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消费 > 正文

PUA中毒者:第1年与40人发生关系 颜值身材即标准(2)

2018-10-11 09:50:47  北青深一度    参与评论()人

 ▷吴茗后来才知道,自己的症状是“反PUA中毒”

▷吴茗后来才知道,自己的症状是“反PUA中毒”

反PUA“中毒”

“我想杀了他。对,那一刻,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想与他同归于尽,与他们同归于尽。”26岁的吴茗至今都觉得那些日子是她出生20多年来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时间回到2014年,因为做兼职,吴茗第一次见到了李坤,那时候她并不知道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生活在“因为爱情”的伤害中,相反,那一刻她因为李坤的微笑动了心,“当时他笑的就是很温暖,很阳光的,所以第一眼对他就很有好感。”瘦瘦高高,戴着眼镜,1.78的身高,看起来很斯文。

当时的活动是在南宁一所大学的多媒体教室中,因为位置比较偏,吴茗一直找不到会议室,李坤是她们的小主管,一直在电话里指路。在绕了很久之后,她终于看到李坤,他站在多媒体教室门口,冲着她微微一笑。

两人更多的交集是从2015年1月份开始,李坤有时候会请吴茗吃饭,即使她拒绝,李坤也没有再坚持,“那个时候在我看来,觉得他应该是不好意思。但现在想想,就是他在广撒网,只是我自己对他本来就有好感,所以上当了。”

两人正式确认男女朋友关系是在2015年4月份。

“五一回家吗?”

“不回。”

“在南宁陪男朋友吗?”

“男朋友是什么?”

“你过来,言传身教。”

李坤的一句“言传身教”让吴茗的心里乱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天后,吴茗把心里的疑问发了出去,得到的答案是当时的吴茗希望的:做他的女朋友。

直到9月份,吴茗开始发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李坤经常会当着她的面和其他女孩子打电话,七夕情人节的巧克力,李坤也不止买了一份,她偶然间在李坤的电脑里发现了他和其他女孩的亲密合照,还有PUA群里来来往往的消息,“我看到以后,马上就会想去查更多的东西,看到网上的介绍,脑袋里一片空白,我很难相信他是这样的人,我想着他可能就是碰巧进了这个群而已。”吴茗太矛盾了,她既想找到什么,又害怕真的找到什么。

但是害怕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她翻出来了一张微信聊天记录的截图,时间定格在8月份,那时候她和李坤已经在一起四个月了,他在问一个女孩子能不能做他女朋友。

又一张李坤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亲密的合照跳进了她的视线里,他的手直接放在那个女孩子的胸上。“我就想肯定还是有别人,我意识到他可能不只和我一起,可能还有撩更多的。”吴茗坐在屋子里,哭了一个下午。

她一张张翻下来,云盘里三十多个女生的单人照片,上千张聊天记录截图让她觉得恶心,“他还带我去见过他的炮友,我们三个人还一起吃了饭,当时他说那是他的朋友。”采访的两个小时里,吴茗努力保持着平静。

因为吴茗“多管闲事”,分手也让她陷入了新的麻烦之中。她把截图保存了下来,给里面可以对得上号的人发消息,希望可以揭穿他的真面目,可是“揭穿”他的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谩骂、嘲讽和侮辱接踵而来。

“你就是被人睡了,被人甩了,心里不服气出来败坏别人的名声。”李坤的朋友打电话骂她,难听的话一茬接着一茬。

李坤把她的个人信息放到PUA的群里,不断的有人来加她微信约她出去,甚至打电话骚扰她。她就像中毒了一样,沉浸在一定要揭穿李坤的魔咒里,她咨询律师,想要用法律的途径让李坤付出代价,得到的反馈是根本告不了他,吴茗崩溃了,她恨不得和李坤一起同归于尽。

状态越来越糟糕,吴茗必须和别人待在一起,不能独处,只要遇到一点麻烦,整个人就觉委屈、悲伤、痛苦,甚至很多时候,前一秒还在做着手上的事情,下一秒就情绪崩溃,嚎啕大哭。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身边新出现的情商较高的男生,吴茗都会怀疑对方是学过PUA,即便只是聊聊天,也会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留神就成为对方的“教材”,怀疑家人对自己的爱,怀疑亲密关系本身。

后来吴茗才知道,自己的那种症状是“反PUA中毒”,和王琛那样的“PUA中毒者”一样,他们在尝试走出PUA之后,依然被它啃噬着。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台地方选举候选人高呼"一个大中国" 喊话台当局

    18-10-19 16:27:19台地方,选举候选人,李镕任

    "魔鬼鱼"恐怖复仇!男子垂钓手臂被穿洞不幸身亡

    18-10-18 00:31:51魔鬼鱼,复仇,手臂,垂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