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产经 > 正文

联想要誓死打赢的保卫战 背后是怎样的真相与博弈

2018-05-17 09:19:25    《财经》杂志  参与评论()人

“双方都回避谈短码投票,看上去都在避重就轻,这让我反而怀疑联想。”一位资深IT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随后几天,微信平台上《联想,你也配自称“民族企业》等抨击联想“卖国”的文章不断发酵。

这些舆情激发联想的强烈反应。5月16日一早,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一封名为《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亲笔公开信在各大社交网络“刷屏”。柳传志在该信里还原了“5G信道编码投票”中联想的行为,称“联想的投票原则没有问题,执行也没有问题”。

柳传志还透露他与华为创始人兼董事任正非就此事通过电话,任正非对他表示“联想在5G标准的投票过程中的做法没有任何问题,并对联想对华为的支持表示感谢”。

5月16日下午,联想官方公布《关于联想在3GPP 5G信道编码国际会议上投票的简要事实经过》,完整回顾了三次投票经历,第一次明确向公众表示该公司在“Polar码用于数据信道短码”上投了赞成票。

5G标准博弈的是什么

与其他行业不同,移动通信行业对网络前后的一致性和设备间切换的便捷性要求极为苛刻,运营商不愿意承担因设备对接不畅而产生的高额维护成本。

第一代和第二代移动通信标准,中国一度采取了以市场换技术的策略。欧美7个国家的8大公司几乎控制了整个全球市场,标准在其他国家手中,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移动个人用户,但中国企业没有任何主动权,最终结果是技术没换到,市场也放了出去。

时任3G无线传输技术评估协调组组长曹淑敏曾在多个场合呼吁,每一个标准背后,都是一个国家的利益。要改变这种窘况,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掌握标准。

但当时中国在2G技术上几无积累,只有少数科研机构做了零星的跟踪研究和模仿。一位当时代表中国派驻国际电信联盟的电信业资深人士曾告诉《财经》记者,当时,中国代表在国际电信联盟的各种技术会议上只能坐在一个角落,“见人笑一笑,会上睡一觉”。

1998年的3G标准征集是中国角逐国际通信标准的起点。当时,顶着国内诸多关于中国“能否玩得起这个游戏”的质疑和争论,1998年1月的香山会议,时任邮电部科技委主任的宋直元坚决地拍了“玩”的板。2000年5月,中国提交的TD-SCDMA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正式确定为第三代移动通信国际标准之一。

关键词:华为Polar联想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