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华财讯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智慧家

6万研究生去送外卖:渴望打一场翻身仗,从没想过留下来

2022年07月14日 17:26 来源:时代财经
分享: 微信

当外界还拿着苦力活的标签定义外卖骑手时,这里已经悄悄成为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近期,河南一外卖骑手在送餐途中收到了上海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引发广泛讨论。根据美团骑手报告称,美团注册骑手中,有6万研究生以及17万本科生。

在时代财经的采访中,本科女大学生悠悠的电瓶车,不知不觉骑行了上万公里,入学前的暑假,她攒下了第一笔生活费;考上青岛大学的准研究生王茂也是在送餐路上拿到了录取通知书;随时面临职业危机的白领李辉和吴波,想靠送外卖抵御风险;住在北京的小超多次偶遇电梯间埋头背单词的外卖骑手。

他们不像是被生活压弯了腰的中年人,眼睛里还闪烁着向上的希望。

不过,大多高学历外卖员更像是行业里的“局外人”。他们往往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短暂融入到百万骑手的队伍中,外卖不是他们人生的终点,而是短期停靠的港湾,等找到下一个支撑点后,就会返回原来的轨道。

大学生兼职的第一站,跑了上万公里

下午3点半,悠悠刚跑完一趟订单,送餐箱里的5份外卖已准点送到客户家中,这是悠悠送外卖的第三个假期。

去年6月,悠悠刚考上大学。告别了高三的重压学习节奏,她反而无法适应突然闲下来的日子。悠悠生活在山东三线城市,当地的主要产业是轻工业,离家10公里内,有着大大小小的工厂和流动的工人群体。

对于悠悠来说,进工厂还是做骑手,似乎是一个不需要犹豫的选择题。“当骑手很自由,可以支配自己的工作时间,而且收入要比工厂高得多。”在这之前,悠悠在奶茶店打过零工,受够了干站一整天、操作单调重复的工种。

考虑不到一周,悠悠很快在附近的站点报了名,并且找到了一批同类,他们也都是在假期挤进外卖体系的学生。后来,悠悠打听了一下,仅仅是他们班就有三分之一的同学选择送外卖。

起初半个月,悠悠勉强维持着女大学生的“体面”,开工前,她都要花费半个多小时化妆,再用太阳帽、冰袖、防晒衣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稚气未脱的眼睛。一眼望去,悠悠是整个站点最特别的存在。

打脸来得太快。开工第一周,外卖生涯就给悠悠来了个下马威。她连续被无数陌生电话催促;因为不熟悉路况,在小区里绕了三圈都找不到目的地;为了减小差评率,面对客户的责难,悠悠只能默默忍着不说话。

找不到商家、找不到客户、无止境的沟通成了压在悠悠身上的三座大山,她的起步阶段一点也不轻松。渐渐地,悠悠卸下了所有的包袱,素颜上战场,回到家后,她对着手机地图研究站点周边小区的排列状况,非用餐高峰期,则打开英语单词app,一遍遍地和四六级单词较劲。

每月1000单,悠悠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这也是站点外卖骑手的一个分水岭,意味着她能挤进站点前50名。悠悠连续两个月保持着50名内的战绩。假期结束后,悠悠的行程距离超过一万公里,攒下了1万5的“巨额”小金库,足以撑起大学第一学期的所有开销。

王茂在送餐路上,收到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签收完毕后,他又接着送餐。和悠悠不一样,王茂送外卖的目的纯粹是体验生活,他不会给自己定太多目标,每趟最多送三单,从未触碰过超时的警戒线。

闭关考研的那段时间,王茂杜绝了大多数娱乐活动和网络社交,他时常觉得自己活在真空中,失去了对生活的感知。他在路上碰到过不少年轻的面孔,有一次,他和一位骑手闲聊时,得知对方收到了头部985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王茂向时代财经坦言,比起放纵挥霍入学前的假期,骑手的工作反而能让自己心定下来,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社会群体,算是接触社会的第一通道吧。

“干这一行,与学历关系不大,最重要的是情商高,会处理人际关系。”某一线城市站长向时代财经说道,每年假期,站点都会迎来一批在读大学生,但是到了第二年、第三年,就很难再看到熟悉的面孔。

7年程序员兼职跑外卖,只想换一种活法

李辉和外卖骑手的交集始于去年12月,他是郑州成人教育培训的一名老师,从当地的一所一本大学毕业已有4年,平均每个月的收入超过1万元,当时受新冠疫情影响,线下教培行业陷入停滞,李辉处于半失业状态。

除了日常开销,李辉还要支付一笔5000元的房贷,每个月的固定开销接近8000元。入不敷出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月,李辉第一次觉得,生活的困境离自己那么近。

事实上,早在一年多前,李辉就动了送外卖的念头。相比K12教育,成人培训师的工作不算忙,每天6点下班后,留给李辉的是大把可支配时间。真正行动起来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正是半失业的窘迫,引爆了李辉“搞钱”的斗志。

对于自己的新身份,李辉并不藏着掖着,除了父母,他没有刻意隐瞒过其他人。在李辉看来,无论是考公老师,还是外卖骑手,都是靠自己本事吃饭,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众包骑手很自由,而且我们没有固定的社交圈子,不会有人拿异样的眼光端详你。”

于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李辉,渴望靠送外卖打一场翻身仗。

开工的第一天,李辉开始在社交平台上记录每天的单量和收入,当天只接了三笔订单,过了半个月李辉的订单量才有了质的突破。收入涨幅的背后是送餐各个环节的提速,因为着急送单,李辉的手机时常从兜里掉出来,屏幕碎了一大片。

今年夏天,李辉的主业工作终于恢复正常,但他不想放缓“搞钱”的速度。李辉制定了一份严格的跑单执行标准,午休时间让出2个小时,下班后跑5个小时,这样下来,他一天跑单的收益能覆盖掉至少两天的开销。

看起来,高学历人群送外卖是万般无奈的选择,但对部分人来说,兼职外卖是想“换个活法”。

2022年,程序员吴波坐上了项目主管的位置。从最初的月收入4500元到突破3万元,吴波用了7年,一路从一家不知名的小型创业公司,到最终敲开了医药上市公司的大门。

随着收入水涨船高,吴波反而有了紧迫感。虽然自己的职业生涯还处于黄金期,但是却见证了行业最后的余晖:去年年底,几乎所有大厂都在裁员、缩招,程序员不再是行走的万能药。

焦虑的情绪在公司里蔓延开来,他身边的大多数同行会悄悄接私活,靠着一个项目2-3万元的收入,增加每年的储蓄资本。

一线城市的程序员有明显的鄙视链,除非个人能力异于常人,只有985、211的毕业生才能挤进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美团的核心岗位,普通本科生即便积累了一身本事,也很难争取到机会。吴波觉得,自己能走到这步,已经够到职业生涯的巅峰。

吴波也接过几次外包,收益很不错。但几经犹豫,他决定想换一种生活方式,拒绝上班、下班以及周末都被代码填满,选择每个月赚5000元的外卖辛苦钱。“虽然骑手是一份苦力活,但至少能让你换个环境,接触不一样的职业的人,穿梭在城市各个街巷,或许能找到一些生活的灵感。”

尝试“破解系统”,不愿意被支配

高学历的光环,让这批骑手能有意无意地避开系统设定的“坑”。北大博士陈龙,为了做学术研究,做了长达5个多月的骑手,发现平台通过数字“治理”着上百万的骑手,就像隐形的杠杆一样,高效地平衡着平台的运力和需求。

每天开工前,李辉都会祈祷自己能被系统眷顾,运气好的时候,他时常收到客户的跑腿费,只要顺路帮忙捎点东西,就能拿到一笔小费。然而,糟心的事情往往更让人印象深刻,有一次赶上送餐高峰期,李辉一口气接了7、8单,其中一单写字楼的订单,让他等了30分钟的电梯,导致剩下的订单全部超时,他只能一遍遍地给客户道歉。

从那之后,李辉不再迷信系统提供的路线。高峰期间,他会梳理接到的订单,做一遍评估,哪些商家出餐快,哪个地段送餐快,经历过电梯事件后,李辉往往把城市CBD大楼的订单放在最后。

李辉总结了一套规律:饿了么的算法不如美团极致,拿到的订单分布比较散,但是单价普遍会比美团要高一些。

让李辉受不了的是,在一路奔波的过程中,时不时挤进后台的拼单,它们往往距离现有订单收货点很近,但价格会压缩到最低。“上次连着送了四单外卖,平均价格只有2.7元,我也想拒绝这些性价比低的订单,但是拒绝了之后,骑手的个人评价会大折扣。”

跑外卖两周后,王茂发现了平台的“漏洞”。

每逢恶劣天气,后台系统会抬高骑手的跑单价格,这是所有骑手不愿意放过的赚钱机会,但也是事故高发时段,遇到小雨还能躲过一劫,真正暴风雨来临前夕,只有真正讨生活的骑手才会冲进暴雨里。

今年6月,下了好几场暴雨,王茂察觉到,系统的临时定价往往会延后一个小时,他仿佛抓住了生财之道,靠着高单价的黄金一小时,王茂一口气赚了60元,同时也避开了地滑、摔跤的风险。

送餐途中,吴波能看到一座城市明显的人流变化,甚至能最快捕捉到新消费的高地在哪里,哪个位置又开了一家网红店,年轻人追赶的下一个热点在哪里。在他看来,任何一个风口,都蕴藏着自己未来人生的可能性。

等待出餐的窗口期最为难熬,小小的外卖档口,经常挤着10来名骑手,他们扯着嗓子,不断催促着后厨的商家。吴波没有闲着,他开始留意上海所有网红门店的外卖单量。

“有几家门店一天能有400以上的销量,或许可以提前在老家开一个创业项目。”吴波把外卖生涯看作是宝贵的社会实践调研。

在各项不确定性因素堆积下,对高学历人群来说,送外卖成了一份既能维持生计又有自由时间的折中方案。大多数受访者向时代财经坦言,自己就像这一行的潜伏者,其实在等待更好的机会,他们都相信自己会挺过尴尬期,“这段送餐日子不会持续太久”。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CF017)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消失”109天后李佳琦低调回归,直播间产品卖到断货

9月20日晚19点,“消失”109天后的“直播一哥”李佳琦低调回归,在直播间进行复播首场“为国货打CALL”。...

来源:时代财经

中国最富的三个女人争抢首富之位!她白手起家,公司营收超过华为、联想

从房地产行业到石化行业,中国女首富的变动折射时代产业发展变迁。...

来源:时代周报

中储棉原董事长谷玉有接受审查调查,已退休四年

据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监察委员会消息: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谷玉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

来源:中纪委网站

光大控股创业投资与新能源基金部董事总经理马伟接受审查调查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创业投资与新能源基金部董事总经理马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光大集团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合肥市...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国开证券原总裁侯绍泽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银行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纪委监委消息:国开证券原总裁侯绍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开发...

来源:中纪委网站

网球天王费德勒将退役!身价曾力压C罗梅西,吸金超10亿美元

9月15日,费德勒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将于下周在伦敦举行的拉沃尔杯后退役。但其同时表示,自己未来还会打网球,但不是在大满贯或巡回赛中。...

来源:时代周报

雷军卸任!自曝:37岁就财务自由,40岁却一事无成?

​“我大概是在37岁,带领金山已经完成了IPO,也财务自由了。”近日,雷军在央视网纪实访谈节目《云顶对话》第二期节目中表示,自己彼时半退休了...

来源:北京商报

重庆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胡君烈接受审查调查

据重庆市纪委监委消息:重庆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君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中纪委网站

恒天九五重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唐蕾接受审查调查

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恒天九五重工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唐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纪委纪律审查和长沙...

来源:中纪委网站

沈阳物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戈接受审查调查

据沈阳市纪委监委消息:沈阳物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刘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中纪委网站

中储粮安徽分公司原副总经理胡群被“双开”

据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消息:日前,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安徽省监察委员会对中储粮安徽分公司原党委常委、副总经...

来源:中纪委网站

中国印钞造币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原副主任胡林华接受审查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监察组、河北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印钞造币集团有限公司工会原副主任、群众工作部原主任胡林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来源:财联社

七冶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王生光被提起公诉

近日,七冶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生光(正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遵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遵义市中...

来源:高检网

伦敦桥倒塌!回顾英女王一生: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书

据最新消息,高龄96岁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英国当地时间周四(8日)驾崩,查尔斯王子作为王储自动成为英国国王。...

来源:财联社

夫妻双双辞任!潘石屹与SOHO中国作别?初代地产人缓缓落幕

2022年9月7日,潘石屹彻底淡出了一手创立的SOHO中国。作为地产行业的明星老板,潘石屹身上有着诸多标签,万通六君子就是其一。...

来源:时代周报

媒体调查:外卖平台花样多 消费者越“算”越浪费

仓廪实,天下安。党的十八大以来,各地各部门深入贯彻执行反食品浪费法,采取有效措施,推进“光盘行动”,大力整治浪费之风,“舌尖上的浪费”现象有...

来源:新华网

打车减少外卖增多?2021年国内共享经济交易规模超3.6万亿

后疫情时代,共享经济规模稳中有升。...

来源:新京报

最高法:外卖平台未尽审查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近年来,外卖餐饮行业蓬勃发展。网络外卖订餐的优势在于其便捷性、高效性,大家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到美食。然而,实践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的入...

来源:蓝鲸财经

年轻人逃离工厂去送外卖?先进制造业应成为劳动者就业主渠道

“年轻人去工厂,还是去送外卖,实际上并无太多区别。年轻人逃离工厂去送外卖,看似是低技能劳动者的主动选择,实际上又是他们的唯一选择。无论是对互...

来源:新京报

4月起这些新规将实施 涉及驾驶证、退税、外卖等

4月1日起,一大批新规将实施,涉及驾驶证记分规则、共享单车、留抵退税、外卖,等等,来看看哪些与你息息相关。...

来源:新华网

事关退税、工资及外卖 4月新规与你息息相关

4月1日起,一大批新规将实施,影响你我的生活。其中,大规模留抵退税政策正式实施,四地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北京外卖须“贴封条”等新规定。...

来源:北京商报

骑手送餐致残,饿了么称不存在雇佣关系拒绝赔偿,法院这么判

一名“饿了么”骑手因凌晨送外卖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其伤残,该骑手起诉“饿了么”平台索赔,“饿了么”则表示与该骑手之间并不存在雇佣关系,拒绝赔偿...

来源:中华网财经

“五一”小长假外卖平台订单增长约三成,预制菜、家庭套餐热销

其中,饿了么外卖订单“五一”期间增长两至三成;美团外卖5月1日至3日餐饮外卖订单同比增长超三成。...

来源:新京报

“囤菜潮”下的预制菜,究竟是超级风口还是虚假繁荣

近期,外卖及电商平台的预制菜销量均有显著提升,而预制菜概念股也持续升温,这一赛道再次爆火出圈的现状已不容忽视。不过,对于预制菜的未来发展前景...

来源:蓝鲸财经

外卖配送链上的他们:单日送出100单,分拣走了3万步

北京疫情期间,外卖骑手赵德飞挑战自己的送单极限,完成了他做骑手以来第一个单日100单的纪录。 ...

来源:新京报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