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前瞻

宁波方正实控人大额占用资金,偿债风险高于同行

2020年10月22日 11:16
分享: 微信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孙沐霖

实控人持股近90%,曾大额占用资金,引起深交所重点关注,这样一家公司能成功上市吗?

宁波方正汽车模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方正”)是一家汽车塑料模具供应商。7月28日,宁波方正IPO进入问询阶段,拟登陆创业板。

时代商学院查阅其招股书发现,宁波方正的家族企业色彩浓厚,实控人方永杰、王亚萍为宁波方正提供担保的同时也占用其大额资金,报告期内,两人累计占用资金1800万元,其中1200万元用于履行对兴工方正的实际出资义务,存在虚假出资、出资不实等嫌疑。此外,宁波方正的境外销售收入占比近五成,受行业景气度下行、国际贸易冲突等影响,其营收增速逐渐下降。此外,宁波方正的财务杠杆较高,偿债风险高于同行。

10月13日,时代商学院就上述问题向宁波方正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宁波方正实控人大额占用资金,偿债风险高于同行


一、实控人持股近90%,涉大额资金占用
招股书显示,2004年3月,宁波方正的前身宁波有限由宁海县方正模塑厂和王亚萍共同出资设立,2017年11月,宁波有限变更为宁波方正。目前,宁波方正的实际控制人为方永杰、王亚萍夫妇,方永杰、王亚萍的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6.78%和21.91%,两人还通过兴工方正和金玘木对宁波方正间接持股,合计持有宁波方正89.47%的股权。
实控人持股比例如此之高,容易导致董事会陷入“一言堂”境地,给实控人利用控制权对公司进行利益侵占留下较大空间。资料显示,方永杰、王亚萍为方正汽车提供担保的同时也占用其大额资金,深交所也对此进行了问询。
200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方永杰、王亚萍夫妇累计占用方正有限资金5500余万元,其中1700万元用于履行对方正有限的出资义务;2017年实际控制人方永杰、王亚萍累计占用资金1800余万元,其中1200万元用于履行对兴工方正的实际出资义务,存在出资不实、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的嫌疑。
宁波方正在问询函回复中否认存在出资不实、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的情形。该公司回复称,根据“工商企字[2002]180 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股东借款是否属于抽逃出资行为问题的答复》,公司享有由股东投资形成的全部法人财产权,公司借款给股东是公司依法享有其财产所有权的体现,股东与公司之间的这种关系属于借贷关系,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仅凭股东向公司借款就认定为股东抽逃出资缺乏法律依据。
宁波方正在招股书中表示,方永杰、王亚萍以及方正模塑对公司的资金占用均发生在2017年股改之前,当时公司为家族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方永杰、王亚萍夫妇及其控制的企业兴工方正(方永杰和王亚萍夫妇持有兴工方正100%股权),并无其他中小股东,不存在损害公司其他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2017年宁波方正现金分红1.3亿元,拆借资金已在股改前通过股东分红归还。
但对于“出资不实、虚假出资”,宁波方正并未进行正面的详细解释。
时代商学院查阅“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虚假出资认定问题的答复(工商企字[2002]第97号)”发现,如下行为可以认定为虚假出资行为:公司利用本公司的其他银行账户将资金以借款名义借给股东,然后以股东名义作为投资追加注册资本,但实际上,公司未将资金交付给借款的股东,借款的股东也未办理资金转移手续,而是公司将股东所借资金在该公司银行账户之间内部转账,股东本身并未增加任何实际投资。
这家“家族企业”借款行为是否符合法律程序?是否办理了资金转移手续?股东是否增加了实际投资?令人存疑。
二、外销占比超五成,营收增速下滑
招股书显示,宁波方正的主营业务为汽车塑料模具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大型注塑模具、吹塑模具和精密模具等,产品主要提供给汽车零部件企业,包括汽车内饰系统如仪表板、门板等,汽车外饰系统如保险杠等,还包括空调壳体、油箱、加油管等。
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宁波方正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9亿元、5.47亿元、6.2亿元和2.9亿元,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其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6.76%、13.41%和5.68%,营收增速呈下降趋势。此外,宁波方正的业绩颓势还体现为毛利率下滑,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5.93%、36.16%、30.64%和28.53%。
汽车模具行业是汽车整车行业的上游产业,其发展受汽车行业发展和市场景气程度的直接影响。2019年受汽车行业不景气等影响,下游客户竞争加剧,宁波方正承担了一定的降价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方正的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51.75%、55.5%和44.77%,其中来自美国客户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3%、10.7%和6.53%,2019年受中美贸易战等影响,行业景气度下行,整车纷纷降价,并将降价压力传导给了上游供应商。
在全球新冠疫情持续蔓延,全球经济下行,国际贸易冲突加剧等背景下,若未来出口市场所在国或地区的市场出现较大波动,货物贸易政策、政治经济环境等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均可能会对宁波方正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三、资产负债率高,偿债风险大
时代商学院查阅招股书发现,宁波方正的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平均水平。宁波方正的可比同行有银宝山新、东江集团、天汽模、威唐工业、瑞鹄模具、合力科技等,2017—2019年,宁波方正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8.87%、66.29%和61.84%,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均值分别为47.25%、49.12%和49.36%。
此外,宁波方正的流动比率分别为0.77、0.87和0.92,速动比率分别为0.25、0.31和0.31,均在行业均值以下。可见,宁波方正的财务杠杆较高,短期偿债风险高于同行。
宁波方正表示,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其主要原因是公司近几年处于较快发展期,投建了较多的机器设备和厂房土地,且融资渠道较为狭窄等。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方正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7.65、7.11和6.31,应收账款周转率较高但逐年下降。
招股书显示,宁波方正的主要产品外销平均验收周期为0.5—2.3个月,内销平均验收周期为4.7—13个月,且逐年延长。
宁波方正对此表示,2019 年精密模具与吹塑模具内销验收周期有所延长主要是客户内部业务调整以及量产验收时点较迟所致;2020 年 1—6 月,内销吹塑模具的平均验收周期的延长主要是因为国六标准的延期,客户验收延迟所致。

(责任编辑:CF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