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基金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2020年03月23日 15:58 来源:中华网财经
分享: 微信

朱海仙

插过秧,坐过牢,教过书,当过首富,迟暮之年却巨债压顶,如今大厦将倾,尹明善何以“渡劫”?

尹明善何许人也?

他的命运,充满起伏和无常。早年他坐过18年牢,当过化工厂工人、英语老师、出版社编辑。

47岁才下海创业,仅用3年时间就成为了重庆最大民营书商。

54岁,突然改行,拿着写书赚来的第一桶金(20万现金)一头扎进了摩托车行业,创立“力帆”公司,一跃成为“重庆摩帮”的代表性人物。

62岁,尹明善凭借5.5亿元的净资产荣登2000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排行榜,并且力帆股份连续13年登榜中国企业500强。

72岁,他带领力帆股份上市,成为广汽集团之后,国内第二家实现整体上市的汽车企业,也是全国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民营车企。与此同时,尹明善也登上了“重庆首富”的人生巅峰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尹明善,力帆实际控制人

美人忧白首,英雄也怕垂暮时!

80多岁巨债压顶,业绩严重亏损。

昔日首富惨遭滑铁卢

力帆股份历年财报显示,自2013年净利润达到4.24亿元高值,其他年份再无超越。

特别是2016年业绩出现转折,扣非净利润连续4年下滑,呈现负值状态。2016、2017、2018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1亿元、-1.87亿元、-21.5亿元,2018年扣非净利润下滑更甚,较同期下降1047.68%。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中华网财经整理)

也就在2016年,力帆股份决定发行债券利率为7.5%的“16力帆02”债券,到期日为2020年3月15日。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偿还公司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这一年第一季度负债率已达73.2%,此时该债券的信用等级还为AA。

但截止目前,该债券余额还有5.303亿元。伴随着违约,力帆股份的信用等级随之下调。在2020年3月份的短短半个月内,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以及“16力帆02”债券的信用等级分别从“AA-”连降7级至“C”。C级,意味着公司不能偿还债务。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来源:力帆股份信用等级公告)

那么问题来了,昔日“摩帮巨头”拿不出5.3亿?

根据2019年力帆股份三季报显示,公司总负债为178.6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68.94亿元,短期借款90.0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3.65亿元,负债率高达78.4%。也就是说,2020年10月之前,公司需偿还的短期债务就有113.74亿元。此时,力帆股份账面货币资金仅存25.74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8.57亿元。

另外,继2016年发行11亿元债券后,力帆股份再无新债券发行。

那么母公司为何不施援?

力帆股份的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也是自身难保。

根据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力帆控股负债率达75%以上,且力帆控股已出现多笔债务逾期。对于逾期原因,公告均称“融资困难”。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上图来源:公司公告)

融资困难在力帆控股获得的银行授信中也有所体现,据上述公告显示,共有25家银行行为力帆股份提供授信,授信总额度共计125.66亿元,而未使用额度仅剩余4.5亿元。

一边债务压顶,一边业绩堪忧。

力帆股份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6.86亿元,同比下降19.52%;净亏损26.33亿元,同比下滑2064%。根据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9.8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2.34亿元,同比下降2068.77%。

整个产业来看,情况也不容乐观。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其中,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3%和4.0%。

“汽车梦”破碎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资料显示,力帆股份,设立于1997年,公司主要从事乘车及配件、摩托车和内燃机及配件产品的生产和销售。2001年,力帆售出184万台摩托车发动机,销售收入超过38亿元,位居全球第一。

2006年销量达5万辆左右。2010年11月25日正式A股上市,力帆市值达到100亿元,开启尹明善首富的新篇章。

正值摩托车行业声明显赫之际,向来擅长“无中生有”的尹明善将目光又锁定在了汽车领域。然而好景不长,2014开始力帆股份汽车产销两大数据均不乐观,呈现双下滑趋势,连续五年力帆股份负债率都在72%以上。

此后,这位“不安分”的尹明善又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在2015~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力帆股份每次提及经营目标和重点工作时,都会将新能源相关规划发展放在首条内容。

2018年12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6.5亿元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同一天,力帆股份与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在新能源技术领域、新能源汽车开发领域、车联网领域、人车交互及数据共享领域等进行战略合作。

2019年4月,力帆乘用车与武汉泰歌、重庆地大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将进行氢能源乘用车的试验验证,争取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完成氢燃料电池汽车开发并达到量产状态。

不过,力帆股份似乎未能乘着新能源汽车的“东风”扶摇直上。数据显示,2015~2018年,力帆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2.61%、76.74%、75.72%、72.94%。而同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约为56%。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中华网财经整理)

3月13日,力帆股份发布2020年2月产销快报公告显示,整个2月力帆股份乘用车产量和销量均为0,同比下滑100%。力帆曾在2月对外表示,2月22日复工后共接到5亿元订单,不过全是摩托车。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4年起,力帆股份的乘用车轿车产量从38000多台减少到如今的零产量。而根据财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中汽车业务占比最高。

力帆如何还债?

如今,力帆股份汽车产销几乎停滞,陷入巨债危机,拿什么偿还?

近日,有汽车自媒体曝出“HAC超跑俱乐部的成员之一”尹喜善的儿子尹喜地开始低价变卖21岁时斥资3000万入手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威龙,为力帆解困。对此,尹喜地本人至今未作出回应。

此外,在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作为大股东的尹明善表示,未来几年有33亿元债券将陆续到期。当时尹明善表示会出售闲置资产来还债,“比如南岸区上新街的土地,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正在跟南岸区政府商量。还有力帆摩托车工厂的土地,万科对我们闲置的土地也有兴趣,好几块闲置的土地,他们都有兴趣,目前正在做尽职调查。”

2018年12月,力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

但即便如此,力帆股份还是未能避免融资逾期、股权遭冻结的糟糕局面。且近10年来,公司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呈下降趋势,已经远低于行业流动比率1.1、速动比率0.85的参考指标。这两项指标是考察企业短期债务偿还的安全性,以及即刻用来偿付到期债务的能力。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在2019年,重庆市政府召集地方金融办及相关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了债委会,债委会主席行是重庆银行。就力帆股份目前整体的债务处理情况,笔者联系官网所留电话,接电话者说“这里是售后,您说的事情不清楚。”

华创证券提到,发行人在这一境地中往往仅能通过经营活动的加速现金回流、投资活动的大笔出售资产来完成债券偿付,传统的融资渠道已经基本失灵,无法完成借新还旧。

自3月15日晚间力帆股份曝出“16力帆02”债券违约以来,截止3月23日收盘,力帆股份股价从2.8元跌至2.42元,跌幅达13.57%,上证指数跌幅为8.18%。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数据来源同花顺,中华网财经整理)

中华网财经多次拨打力帆股份董秘办电话,截止发稿前,仍无人接听。

“从2月22日复工到今天,我们已累计接到国内外近5亿元的订单,集团上下都在加班加点,保证订单的及时交付。”力帆集团经营团队此前在3月初总结复工两周相关情况时表示。

力帆股份能否挺过难关?中华网财经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徐昊 CF007)

相关文章

重庆首富遭遇滑铁卢,力帆股份债务违约“汽车梦”破碎

迟暮之年却负债压顶,“汽车梦”破碎,尹明善何以“渡劫”?...

来源:中华网财经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