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前瞻

爱玛科技IPO获批文:利润增长近停滞,广告费用高企,产品登黑榜

2021年05月24日 10:55 来源:中华网财经
分享: 微信

中华网财经讯,5月21日晚,据证监会披露,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爱玛科技的首发申请,爱玛科技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爱玛科技本次IPO拟在上交所主板发行6500万股,募集资金达16.8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爱玛科技成立于1999年,前身为天津市泰美车业有限公司,公司于2004年步入电动自行车行业,是中国最早的电动自行车制造商之一。公司主营业务为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据报道,早在2012年,爱玛科技就准备上市,但随后不久就被终止。2018年,爱玛科技重启后再次折戟。2019年8月,爱玛科技重新提交招股说明书,但在上会前2天,因爱玛科技遭遇了专利诉讼,证监会公告取消对公司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直到2020年11月26日,爱玛科技首发才获证监会通过。

爱玛科技本次IPO拟在上交所主板发行6500万股,募集资金达16.81亿元,用于公司电动车、自行车整车、配件加工制造、整件喷漆生产线等项目的建设、升级,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利润增长近停滞,广告费用高企

目前爱玛科技招股书所披露数据截止于2019年6月末,最新业绩数据尚未披露。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6月,爱玛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64.44亿元、77.94亿元、89.90亿元、44.56亿元,营业收入增速平缓;净利润分别为4.49亿元、2.63亿元、4.28亿元、2.00亿元,利润增长几乎停滞。

爱玛科技IPO获批文:利润增长近停滞,广告费用高企,产品登黑榜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爱玛科技的净利润下降了41.49%,公司在2017年获得0.78亿元的补助金,占利润总额高达20.35%,扣除补助金额部分,2017年爱玛科技的净利润情况不容乐观。

周杰伦一句“爱,就马上行动”的广告语,让爱玛电动车走进千家万户。2016年至2018年,爱玛科技的广告及业务宣传费分别为1.43亿元、2.12亿元和2.24亿元。最近三年,其广告及业务宣传费在销售费用中始终占比最高,且逐年增加,占其净利润的比例分别达到约32%、81%和52%。2019年上半年,该项费用为0.97亿元,仍占比高达48.5%。

爱玛科技IPO获批文:利润增长近停滞,广告费用高企,产品登黑榜

从费用构成看,爱玛科技“重营销轻研发”。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2018年,爱玛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是0.36亿元、0.46亿元和0.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49%、1.49%和1.67%。这与广告及业务宣传费的金额差距悬殊。

爱玛科技IPO获批文:利润增长近停滞,广告费用高企,产品登黑榜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爱玛科技的毛利率分别是16.94%、13.05%和13.12%,而同行企业新日控股的毛利率分别是19.9%、14.88%和16.33%,雅迪控股的毛利率分别是18.42%、15.25%和15.27%,均高于爱玛科技的毛利率。

爱玛科技表示:关于毛利率偏低问题,公司不惜降低营业利润、增加生产成本来提高产品的品质和客户使用体验,也是为了公司的口碑,为客户提供更高的价值,为公司上市打下坚实的基础。今后公司也会从产品质量出发,给每一位客户更好的用车体验,在保证产品优质的前提下,关注提高毛利率的问题。

“1000元产品与4000元”差别不大,产品登黑榜

据中国经营报,与新能源车一样,电动自行车同样也面临续航焦虑问题。多位爱玛电动车车主反映,爱玛电动车新车使用一段时间后续航存在明显衰减情况。“宣传的续航里程是40公里,才一年多时间,实际只能跑10~15公里。”一位爱玛电动车车主向记者反映道。

1月7日,记者实探了北京市多家爱玛电动车销售门店,其中,北京市三环内一家爱玛电动车门店销售人者表示,在电动车行业里,爱玛电动车算是卖得比较好的电动自行车品牌。其称,爱玛电动车续航里程衰减的问题在冬天的确存在,大致会衰减三成。“基本上电动自行车品牌都存在这样的现象,(电池衰减)不是爱玛才有的。”

记者在多家爱玛电动车门店看到,门店内颇为冷清,虽然门店有优惠活动,但是店内见不到消费者。据爱玛电动车销售人员介绍,冬天天气寒冷,很多人不愿意骑车,冬季是电动自行车销售淡季,单店每天的销量为1~2台,是夏季销售数据的十分之一。据爱玛电动车销售人员介绍,实际上,爱玛电动车价值1000余元的车型和价值近4000元的车型,除了外观和续航里程的差异外,产品配置及性能没有太大差别。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以爱玛电动车产品缺陷发起的民事诉讼判决中,仅2020年就发生多起诉讼判决。

高管“内斗”曾令IPO折戟,牵出百亿元“账外账”

早在2012年,爱玛科技便已在筹备上市,但这次上市因公司高管间的“内斗”而折戟。

据媒体报道,2011年9月至2013年3月,爱玛科技原副总裁顾新剑以向税务机关举报爱玛科技原子公司无锡爱玛车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爱玛”)偷漏税问题等为要挟,多次向爱玛科技实际控制人张剑索要钱款达2.35亿元。张剑报案,公安机关将顾新剑抓获。

在庭审现场,顾新剑当场指证爱玛科技存有超过百亿元的“账外账”。据其当庭陈述,仅2009年7月至2011年11月,爱玛科技旗下公司无锡爱玛的账外账约有50亿~60亿元。这一事件引发了外界对爱玛科技及张剑的质疑。

随后,无锡市国税局查出顾新剑所举报的“账外账”事项基本属实。2014年9月,无锡市国税局因漏税问题对无锡爱玛进行了行政处罚。无锡市国税局向无锡爱玛追缴增值税、企业所得税2000万元,同时处以罚款1000万元。

2018年6月,爱玛科技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然而,在排队半年后,2018年12月,爱玛科技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证监会提出了三大类共计58个问题,质询爱玛科技增资及股权转让背景、关联交易、商标授权、产品质量、诉讼进展、资产重组、偿债能力风险等,要求爱玛科技作出书面回复。

直至2019年8月20日,爱玛科技才再次递交招股说明书。然而,在2019年11月下旬,即将IPO上会的爱玛科技却遭遇专利诉讼,原告浙江一企业将爱玛科技等公司诉至杭州中院,案由为“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涉诉金额约3000万元”。2019年11月27日,证监会取消对爱玛科技发行申报文件的审核。

直到2020年11月底,爱玛科技闯关IPO才有了实质性进展,首发获通过。

(责任编辑:CF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