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小米系九号机器人下周赶考科创板,巨额负资产清零

2020年06月05日 14:40 来源:科创板日报
分享: 微信

《科创板日报》(记者王平安)讯,6月3日,小米生态链企业九号机器人有限公司(简称“九号机器人”)更新了科创板IPO的第三轮问询回复。

此轮问询与之前两轮问询稍有不同,交易所对VIE架构、产品上路禁止等问题展开询问,而此前重点问询的巨额负资产、净利润巨亏问题仅简要提及。

公开资料显示,九号机器人注册地为境外,为代步、移动服务机器人制造商,公司属红筹架构企业,且存在投票权差异及VIE架构等公司治理特殊安排,其存托凭证(CDR)发行上市申请于2019年4月17日获得上交所受理,6月12日,将接受发审委上会审议。

报表亏损与经营盈利

申请获受理至今的一年多时间,九号机器人的负资产与亏损问题始终受到关注。

九号机器人提交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6至2018年,九号机器人净利润分别为-1.58亿元、-6.27亿元与-17.99亿元,净资产分别为-7.20亿元、-12.65亿元与-32.30亿元,在巨额亏损与负资产影响下,截至2018年底,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31.1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87.28%,每份CDR对应净资产为-11.80元。

对此,九号机器人解释称:“公司净利润存在大额为负的情况主要是由于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会计处理造成,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收入和业绩持续增长,整体评估价值上升,导致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公允价值相应上升,使得各期分别形成公允价值变动损失2.12亿元、5.89亿元和23.53亿元。”

《科创板日报》记者翻阅九号机器人招股书发现,九号机器人在A1轮、A2轮、A3轮、B轮融资中,均采用优先股融资方式,C轮采用优先股+可转债方式融资。优先股包含恢复权,即九号机器人在上市前将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若上市失败,已转换的普通股会转回优先股,而公司对优先股负有赎回义务,故优先股被视为九号机器人的金融负债,影响其资产负债表。可转债则被视为债权,但其也被划分为公允价值变动而计入当期金融负债。

关于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亏损,中财国际教育财税讲师王玉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普通的股权投资大多是引进资金稀释股权,并不会产生负债,而优先股与可转债的融资方式,在引进资金同时,会使企业背负一定的金融负债,随着企业市值增长,优先股的回购成本增加,以及可转债价值变动,都会产生一定的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不过,这一问题在最新提交的招股书上会稿中得到了部分解决,九号机器人称:“根据董事会决议,部A-1轮、A-2轮、A-3轮、B轮、C轮优先股股东持有的优先股股份全部转为A类普通股股份,并于2019年6月27日作为权益工具进行核算,故2019年6月30日之后的会计期间公司将不再受到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影响。”

在新核算方式下,九号机器人2019年金融负债清零,而2018年金融负债为43.03亿元,受此影响,股东权益从2018年的-32.30亿元跃升至21.21亿元。另外,由于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从23.53亿元削减至5.93亿元,净利润也从2018年的-17.99亿元提升至-4.59亿元。

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九号机器人的业绩其实要优于报表业绩。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9年,扣除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为-776.31万元、9686.25万元与1.52亿元。

平衡车、滑板车为主营产品

虽然负资产与亏损问题部分解决,但公司产品定位等问题仍然存在。

公司自称“专注于智能短交通和服务类机器人领域,为代步、移动服务机器人制造商”,但其主营产品为电动平衡车与电动滑板车,智能服务机器人仅占营业收入的0.31%。

小米系九号机器人下周赶考科创板,巨额负资产清零

(九号机器人招股书中各产品品类收入情况介绍)

对于公司是否为机器人生产企业,九号机器人解释称:“电动平衡车被国际与国内标准化组织定义为机器人范畴,并且权威机构中国电子学会已将公司列为智能家用服务机器人活跃企业,但公司两类主要产品智能电动平衡车、智能电动滑板车仍与大众认知的可独立运作、无需人为干预的智能机器人产品存在差异。”

记者翻阅九号机器人官网发现,公司的智能电动平衡车与智能电动滑板车的智能功能或体现在手机控制一键锁车、定速巡航、限速调节、社交等功能。

除机器人定位是否合适外,九号机器人还面临产品上路禁止的窘境。

在招股书上会稿中,九号机器人风险提示环节特别提示了“国内政策全面禁止平衡车、滑板车上路的风险。”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规定,“滑行工具”不具备路权,不能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更不能驶入机动车道,只能在封闭的小区道路和室内场馆等地方使用。国内部分省市已针对平衡车、滑板车上路出台了明确的禁止性条款,如北京市规定“在道路上使用动力装置驱动的平衡车、滑板车等器械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扣留器械,并处200元罚款”。

关于上路禁止的风险,九号机器人公司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出台平衡车、滑板车禁令的只是部分省市,国内大部分省市还是没有出台禁令的。”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腾讯被骗千万元广告费,只能自认倒霉?

围绕腾讯与“老干妈”千万元广告费之争。腾讯最新回应称,“一言难尽,并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以1000瓶老干妈为礼品征求类似线索。”舆论从...

来源:新华网

京东数科拟赴科创板IPO:刘强东系大股东 估值接近2000亿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拟赴科创板上市,四家券商与公司签署了辅导协议。据悉,京东数科目前估值已接近2000亿元。...

来源:中华网财经

半年股价翻倍且市值超2000亿美元 特斯拉有何魔力?

今年1月22口,市场还在欢呼特斯拉市值首次超1000亿美元;在经历全球性的新冠疫情冲击,绝大多数行业都哀鸿遍野之际,特斯拉却是领先于大盘触底...

来源:财联社

“天企”大战:企查查索赔500万,天眼查要反诉

6月30日消息,针对6月29日下午企查查发布《关于起诉天眼查不正当竞争的公告》,天眼查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布《致友商“企查查”的一些建议》进行回...

来源:观察者网

少则1元多则百元 明星隐私买卖到底有多疯狂?

调查发现,不只是朋友圈,包括明星的个人行程、宿舍地址、通告单,甚至手机号、微信号等更为私密的信息,均成为牟利的工具,价格少则1元,多则百元,...

来源:北京商报

​触手主播自述:一年挣不到10万 违约金几百万

张小臣在B站以《亲身经历曝光国内最无耻的直播平台》为题自制视频,曝光触手直播拖欠工资、修改折现方式,并将主播流水单方面提高等行为。该视频发布...

来源:北京时间

海康威视大股东十年减持22次 能否找到核心竞争力?

据了解,此次减持是龚虹嘉近10年间在海康威视的第22次减持,此前其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21次减持海康威视股份,合计套现约146亿元。未来,海康...

来源:蓝鲸财经

字节系新动作:投资自有IP平台 抢占内容战场主动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字节跳动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家对外投资公司——北京鼎甜文化娱乐有限公司。鼎甜文化旗下有甜悦读、瓜子小说...

来源:财联社

美光预计下半年消费电子需求低于预期 重心转向IDC

存储芯片及存储解决方案提供商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 Inc .)周一表示,预计下半年智能手机及其他消费电子产品的需求低...

来源:财联社

因长期拖欠腾讯广告费 老干妈1624万元财产被查封

腾讯请求查封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腾讯方面表示,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广告,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

来源:中华网财经

用户上传《我不是药神》纯音频 B站被判帮助侵权

6月29日,记者从北京互联网法院得知,因用户在bilibili网站上传《我不是药神》电影的纯音频,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被优酷信息技术(北...

来源:北京商报

背靠中金腾讯“富二代” 金腾科技能否乘风破浪

从股东结构、注册资本、人事任免、业务方向等方面来看,金腾科技可谓来势凶猛,但因背靠中金、腾讯两大金融、科技巨头,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金腾科技未来...

来源:北京商报

百余家广告商抵制 Facebook慌了 股价大跌8.3%

扛过了疫情的冲击,Facebook却没能躲过另一只黑天鹅的突袭,就在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思种族歧视浪潮愈演愈烈之际,Facebook...

来源:北京商报

董事长“吃人不吐骨头 ”?恺英网络遭股东实名举报

在恺英网络遭遇内忧外患之际,一篇股东实名举报的文章指控,恺英网络现任董事长金锋不断动用不明来源资金,使用非法手段背后推动恺英网络对外质押的股...

来源:北京时间

曹操出行跨界做同城配送生意,能否讲出新故事?

近日,曹操出行副总经理庞博表示,公司将开始涉足包括外卖配送在内的各类同城即时配送业务。不过,在已十分拥挤的同城配送赛道上,曹操出行这种一次一...

来源:蓝鲸财经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