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房产 金融 银行 保险 基金 科技 数码

任正非:已批评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热情

2019年11月18日 08:35 来源:观察者网
分享: 微信 微博

(观察者网讯)

11月15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11月6日接受德国媒体采访的圆桌纪要。期间他谈到了德国政府讨论华为参与5G建设、美国制裁,以及孟晚舟近况等话题。

10月16日,华为发布了今年前9个月经营业绩,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4.4%。任正非表示,10月份的增长率已经降到17%。今年之所以增长,可能是所有员工都感到了生存危机,努力划船,把收入和利润都划多了。

德国记者提到,华为被中国人民视为国家的骄傲,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现在选择购买华为手机,希望能帮助华为度过困难时期。

任正非对此表示,已经批评了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对我们的热情,要坚持以客户为中心,把客户体验、客户感知放在第一位。

以下为华为心声社区原文:

任总德国媒体圆桌纪要

2019年11月6日,深圳

任正非:已批评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热情

图自:华为心声社区下同

任正非:欢迎你们到华为,见到你们很高兴,很愿意接受你们的提问。

1、《明镜报》Georg Fahrion:首先,非常感谢您邀请我们过来。很高兴能到华为来。感谢您愿意花一个小时时间和我们交流。刚刚进来后,这儿的环境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的问题也和这里的环境相关。我发现一楼楼梯旁边的走廊上,有一副很大的油画,画的是法国国王拿破仑的加冕礼。另外一边则挂着一副重现滑铁卢战役的大幅画像。滑铁卢战役意味着拿破仑帝国的灭亡。受这两幅油画启发,我想问您:华为帝国是正在崛起还是已经在衰落?你们是不是正处于战时状态?

任正非:这两幅画与华为的现在没有一点关系,纯粹是艺术装饰。《滑铁卢战役200周年纪念活动》的照片是我在比利时博物馆看到的,觉得挺漂亮,就买来装饰这个房子;《拿破仑加冕》这幅油画是一位员工家属用四年时间画的,他准备送给我挂在家里,但是我们家太小挂不下,他就转送给公司了。这些画和公司的经营状态没有任何关系。

Georg Fahrion:在您看来,华为现在处于怎样的状态?因为“贸易战”这个词已经被反反复复提了好多次。华为是不是正处于战时状态?如果不是,那么您能描述一下华为现在的状态吗?

任正非:华为的发展与指数曲线一样,总体是在上升的,上升中有个波折。总体来讲,目前华为在健康发展。

2、德国二台Ulf Röller:我在华为园区看到这张图片。这是一架在二战时期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战斗机。您为什么选择这样一张图片来比喻华为目前的处境?

任正非:在“实体清单”刚出来的那个时候,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了这张照片。飞机被打得浑身都是弹孔,但是还在飞,觉得华为很像这架飞机,也被打得千疮百孔,也还在生存,还在顽强地飞行。我们在这个时期加紧补“洞”,让华为这架“飞机”能继续飞行,让它安全着陆。

当前,我们把很多做未来五至十年发展研究的科学家、专家调回来,组成“还乡团”,来杀回马枪补“洞”。现在是为了生存,把“洞”先补好,而不是为了领先世界。现在大多数“洞”已经补好了,飞机能继续飞行;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洞”,需要两、三年才能完全克服。我们汇集了几千科学家、专家和工程师,聚集在一起努力,两、三年以后,我们的破“飞机”可能就会变成崭新的“飞机”了。

Ulf Röller:是谁在朝华为开枪?是美国在开枪打华为这架飞机吗?

任正非:是的,美国政府开枪。

Ulf Röller:怎么开的枪?

任正非:实体清单,禁止我们用美国的零部件、软件……各种方式。

3、德新社Jörn Petring:德国政府目前正在针对是否应该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建设进行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表示可能还是不能信任华为,因为华为可能会把网络数据交给中国政府,或者被迫这么做。对于这样的担忧,您如何回应?

任正非:德国在电信网络附加的安全要点文件上,对5G技术供应商的安全提出了要求,对所有供应商都是一视同仁,我们是响应支持的。要用事实来证明供应商的安全可靠,德国政府自己进行评估,我们只是积极地接受德国的评估。

Jörn Petring:德国外长Heiko Maas近期再次表达了他的担忧,他认为新出台的安全要求目录还不够。从这个角度来看,德国这边的讨论似乎还没有结束。目前,德国对华为还是存在很多担忧。华为准备怎么消除这些疑虑?

任正非:还是由政治家讨论去。我们作为一个技术供应商,主要责任是把商品做好。我们没有条件也没有能力去参加政治讨论。我们相信德国议会和政府将选择最符合德国人民利益的政策。

Jörn Petring:那您能保证华为不会把信息交给中国政府吗?

任正非:当然可以保证。我们要与德国政府签无后门协定,这就是我们的承诺。

4、DVH 媒体集团Frank Sieren:您向欧洲伸出了橄榄枝,表示希望与欧洲开放合作。华为已经这么强了,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姿态?从更广泛的层面看,西方国家对华为的未来业务发展究竟有多重要?

任正非:我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商品要卖遍全世界,卖得越多,收益越好。因为我们要冲抵研发成本等,还是需要市场规模的,无论欧洲、非洲、中东……都是我们的市场空间,我们都要积极为这些地区的人们提供服务。非洲的经营比较艰难,不可能赚很多钱,但我们还是在非洲努力去服务。

我们相信德国议会和政府将选择符合德国人民利益的政策,同时我们也相信基于事实、证据和充分讨论,有利于德国做出最好的决定。如果欧洲有少数国家明确不选择我们,也不会对这些国家有什么想法,退出这个国家的市场销售就行了。

Frank Sieren:为什么在研发方面华为希望跟德国或者整个欧洲合作?华为在技术领域已经很强大了。

任正非:这是一个全球化开放的时代,走封闭的道路是不会成功的。比如,我们和欧洲科学家一起研究未来的产品,也支持欧洲发展自己的软件能力、应用能力和工业能力,合作起来为智能社会做贡献。大家是否参观过我们的生产线?我们生产线上使用的是西门子、博世和达索的软件,生产设备大多是德国、日本的。

Frank Sieren:用得怎么样?

任正非:用得很好。我们加进了一些人工智能在西门子、博世、达索的软件里,就基本实现了生产线的高效率。所以,我们是很开放的,不仅在欧洲研究我们的新产品,也要给欧洲提供服务。比如,无人驾驶、汽车智能化这方面的人工智能,华为目前是世界上最强的。我们在很多方面加大与欧洲企业合作,在汽车的智能计算可以整块合作、切开合作、只卖芯片的合作……,与欧洲企业共同成长。所以,我们同时也在欧洲做大贡献。

Frank Sieren:为什么华为在无人驾驶方面这么强?

任正非: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是按L4标准设计芯片,所有芯片都是按这个标准设计的。欧洲、日本、中国走的同一个技术标准,美国走的是另外一个技术标准。华为的智能计算在世界上有非常高的地位,因此我们这方面就很强。

5、德国电台Steffen Wurzel:过去几周德国都在讨论华为相关问题,不仅涉及技术细节,还包括信任以及华为总部所在地中国的法制建设的问题。不知道您是否了解,现在德国有越来越多的政治家认为中国的法治水平没有德国的高。因此,对来自中国的公司,他们是缺乏信任的。

任正非:如果以企业所在地作为政治判断标准的话,你能选择谁是好朋友呢?哪里是你认为最可靠的地方呢?是美国吗?但是美国没有相同产品。最信任的应该是德国,如果只信任德国,那德国企业又怎么走向世界呢?每个公司都是想走向世界的,要接受世界各国客户的挑选,接受各国政府的评价,也要听取反对者的声音,最后这个国家、运营商是根据自己的利益决定自己的选择。

Steffen Wurzel:还是这个问题,您觉得中国的法治水平可以和欧洲的法治水平比肩吗?这是德国现在讨论的焦点,是在进行华为相关决策时的重要考量。

任正非:中国法制社会建设也在进步,逐渐走向法治化、市场化。如果你们觉得中国做的程度还不够,华为的商品不能卖到你们那里去,那你们把汽车卖到法制环境不够的国家来,不是支持这个国家的法制环境不够吗?

我们要在一起积极沟通、交流和磋商,从而促进双方的共同进步。作为一个企业,最重要是遵守所在国的法律要求。

Steffen Wurzel:如果最后德国政府的决策并不符合华为的利益,华为会考虑从德国撤出投资吗?

任正非:投资不会撤出,投资与销售无关。如果你们说我们的产品不合符要求,你们不买,我们可以不卖。我们不会感情用事的。比如,加拿大政府受美国委托,扣留了我的家人,我并没有因此去恨加拿大,因此缩小对加拿大的投资。我们今年在加拿大的投资还是很大的,今年还增加了200多名科学家和专家,我们支持加拿大把自己变成像硅谷一样的创新中心。因为加拿大人和美国人主要都来自同一个民族,生活习惯相同,隔得又很近,很容易吸引一些朋友来参加创新。同时,有许多科学家拿不到美国签证,许多国际会议,可以转去加拿大开,开多了,创新就沸腾了。我们把个人恩怨和公司发展是分开的。

如果德国不选我们,并不影响我们在德国前进的步伐。你看看,我们最近在松山湖建100万平方米新的工业区厂房,大规模购买日本和德国的工业设备,装备满足明年的生产规模。如果我们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只考虑一种政治上的企图,这样做太幼稚了。

从我个人的技术性判断来说,德国是非常需要我们的,因为人工智能对德国工业4.0极其重要,而德国精密制造业需要低时延、大带宽的传送系统来支撑。因为我们做得最好,客户明白要选择我们。

DVH 媒体集团Frank Sieren:但是你们不该从日本购买工业设备,别的地方可能可以提供更优惠的价格。

任正非:那不见得,日本公司也是我们的战略伙伴,为什么不买呢?日本的管理和德国的管理是不同的,德国人很自信,产品生产到最后才检测;日本人太小心,每一个过程都检测。所以,我们在德国魏尔海姆和日本船桥分别建了工厂,把德国和日本的优势结合起来,这样我们就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客户不买?不可能。关键我们还没有这么多产品卖,我们在动员中国客户能否少买一些,让我们先供应外国客户。大家知道,新产品扩充生产线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Frank Sieren:怎么说服他们少买点?这很难吧。

任正非:说服也是很难的,但没办法,我们实在供应不过来。再过几天就是双十一,也就是中国的购物节,我建议终端公司能否少赚一些钱,因为今年公司利润太多了。终端CEO答应了,但是供应链不答应,说“我们总共为购物节准备了1000万台,如果降价以后,可能会大大扩大需求,交不了货的话,等于开了空头支票。”

Frank Sieren:这是个大问题。

6、《日报》Fabian Kretschmer:最近特朗普政府释放了一些积极信号,试图让贸易战降级,并迈出了与中国达成阶段性贸易协议的第一步。任先生,如果这项协议能达成,您对此有什么期望?这能帮助修补华为这架飞机上的洞吗?

任正非:因为我们在美国没有销售,所以中美贸易谈判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也没有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这一点无法回答你。

第二,我们已经不需要美国就能自己解决供应问题,美国继续保留实体清单,我们也能生存得很好。不知道你们在参观我们的展厅时是否有拍照?美联社参观展厅时,我们允许他们对每块电路板都拍照,上面已经没有美国的芯片和零部件了。美国实体清单伤害的是美国公司,而不是我们,美国政府爱撤销就撤销,不爱撤销就不撤销,只需要考虑美国公司的利益,不需要帮我们考虑。

7、德国电台Steffen Wurzel:您女儿现在在温哥华怎么样?你们多长时间电话交流一次?

任正非:我们通电话次数很少。她妈妈在陪她,她的生活总体还是好的,她的精神状况还是坚强的,我相信她能渡过这场考验。

8、德国电台Steffen Wurzel:您肯定跟欧洲有特殊的关系。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全是欧式的,我们喝茶的瓷器也产自德国。中国也有很多很好的瓷器,您为什么喜欢欧洲的呢?

任正非:还有葡萄酒杯也是德国的,硬质刀叉也是德国的。我曾经说过,如果德国没有劳动法,世界上所有的刀叉可能全是德国造。人工智能的使用,会让德国摆脱劳动法的羁绊,产生井喷式的发展。

9、《明镜报》Georg Fahrion:您是一个很幽默的人,但我还是想问一个严肃一点的问题。您刚才也提到,华为在供应方面面临问题。从销售的角度看,美国对华为来说并不是一个重要市场。但从采购的角度看,美国却是华为的一个重要市场。华为打算如何克服当前面临的采购困难,特别是Google、安卓这方面的困难?

任正非:我肯定地回答你,在没有美国供应的情况下,我们也能继续高速发展。但是,我们永远愿意与美国公司合作,永远拥抱全球化,我们不会走封闭的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道路。

10、《明镜报》Georg Fahrion:再过14天华为有可能就用不了Google的产品了,包括Google应用商店等。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我知道华为正在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但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时间,华为计划怎么克服短期困难呢?

任正非:这个问题到11月20号再看,欢迎你20号再来访问一次。

11、德国二台Ulf Röller:我想问个关于您个人的问题。这次采访前我也读了一些关于您的介绍,我觉得您的个人发展其实很好地体现了中国的崛起。您小时候家境平平,吃不饱肚子,没有多少钱,但是您现在坐在这里,是个真正的成功人士。这从很多方面看都很像中国不断崛起、成为超级大国的历程。我们再来看看欧洲。您刚才说华为的很多产品非常好,其他公司做不出来,而且这些产品都非常重要。您刚才提到,这里的很多餐具、刀叉都来自德国,还有博物馆的很多文化展品也来自欧洲国家,但是这里却没有来自欧洲的高科技产品。以德国和欧洲为例,您觉得跟中国相比,欧洲是不是在走下坡路,而中国是不是正在不断崛起成为超级大国?

任正非:欧洲提供的高科技,可能你用肉眼是看不见的。华为的人力资源系统管理使用SAP的软件,产品的设计、生产、供应整个体系用的是西门子、博世、达索的软件,我们还是用了非常多欧洲先进的高科技产品。我们设备中所含有的很多数学、物理、化学、美学……也是来自于法国、德国、意大利……,应该说我们用了非常多的欧洲先进科技。

欧洲现在应该改变一些商业规则,敢于把东西卖给中国。欧洲和中国会打仗吗?既然不会打仗,为什么还延续过去经济封锁的规则来进行呢?美国不卖这个东西,正是欧洲大发展的好机会,为什么不趁机填补美国的空白呢?明明我们大规模需要芯片产品,欧洲为什么不大规模投资先进的芯片制造业呢?有钱为什么不赚呢?欧洲有大型芯片工厂,只要你们加大投资,我们就会加大购买。当然,来自美国的投资要少一些,如果超过25%,美国就要限制你们的销售了。如果你们不需要中国的投资,可以吸收中东投资。

大家知道,社会信息化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是供应能力跟不上。欧洲的英飞凌、恩智浦、意法半导体等很多基础性产业要加大投资买设备,芯片设备也是欧洲生产的。你可以说服他们投资,如果他们没钱建厂,我们可以预付货款,支持他们发展。机会很难得,一定要趁机尽快发展,如果错失这个机会,就追不上了。

任正非:已批评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热情

12、DVH 媒体集团Frank Sieren:在您看来西方企业和中国企业的区别在哪?是否存在区别?

任正非:西方企业更优秀。“德国”、“瑞士”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高质量。中国企业还不具有这样的品牌影响力。

Frank Sieren:除了华为。

任正非:华为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

13、《明镜报》Georg Fahrion:10月中旬时华为发布了前9个月的财务数据,收入增长近25%。考虑到现在的全球经济环境,这个增长是怎么实现的?

任正非:我们在10月份的增长率已经降到17%。今年之所以增长,可能是所有员工都感到了生存危机,努力划船,把收入和利润都划多了。

14、德国二台Ulf Röller:到了中国后,我才了解到华为被中国人民视为国家的骄傲。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现在选择购买华为手机,希望能帮助华为渡过贸易战的困难时期。我的问题是,如果德国做出了政治决策,不让华为参与其5G建设,德国的汽车和其他产业在中国会不会受到反制?中国政府在此之前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大家对此会作何反应?

任正非:第一,我已经批评了公司内部,不要过度消费国人对我们的热情,我们要坚持以客户为中心,把客户体验、客户感知放在第一位。第二,会不会对德国和日本的汽车产生一种心理上的反应?事实证明,中国遍地还是德国车和日本车。

(责任编辑:任宪奎 CF001)

相关文章

确认暂缓登陆手机PC平板 鸿蒙明年全线推进至其余终端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透露,明年华为除了手机、平板和电脑,其他终端产品将全线搭载鸿蒙系统,并在海内外同步推进。...

来源:观察者网

爱立信承认在五国行贿,抛10亿美元和美方达成和解

瑞典电信运营设备商爱立信于12月7日承认,该公司在近17年来于多国存在行贿行为,为此已与美国检方达成和解,交向后者交付超过10亿美元的和解金...

来源:观察者网

淘集集黯然梦碎:并购重组失败将寻求破产清算

12月9日,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CEO张正平发布公告称,由于资金未能如期到账,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组。...

来源:猎云网

独裁管理、剥削员工,雷蛇CEO的双面人生

根据《福布斯》的数据,Tan现在是新加坡最富有的50人之一,他的财富迅速增长到了16亿美元。...

来源:猎云网

欺诈盛行 传亚马逊海外网站或被美列入假货市场黑名单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将部分亚马逊海外网站列入“假货恶名市场”名单中。...

来源:猎云网

任正非:内部要优化评审体系 鼓励新生力量成长

在近期心声社区发出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20分钟》讲话中,任正非再次提及华为红蓝军对抗体系,认为现在的内部评审体系有些老化,需要加入优化措施,...

来源:DoNews

内容创作者屡遭抄袭 短视频“侵权容易维权难”待解

近日,坐拥全网2000万粉丝的大V“蛋蛋解说”被网友曝出抄袭问题。“短视频的版权保护一方面需要加强法律层面的修改完善,另一方面也要加强技术应...

来源:蓝鲸财经

同样做胶卷,柯达破产,这家日本公司为何长盛不衰?

只要坚持创新,单一的业务可能会被突如其来的行业风暴所吞噬,但创新基因,会扩展到其他领域,从而让企业获得新生。...

来源:蓝鲸财经

除手机、平板和电脑外 华为终端明年全线搭载鸿蒙系统

昨日,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透露,明年华为除了手机、平板和电脑,其他终端产品将全线搭载鸿蒙系统,并在海内外同步推进;鸿蒙系统的全面开...

来源:财联社

淘集集宣告重组失败,CEO称已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

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已确认重组失败,淘集集创始人兼CEO张正平今日发布全员邮件称,11月员工工资未发放,接下来公司会成立员工善后处理小组,主要...

来源:蓝鲸财经

“摇晃”的音悦台—— “偶像泡沫”的牺牲者

12月4日,有媒体报出,音悦台的官网无法正常访问,并且主要的微博账号大多也已经在11月底卖出。...

来源:财联社

ofo被曝年底将裁员超50%,计划再次搬家压缩成本

12月6日,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称,据多个渠道的消息源透露,ofo于本周开启新一轮裁员。爆料称,此次裁员的规模达到百人以上,而目前ofo的员工...

来源:观察者网

阿里成立新公司打包YunOS资产 斑马网络重组更进一步

在斑马网络重组进入关键时点时,股东方之一的阿里巴巴却另行组建了一家与斑马网络名称相近的新公司——斑马智行网络(杭州)有限公司”。...

来源:财联社

创始人双双放权,皮查伊能开好谷歌这艘大船吗?

周二,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双双卸任谷歌母公司Alphabet职务,桑达尔·皮查伊(Su...

来源:猎云网

Uber公布首份安全报告:2018年3045起性侵,9起谋杀

周四,Uber表示,2018年,该公司在美国的打车服务中收到3045起性侵报告,其中9人被杀,58人死于交通事故。这是该公司首次对Uber打...

来源:猎云网
生活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7610228316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