138.6万人。外卖骑手在疫情中成为了“城市摆渡人”,美团外卖则成了餐饮行业复苏背后“无形的手”。从工作时间上来看,超过80%的骑手,日工作时长不超过6小时。

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美团外卖的破局之道在哪里?

根据美团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亿,即其外卖佣金收入中的82.7%被用于支付骑手费用。美团外卖为骑手带来了相对丰厚的收入,在美团外卖骑手中有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其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网上经常传出外卖骑手工资破万甚至超过2万的情况,根据数据统计,大部分的用户收入依然在8千元以下,只有不足10%的骑手月收入可以超过8千元。

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美团外卖的破局之道在哪里?

美团研究院自己发布的数据,也验证70%的骑手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收入高的都是长时间工作换来的,之前有媒体报道过厦门的专送骑手,每天工作12小时,月入8000左右,同条件下众包骑手只能赚6000左右。

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的订单量达到25亿,每单收入比2018年同时期增加了0.04元,与此同时,每单成本则同比节省了0.12元——这也帮助美团在2019年Q3多赚了整整4亿元。

在《人物》的那篇采访里,外卖骑手最频繁提起的一个词却是:一毛钱。一位湖南的美团骑手说:”准时率低于98%一单扣一毛钱,低于97%一单扣两毛钱。其实一单中的一毛钱对于外卖来说,差很多很多的。“

规定时间内,取货、等货、送货,美团骑手的时间很紧张,因此我们在马路上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行色匆匆的外卖小哥。这种赶时间的行为,也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伤亡。

美团针对这一情况对外卖骑手进行了培训,但是根据美团外卖骑士透露,刚去的新人培训也很简单,app上面有培训教程,全部都是选择题,与科目一十分相似,对于年轻人来说十分容易通过,美团骑手的准入门槛不高。

此外,美团也会定期进行针对性培训。比如2020年9月1日,美团外卖邀请大连市交警支队中山大队民警到站送教,现场为该区近百名美团骑手宣讲日常骑行注意事项、规范文明行驶等内容,并详细解答了骑手提出的相关问题。2019年美团官方公布1月至10月骑手百万公里事故数下降21.3%。

虽然美团试图提升骑手的安全意识,但由于消费者对于“多快好省”的期望,敦促着算法优化,要求平台不断迭代,使得人为风险超过自然风险成为风险结构的主导内容。美团骑手事故率依然居高不下,2020年8月,深圳交警统计了快递、外卖小哥的违章事故数量,结果惊人,一个月里违章总量达到110700宗,平均一天3570宗。

更糟糕的是,大部分骑手没有社保。类似于美团这样的外卖平台将大部分配送业务分包给了加盟商,外卖骑手属于外包公司,不属于外卖平台。而加盟商与骑手之间不签订劳动合同,不缴纳社保,这在外卖行业几乎是潜规则。许多骑手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意识,有的骑手想签订合同,但是又找不到签订合同的甲方。

因此在这种转包、承包以及委托的多种经营方式并存的情况下,平台以及平台加盟商与劳动者之间是雇佣关系还是承揽关系就难以认定,给劳动纠纷的解决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据传,这种合作模式也造成了骑手分别与美团和饿了么两家签约,同时为两家配送的情况。美团也有独家的协议,但是因为雇佣关系的问题,美团平台也很难与外卖骑手纠责。

中华网财经此前就相关问题致函美团,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正文里有这么一段,“又有两分钟从系统里消失了……‘2公里,30分钟内送达’——他在北京跑外卖两年,此前,相同距离最短的配送时间是32分钟,但从那一天起,那两分钟不见了”。

配送时效是外卖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也给外卖平台带来了直观的价值回报,美团共计近500万外卖骑手,假设每人每天平均工作8小时,每消失2分钟,就意味着美团每人每天可多配送1单,营收与利润至少提升15%。而风险则转嫁到了最没有议价能力的骑手身上。

骑手作为普通出卖劳动力和时间的个体,是无法跟平台的“算法”系统对抗的,于是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

外卖事实上已成为城市生活基础设施,不只是具有经济价值,更具有重要的民生与社会价值。面对外界对骑手生存现状的关注,美团的道歉态度可谓诚恳,“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没有借口,系统的问题,终究需要系统背后的人来解决,我们责无旁贷”,解铃还须系铃人,外卖骑手的困局,只有外卖平台才能破解,一味追逐利润牺牲骑手利益,未来局面将更加糟糕。

也许美团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正在尝试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在支付方式中取消支付宝,对标“蚂蚁花呗”推出“美团月付”,不同于支付宝金融业务的发展是基于传统的电商业务,美团的支付业务是依托于本地商家餐饮类聚合支付,在支付业务场景中,外卖属于新的流量入口,其场景更加适合线下支付。作为本地生活的入口,美团外卖拥有超过50%的市占率,美团有望借助场景优势在支付赛道上弯道超车。

(责任编辑:CF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