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经济要闻 > 正文

姜超:2019年传统基建投资补短板,人工智能等新型基建是亮点(3)

2019-01-23 17:54:08    第一财经  参与评论()人

而融资平台的非标融资是自筹资金波动较大的部分。由于地方政府承担的基建投资规模往往大于当年的财政收入,因此许多地方政府会利用融资平台进行融资以弥补基建投资资金不足的问题,而其中包括非标融资和发行城投债。由于城投债的发行限制更为严格,前几年非标融资是城投公司主要的融资途径,占自筹资金的比重接近一半。但是2018年以来非标融资规模持续萎缩,反而成为自筹资金来源的拖累。

展望2019年,城投公司的非标融资仍然会保持萎缩,但是减少幅度不会进一步扩大。前面已经提到,2018年基建投资增速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城投平台的非标融资规模萎缩,但是目前非标融资减少规模相比于2018年初高点已经有所缓解。在金融监管整体不发生大改变的情况下,2019年非标融资规模大概率仍会进一步下降,但是预计下降幅度有可能缩窄,因此非标融资萎缩对基建投资的拖累会边际改善。

而城投公司其他融资渠道扩张幅度有限。2018年城投债发行规模稳中略升,但是由于到期量较大,全年净融资规模在0.6万亿元左右。由于城投公司大部分属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而我国针对地方举债的规范日益加强,受此约束,融资平台的城投债和商业贷款增长幅度都有限,我们预计2019年城投债净融资规模可能小幅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置换债规模大幅下降将制约城投举债的腾挪空间。2015年启动的地方政府置换债主要用于偿还地方融资平台当年到期的债务。由于融资平台相当一部分融资就是用于偿还旧债,在总融资规模不变的情况下,地方政府发行置换债相当于帮助融资平台腾挪新的债务融资空间。但是根据政府计划,本轮对融资平台的债务置换在2018年全部完成,也就是说2019年融资平台的到期债务需要自己偿还,这无形之中会挤压用于新的基建投资的资金规模。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