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华财讯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智慧家

又有民营医院被拍卖,超7000人围观却无人出价,破产潮下难寻接盘侠

2022年12月06日 09:11 来源:时代财经
分享: 微信

医院遭公开拍卖,再次将民营医院们的窘境展露无遗。

12月5日下午3点,京东拍卖平台显示,宿迁市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下称“宿迁妇产医院”)重整意向投资人的第一次公开招募正式开启。参与重整的标的物涵盖宿迁妇产医院名下的不动产、构筑物及其他辅助设施、医疗设备与办公设备、绿化苗及无形资产组合等,评估价及起拍价超4.26亿元。

截至当天晚上8点30分,该拍卖活动吸引了超7000人围观,但尚未有人出价。

根据招募公告,该医院目前拥有医技护、行政、后勤人员共268人(其中有4名职工以事业身份缴纳各项保险费用),外聘支援专家10人(该10人劳动关系不在宿迁妇产医院)。宿迁妇产医院目前已经确认的职工债权共391笔,总额约1404.87万元;经法院裁定确认无争议债权总额约为1.74亿元;已申报(涉诉)待确认的债权7笔,金额约3.55亿元。

广州艾力彼医院管理中心主任庄一强对时代财经表示,频繁的拍卖反映的其实是医院目前的资金困境,“医院走到拍卖这一步,说明医院本身已经资不抵债了”。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仅在阿里资产·司法拍卖一个平台上,今年12月预计会有20余场与医院相关的拍卖即将进行,拍卖物包括医院的股权、医院名下的房产、院内的医疗设备等。其中有的医院已经进入破产清算阶段,但有的医院尚有“一线生机”,前者意味着医院的“谢幕”,后者则是通过变卖资产或重整来进行最后的自救。

宿迁妇产医院重整意向投资人的招募公告就指出,投资人竞得宿迁妇产医院营业资产后必须保持宿迁妇产医院现有经营状态,不得改变宿迁妇产医院现有资产的医疗卫生规划用途和主要经营范围,保证在院病人的医疗救治不能中断,确保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

只是,寒冬之下,自救真的能如愿吗?

举步维艰,业内人士:挂牌转让数量激增3倍

在中国医改史上,江苏省宿迁市是一个充满争议的城市。

2000年年初,宿迁市政府提出放开社会办医准入,给予社会办医与公立医院同等政策,土地可由政府划拨,减免有关建设税费。自此以后,宿迁133家公立医院先后完成了产权置换,形成了合伙制、股份制、混合所有制、独资等多种办医主体。宿迁也因此一度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公立医院的地级市,因此宿迁医改又被称为“卖光式改革”。

2016年,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开业,这标志着医改十余年后,公立医院又再度出现在了宿迁。

宿迁妇产医院便是在宿迁当年那场“卖光式改革”下诞生的。公开资料显示,宿迁妇产医院创建于2006年,是在宿迁市政府重点扶持下的集医疗、保健、教学、科研为一体的院所合一的二级甲等妇幼保健专科医院。

天眼查显示,宿迁市妇产医院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江苏华世伟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世伟业投资”),疑似实控人为林宗金,其也是宿迁妇产医院法人、董事长,以及华世伟业投资的实控人。该医院的第二大股东则是一家由江苏省人民政府持股的产业投资基金。如果重整意向投资人招募成功,医院的实控权也将随之易主。

根据招募公告,今年4月19日,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宿迁妇产医院破产清算一案。9月1日,法院裁定该医院进行重整。

不过,这并不代表宿迁妇产医院已经摆脱了破产的命运。招募公告显示,此次招募投资人以两次为限,如果两次招募均无人报名或报名后无人竞价,依据此前表决通过的重整计划,将申请裁定宣告宿迁妇产医院破产。

宿迁妇产医院的际遇只是眼下民营医院们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显示,全国2.35万家非公立医疗机构,一年总计亏损1300亿元,平均每家亏损高达553万元。

在“寒冬”下,股东们不禁担心医院资产砸在手里,纷纷向外寻求转让。今年以来,已经有多家上市企业宣布转让旗下民营医院股权。比如今年8月19日,新华医疗(600587.SH)就公告转让下属参股公司上海辰韦仲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股权。

指点网创始人杨锦玉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医疗机构的转让交易非常频繁,较往年大约增加了3倍,其中以医美机构为主。

庄一强对时代财经指出,疫情导致医疗机构患者人数减少,是医疗机构经营出现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此外,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市场定位有所不同,公立医院以严肃医疗为主,民营医院更偏向于轻资产的专科型医疗服务,比如眼科、口腔、医美等消费属性更强的医疗服务。在消费者对未来预期不好的情况下,消费者会选择减少非必要的消费,导致消费医疗减少,因此民营医院所受的影响通常大于公立医院。

《中国医美行业风险与发展报告(2022)》也指出,在受访的医美机构中,有80.95%的医美机构表示疫情以来客流量有明显下滑,且有23.53%的医美机构反映客流量下降近5成。

频繁流拍,医院难寻接盘侠

更残酷的现实是,医疗机构的交易已经从卖方市场转入买方市场。低价挂牌的医院资产易求,愿意掏钱的买家难寻。

2012年,北京环球中医医院以拍卖方式转让医院经营权,起拍价300万元,这是北京首家被拍卖经营权的医院。当时正值社会办医浪潮兴起之时,据媒体报道,有10余位竞买者对该项目表示感兴趣。

但如今的民营医疗已经不复当年光景。

据庄一强回忆,在资本对医院投资最为狂热的时候,他一天要接到10多个咨询来电,但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事实上,近来在公开平台上招募投资人或拍卖失败的医院并不罕见。

10月27日,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捷尔医院)的举办者相关权益在阿里资产·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起拍价8.18亿元,评估价17.98亿元。该医院是全国首家混合所有制医院,由重庆瀚新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和重庆重医大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建立。此次拍卖吸引了超过1万人围观,但第一次拍卖因无人报名和出价已经流拍。

第二次拍卖原定于12月2日进行,起拍价6.54亿元,较一拍起拍价下降约20%,但目前也已经被中止拍卖,原因是“疫情严重,拍卖标的起拍价金额巨大,可能影响部分买受人正常参拍”。

就算进入了破产清算拍卖程序,医院也难寻接盘手。

2022年1月12日,焦作同仁医院整体拍卖在阿里资产·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焦作同仁医院成立于2013年,是经河南省卫生厅批准的一家按照三级标准建设的综合医院,占地100余亩,规划床位多达1800张,此次拍卖起拍价约3.8亿元,但最终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数天后的1月18日,河南省焦作市山阳区人民法院认为,焦作同仁医疗实业有限公司(即焦作同仁医院母公司,下称“同仁医疗实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正式裁定受理同仁医疗实业的破产清算申请。

阿里资产·司法拍卖平台显示,从10月29日起至今,同仁医疗实业名下的土地、房屋、在建工程、对外投资机器设备已经先后3次公开拍卖,但均以失败告终。第4次拍卖原定于12月3日进行,起拍价也从最初的4.40亿元降至2.64亿元,但受疫情影响,拍卖也已经暂缓。

“拍卖不成功的原因,一是定价太高了,买家认为医院不值这个价格。另一个原因则是,买家已经对这个赛道失去了信心,对医院未来的盈利没有预期,即使价格很低,也不愿意接手,担心接手的是个烂摊子。”庄一强对时代财经分析道。

巨头“抄底”

民营医疗没有前途了吗?资本或许并不这么想。在这个行业寒冬里,仍然不乏愿意为了医疗赛道一掷千金的大资本。

11月13日,由家电巨头美的控股投资创办的和祐国际医院在佛山举行了主体建筑封顶仪式。和祐国际医院的投资规模超过100亿元,是一家按照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和国际质量认证体系标准进行涉及的大型非营利性综合医院,规划用地386亩,总建筑面积达58万平方米,规划床位1500张。

无独有偶,字节跳动旗下医疗品牌小荷健康近期也完成了对高端私立妇儿医院美中宜和的收购。据媒体报道,此次收购作价约100亿元。

一名从事医院转让中介服务的行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市面上的买方以专业的上市公司、国企央企、集团公司等资金实力较为雄厚的企业为主。

杨锦玉也指出,目前大量的投资机构都在观望医疗机构交易市场,资本们对优质的医疗机构仍然感兴趣。以医美机构为例,虽然挂牌转让的医美机构数量很多,但医美领域转让的成功率也较高。

“市场上成交比较多的医疗机构类型依次是,医美机构、口腔机构、中医机构,另外康养市场的需求也在逐步增加。因为医院运营的牌照和资质并不好拿,特别是在北京、上海等城市,因此一线城市的优质医疗机构依然十分抢手。”杨锦玉对时代财经表示。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官网显示,今年11月,该院与恒瑞医药、新光维医疗、联影医疗、微创医疗机器人4家知名企业开展合作。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是中国最早成立的省市级妇幼保健院之一,与之合作的企业也均是业内头部企业,因此相关活动吸引了众多投资人关注。

随着大资本“跑步进场”,医疗机构行业的并购规模化、垂直整合的趋势也越发明显——虽然交易频率下降,但并购规模正在扩大,垂直的专科赛道仍然受到青睐。

以民营眼科医疗爱尔眼科(300015.SZ)为例。爱尔眼科11月30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26家医院的部分股权。此次大部分的标的医院均为地级市和县级基层医疗机构,分布在全国18个省份,这也表明了爱尔眼科的扩张速度不仅没有放慢,还进一步对地区资源进行整合,加强了爱尔眼科的规模效应和品牌优势。

普华永道9月4日在服贸会上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医疗健康行业并购交易趋势》显示,2022年上半年交易较去年下半年总额有所下降。但医院及诊所交易仍保持一定活跃度,以控股型收购为主,平均单笔披露交易金额上升至超3亿元。专科医院及连锁诊所的“规模化”“连锁化”并购仍在持续,超7成医院及诊所类交易为专科医疗机构交易,眼科、口腔、康复、辅助生殖、妇幼、中医等领域受资本关注。

泰合资本指出,中国医院行业将进入“横向扩张+纵向延展”兼具的行业整合阶段,可以称之为“Roll-ups”的整合式收购,即区域连锁集团整合为全国医疗集团,产业链上下游纵向整合,其目标都是为了扩大规模、在全国范围树立品牌,以及通过协同降低管理成本,创造规模经济。

(责任编辑:CF013)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智能驾驶测试平台赛目科技递表 华为入股近三年盈利持续下滑

12月30日,北京赛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光银国际为其独家保荐人。...

来源:财联社

资本大佬争赢春节档电影市场“开门红”

1月2日,电影市场元旦档以超5亿元的总票房走向尾声,出品方与发行方也逐步将工作重心向下一个关键档期——春节档转移。...

来源:北京商报

7场同频抢流量 跨年晚会如何吸金

截至1月2日,包括央视、湖南卫视、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江苏卫视、北京卫视及B站在内的7台跨年晚会收视成绩均已出炉。...

来源:北京商报

复苏的三亚旅游业:尚未恢复至疫前水平

在经历了放开-阳康-复苏后,三亚的旅游业正朝着疫情前的“火爆”越走越近。...

来源:北京商报

创新医疗自曝家丑 建华医院多项支出不明拖累公司业绩

创新医疗总裁马建建在沟通会上表示,目前正积极的与银行之间沟通,包括尽快归还强行划转的募集资金和为建华医院解决债券问题等,同时公司希望建华医院...

来源:中国经济网

创新医疗亏损逾4000万 名董监事称无法保证报告真实

”李小龙表示,还有多处支出情况都是以前未曾见过的。比如有500多万元的健康咨询费,其中400多万元是支付给两家成立才一两个月的咨询公司;还有...

来源:中国经济网

医药业转型提速 创新发展添彩“健康中国”

与2018年6月底比较,公立医院减少180个,民营医院增加1760个。 自主创新 添彩“健康中国” 在政策的大力推动和引导下,创新成为新一轮...

来源:中国经济网

北京东区儿童医院疑难病症“专家库”落地 可预约专家进行会诊

例如泌尿外科可预约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研所的专家出诊;儿童精神及心理科可预约安定医院、北医六院的专家出诊。 资料显示,北京东区儿童医院201...

来源:中国网财经

出生证公开出售!医院管理漏洞百出工作人员监守自盗

一般来说,婴儿出生后,产妇必须要有真实的住院手续与病历,医院才能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出生医学证明,竟然会在网上公开出售...

来源:央视财经

小股东投资医院倾家荡产?民营医院“黄昏已至”

华龙总医院事件折射出的是民营医院集体面临的行业困境。 现实里的商战剧情又一次突破了编剧们的想象。 8月31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公安...

来源:时代财经

停业、破产、欠薪…年注销数百家,大批民营医院倒在这个寒冬

虽然民营医院数量“倍杀”公立医院,但民营医院却从未成为我国医疗行业的主角。有多少民营医院倒在了疫情的寒冬?...

来源:时代在线

起底 “西安孕妇事件”涉事医院:去年营收近8亿元

2011年,西安高新医院经营性质由非营利性变更为营利性。...

来源:蓝鲸财经

北医三院“天价”殡葬费?监管部门:将成立联合调查组

4月8日,媒体曝出“北京某三甲医院收取天价殡葬费”舆情后,北京市市场监管执法总队会同海淀区执法大队立即出击,当天上午即赴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太平...

来源:民政部微博

欠薪、破产,一年亏掉1300亿!2000余家民营医院卷入倒闭潮

民营医院上市公司业绩下滑只是疫情下医疗机构困境的冰山一角。...

来源:时代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