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喜羊羊案”上诉被驳回 A站“复活之路”且待求索

2020年11月25日 10:26 来源:投资者网
分享: 微信

《投资者网》侯书青

A站(AcFun弹幕视频网)因未经授权播放《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深海历险记》,涉嫌侵犯了北京华视聚合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华视公司”)对涉案作品享有的网络传播权而被诉至法院。近日,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判定A站运营者北京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弹幕公司”)赔偿6万元。

自被快手收购以来,A站接入了不下10个快手技术中台,其中直播中台让A站的直播业务抹平了技术上的劣势。B站财报显示,直播作为创收能力极强业务,已经占到B站总收入的30%。但目前,A站的直播板块十分冷清。

2018年2月初,A站被爆出融资失败无法按时缴纳服务器租金被迫关站,后由快手输血才得以起死回生。根据易观千帆统计的数据,A站2020年4月的月活不足300万。但整个二次元生态并未因为A站的“失落”而停下脚步。快看漫画和半次元等平台快速补位,占据了二次元市场的其他处女地。如今的A站依旧只开放了少量付费业务,与快手之间内容上的显著差异也不禁让人疑惑:快手真的救得了A站吗?

版权迷思,A站的一大命门

此次事件的涉案内容《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深海历险记》的版权方为华视公司,2019年,弹幕公司运营平台AcFun被北京华视以侵犯侵袭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并索赔20万元。

北京西城法院认为A站存在侵权行为,一审判处其赔偿6万元。但A站认为涉案视频系用户上传,公司本身并无主观故意,也并未因此视频获得收益,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提起上诉。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做出二审判决,驳回弹幕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作为中国最早的弹幕视频网站,A站这些年来没少被版权问题困扰,历史上经历了多次视频下架,早期其赖以起家的内容都与“盗版”二字扯不开关系。其中对A站影响最大的一次发生在2015年:A站通过“盗链”的手段获取其他网站上的视频并在站内播放,其中部分视频的来源就是优酷。

发现A站的盗链行为后,彼时的优酷土豆曾向A站方面连发6封律师函,但A站的控股股东奥飞动漫在处理时拖沓敷衍,这导致双方难以有效沟通达成和解。

随即,优酷开始采取强硬措施,进行实名举报,随后司法机关开始介入此事并相继逮捕了3名A站高层。同时,优酷提出了解决方案,包括获取A站18%的股份以及1500万元现金,另加3位高管分别赔偿100万元。

此事件导致A站高管被刑拘,技术团队与编辑团队大范围离职。两家在互相对峙了半年后,终于达成和解:2015年8月6日,AcFun确认获得优酷土豆的投资,融资金额为5000万美元。

但此次事件并没有使A站真正重视起版权问题。两年后的2017年4月,A站因为版权问题将整个美剧专区撤销,区内的大部分美剧遭到下架。对此次事件,广电总局也给出了说法,认为下架内容中包含“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

视频网站与版权方、视频网站与视频网站之间的版权纠纷并不鲜见,尤其是在行业发展的初期阶段,提供盗版视频一度成为包括A站、B站在内的视频网站实现低成本获客的最直接手段。但随着国内版权保护政策的一步步完善,网站对待盗版的态度,日渐成为影响资本对网站认可度的一项指标。

2014年6月迅雷上市之初,就与美国电影协会达成了反盗版协议,包括对站内未经授权的视频资源开展联合防控,随后,迅雷于6月24日顺利登陆纳斯达克;B站也曾在2014-2015年期间多次吃到与版权有关的官司,2017年7月,B站开始着手整治站内的版权问题,大规模下架海外视频,如美剧、泰剧等。在此次整顿之后,B站于次年3月登陆纳斯达克。

虽然A站也在2017年7月与B站同步整顿了欧美相关内容,但二者现下的境遇却可谓云泥之别。B站在完成多轮融资后赴美上市,与联姻欢喜传媒、试水自制综艺、频繁破圈等举动显得热闹非凡。A站却在2018年初融资失败后无力承担服务器费用被迫关停,被快手收购之后低调运营至今。版权问题是视频网站的一大命门,却并非是同行竞争中的胜负手。

为人作嫁,直播业务惨淡经营

如果说A站错过了B站,自此昔日两兄弟走上了截然相反的两条路。那么错过了斗鱼,则是A站为人作嫁的另一个生动故事。

2012年,陈少杰进入A站刚刚两年,彼时YY上线了游戏直播业务,经过几年的发展,成长为今天的虎牙。受此启发,陈少杰2013年在A站上线了当时还被称为“生放送”的游戏直播频道,借鉴了A站的弹幕互动方式,并在2014年元旦将该业务独立,并正式改名斗鱼TV。2015年,B站也上线了名为“哔哩哔哩生放送”的直播业务,财报显示,B站的直播与增值服务已占其总收入的30%。

通过观看游戏直播被吸引来的用户,也会反哺平台内的其他直播内容或视频内容。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指出,在整个直播行业中,游戏主播仅占主播总数的31.6%,但游戏主播播出的内容在热门观看板块中的占比高达77.6%。游戏内容直播在观众中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A错过了发展直播业务的历史机遇,却并未打算放弃直播这块肥肉。2018年被快手收购之后,A站在技术层面接受了快手的全方位改造,先后接入了不下10个快手技术中台,在播放质量、服务器承压能力等方面均得到了一定提升。

但目前技术上的进步并不能弥补A站在内容上的短板,缺乏大主播带来的流量,让A站直播业务的开展并不顺利。目前站内能够登上首页的主播,粉丝量仅几千人,在线观看人数最多仅百余人,尚未形成规模。

A站的直播业务重启于2020年3月。8月2日,在UP主见面会上正式发布了新一轮创作者激励计划——“二八计划”。80%的直播打赏将直接分给UP主,A站只保留20%的运营成本。

这样的分成比例在业内不可谓不高,可单薄的用户基数,也让80%的分成比例缺乏诱惑力,同样的内容,经过高平台的流量赋能将会获得更高的收益。

与已经成熟的直播平台如虎牙、斗鱼相比,A站的直播业务难以激起水花的一大原因,是缺乏工会的进入。对虎牙和斗鱼等平台而言,平台、工会、主播三方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

公会签下主播并对主播进行必要的培训,并规范直播行为,会使平台的直播质量得到有效提升,也有利于主播自身的成长。平台也会相应地为公会提供资源,后者才能够存在和发展。主播们获得的礼物收入,由三者共同分成。公会介入对直播内容的改善,也能够激发用户的消费潜力。

A站直播业务面临目前困境的原因,公会在其生态中的缺位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于,A站的目标用户过于垂直,站内也缺少多元化且富有影响力的内容来扩大用户规模。

A站固守的“硬核二次元”,就像当年B站承诺的“无广告”一样,成为束缚发展的枷锁。B站早已通过有限度的投放广告的方式,谨慎贴近导致用户反感的临界线。这样的策略对A站而言不失为一条备选的道路。可一旦失去了多年以来不离不弃的老用户的支持,A站,还剩下什么了呢?不到300万的活跃用户,是A站仅剩的试错空间。

格格不入,与快手的“不合适”

在快手慷慨的输血之下,抱上大腿的A站,为了充实站内内容,开始了一系列的创作者扶持政策。

2019年8月,A站宣布将在未来的一年里投入5.7亿的资源与资金扶持UP主,以普惠政策与签约政策为两大执行方向,并为UP主开辟更多的商业化场景,整合快手与A站的资源,打通品牌商,为签约的UP主提供更多的商单机会。

“喜羊羊案”上诉被驳回 A站“复活之路”且待求索

从去年5.7亿刺激计划的后续情况看,A站在创作端的提升十分明显,但官方并未给出公司的日活情况。根据易观千帆今年4月统计的APP月活数据,B站旗下漫画APP“哔哩哔哩漫画”的日活达385.1万,排名第537位。而A站排名700位,月活仅为272.11万。

A站认识到了自身在优质内容创作者上的巨大短板,并已经通过激励计划开始“重金补课”,筑巢引凤的同时,也对自家UP主照顾有加。但数据显示,A站所缺乏的,又不仅仅是优质内容创作者。

如B站UP主敬汉卿,在A站也会上传自己创作的视频。截至发稿,其在B站上已拥有905万粉丝,是A站月活数量的3.2倍,而当他到了A站,仅拥有18万粉丝。UP主“拜托了小翔哥”在B站的粉丝数超过200万,而A站仅有10.7万。

在这个互联网行业流量为王的时代,A站缺乏直播公会、盈利渠道、买番经费、优质创作者,但最缺乏的,只是流量而已。

与快手的联姻,让A站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时机,快手对A站提供的技术支持,让A站从当年摔倒的地方重新站了起来,但A站若想恢复独立行走的能力,还是要依赖快手的搀扶。

近日,快手官宣赴港上市,招股书显示,快手平均月活跃用户已达4.85亿人。如此巨大的流量,想要“匀”给A站一点看上去并非难事,可实际操作上却困难重重。

为了帮A站进行引流,当用户在快手移动APP内搜索“动漫”、“二次元”等关键词时,系统会在搜索结果中显示A站的小程序。当用户搜索“租借女友”等A站拥有版权的动漫时,也能通过点击视频播放的按钮将用户引导至A站。

但快手能够为A站所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两家平台在调性上就不合适,快手想要将自家拥有的泛二次元用户导流至B站,但双方旧有用户,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用脚投了票。

A站提出要深耕的“硬核二次元”领域,与快手中丰富的内容相比过于垂直,也缺乏相关性。如快手在A站有自己的官方号,会不时上传一些快手视频,但其官方号关注人数仅6180人,其发布的282个视频中播放量过万的视频仅有12个。

A站中快手相关视频有405条,但其中大部分内容播放量为0。反观B站,破圈带来的多元化内容优势逐渐显现。即便B站没有快手官方号入驻,却仍然拥有超过2000条搬运自快手的视频,其中播放量最低的也有50万以上。

通过对比,能够很明显地看出目前A站中存留下来的用户,对于快手相关内容兴趣并不大。快手作为短视频领域的巨头坐拥巨大的流量,但两家平台在内容上与生俱来的“生殖隔离”也客观存在,花在A站上的精力与资源,冲破“生殖隔离”的阻拦,真正能够起到作用的又有多少?

因此,在A站的复活之路上,内生动力就显得尤为重要,除了依赖外部输血,更重要的是要像B站一样尽快培养自身的造血能力。B站财报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其月活已达1.972亿,净收入超32亿美元。

若以B站用户的消费能力计算,A站目前不到300万的日活,将在第三季度为A站带来4868万美元(约3亿人民币)的收入。但目前A站身上并没有B站那么多的付费点。

B站的业务划分为4部分,分别为手机游戏、直播与增值服务、广告、电商。正是凭借游戏收入,B站度过了最难捱的一段时期。而A站在游戏领域的试水《命运神界》,在上架仅20天后,于今年5月突然下架,至今国内仍未开服。直播服务经营惨淡,会员业务尚未开通,站内电商品类相较B站会员购也极其有限。

参考B站各业务的收入比例,去除电商与直播业务,A站三季度可能达到的收入天花板约为1.3亿人民币,不到5.7亿扶持计划的四分之一。

A站错过了B站,没能成功破圈,只能在“硬核二次元”的小圈子里圈地自萌。错过了斗鱼,又等于失去了直播这一创造现金流的利器。衰落期间,半次元成为了二次元爱好者们的交流社区,快看漫画的月活数量超过4000万,远超哔哩哔哩漫画的月活数量,细分领域均已名花有主。

随着B站破圈进程的日渐加快,A站对其旧有的“硬核二次元”用户的吸引力将逐渐增强,但若想真正成为二次元视频这一垂直领域的“扛把子”,A站需要的是长期的补课,以及一双善于发现机会的眼睛。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上海消保委揭App广告乱象 近七成广告没有“关闭键”

前不久,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了《App广告消费者权益保护评价报告(2020)》。《报告》显示,上海消保委测试的600款App中58...

来源:新华网

蓝思科技150亿定增落地,湖南国资认购超1/3

历经大半年的等待后,身披“苹果产业链+特斯拉产业链”双重光环加持的蓝思科技(300433.SZ)150亿元定增方案成功落地。...

来源:观察者网

​Keep宣布完成3.6亿美元F轮融资

国内健身应用Keep在11日宣布完成 3.6 亿美元 F 轮融资。...

来源:时代财经

新宙邦​收购“新能源概念”告吹股价下跌 标的公司却涨停

历时两个多月,新宙邦的收购计划宣布告吹。...

来源:时代财经

腾讯游戏隐忧:新推游戏反响平平 研发短板日益凸显

2021新年第一天,华为软件市场的一条下架腾讯游戏产品的公告瞬间引爆了舆论,吐槽华为渠道端分成太高或腾讯游戏"毒害"青少年的人们迅速站成了两...

来源:投资者网

​联想集团欲冲刺科创板 港股市值逼近千亿大关

1月12日晚9时左右,联想集团披露公告,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申请CDR上市及买卖的初步建议...

来源:时代财经

百度宣布与吉利组件智能汽车公司:互联网造车成真

“根正苗红”的互联网公司百度也操刀整车生产。...

来源:北京商报

袁隆平抖音账号委托书7处违规 律师:平台未尽审慎注意义务

1月11日新华视点对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采访,让短短两天内涨粉1600万的抖音认证账号“袁隆平中华拓荒人”陷入争议。...

来源:时代财经

用户反馈“vivo手机提示拼多多删除照片” 拼多多回应

在拼多多App内的客服聊天页面,点击“+”选择“拍摄”并完成拍照后,如果立刻点击发送,这一图片会被保存至系统相册;如果在发送之前,进行剪裁、...

来源:中华网财经

直播带货屡次“翻车”,监管趋严行业需良性发展

近期,直播带货“翻车”的现象屡见不鲜,可谓前仆后继。与此同时,多个部门也开始加强对直播电商行业的监管。陈涛认为,政府部门在对直播电商行业进行...

来源:蓝鲸财经

国美APP更名为“真快乐”,主打娱乐化社交化购物

近日,国美App更名为“真快乐”。根据这款APP的简介,“真快乐”是一款娱乐化、社交化的购物APP,旨在提供有趣、实惠的线上购物方式,让用户...

来源:蓝鲸财经

市值至今未破千亿 联想科创板IPO能否再造一个联想

昨日晚间(1月12日),联想集团向香港联交所提交公告,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申请CDR上市...

来源:财联社

联想集团计划回归科创板:CDR发行占总股本10%

1月12日,联想集团(00992.HK)向港交所提交公告,宣布董事会已批准可能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并向上交所科创板申请CDR上市及买...

来源:中华网财经

互联网平台畸形加班文化调查:996 隐秘而又公开的“痛”

“996”,一个频频出现在社交网络吐槽中,却几乎从未出现在公司“明文制度”里的词汇。“996”这一既层层加码被公开执行,同时又讳莫如深的敏感...

来源:新华社

2000元提至60万元 读懂猝死外卖员赔偿热议背后的期待

饿了么平台将猝死外卖骑手抚恤金从2000元提高到60万元一事,持续受到关注。这不仅反映了人们对劳动者权益的高度关切,更蕴含着对新业态下完善就...

来源:新华社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