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消费 > 正文

被权健撕裂的中国家庭:妻离子散也拽不回的迷路人

2019-01-11 11:03:39  三联生活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

权健撕裂的家庭:拽不回的迷路人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截至1月7日,已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相关工作正在开展中。

权健编织了一张巨大的暗网,巧妙地遁入法外之地,在那里给疾病者许诺健康,给平凡者制造梦想,给奋斗者提供捷径。信众们朝着这些虚幻的目标踏上征途,有人提前醒悟,有人至今陷溺。

着魔

元旦过后,权健集团位于天津武清的总部异常冷清。周围鳞次栉比的店铺在舆论风暴的席卷下拉下了卷帘门,透过紧锁的玻璃门望到的是一地狼藉,细心的人临走前会在写有联系方式的广告布上捅上几下,使人无法再轻易找到他们。只有店门口没来得及拆卸的招牌告诉来人,他们的生意与过去两周占据新闻头条的权健公司联系多么紧密:永成总店、太阳之家、尚德五号店,售卖火疗毛巾、中医资料、U盘、量子检测仪以及各种示范工具。

被权健撕裂的中国家庭:妻离子散也拽不回的迷路人

天津市武清区权健总部附近森淼道上的小店,店内售卖权健火疗毛巾和其他权健产品。|图:视觉中国

来过这里的人讲述出的热闹和喧嚣似乎已经过去了很远,街道横竖交错围绕着权健的产业基地,在冷冽的寒风中静悄悄的。在“权健道”的一个路口,我遇到了一家还开着门的店铺,一个中年男人正看着收废品的捆绑店内的废纸箱。刚一开口,对方就猜出了我的来意,脸色骤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权健养活了多少人,你们带来了什么?”男人操着外地口音,气得像要发抖。收废品的也在一旁小声附和,说自己收破烂都受了影响。“我不屑于跟你说,那是什么?对牛弹琴!”男人提起刚刚秤完废品的台秤往外走,愤怒仍堆积在发福的脸上。

“对牛弹琴”也可以用来描述23岁的李子君与母亲张燕的对话困境。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讲述了罹患恶性肿瘤的小周洋因父亲相信权健的抗癌产品而中断化疗,最后在痛苦中离世的故事。文章在全网刷屏,掀起了声讨权健的舆论浪潮。李子君看到后迫不及待给母亲打了电话,治死人的事实摆在面前,看这次母亲还怎么辩护。

她们最后在电话里吵了起来,李子君希望母亲不要再“造孽”,张燕则认为女儿听信谣言。电话挂掉后,张燕给女儿转发了权健公司的“严正声明”,声明说,“丁香医生”发布不实文章,恶意诽谤中伤,要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丁香医生”随即回应:“不会删稿,对每一个字负责,欢迎来告。”“丁香医生”网上大战“权健”点燃了网民们的热情,这边,李子君也和母亲杠上了,一有新的“扒权健”的文章就给张燕发去,张燕反手就回一篇“为权健正名”。你来我往,直到1月初,官方宣布已对权健正式立案调查,对权健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嫌疑人刑事拘留,母女俩的拉锯战仍在继续。

李子君是内蒙古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大五的学生,今年夏天结束学习后将成为一名医生。在说服母亲这件事上,这个准医生已经不抱太多希望。权健像一只看不见却无比强劲的手,一把将母亲拽到了整个家庭的对立面,李子君拉扯了10年也没把她拽回来。

他们家在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鲁北镇,做权健之前,母亲在镇上开杂货店,父亲是当地新华书店的收银员,李子君是双胞胎中的姐姐,家里收入不高,但在当地过着还算体面的生活。权健的闯入是在2009年,也就是李子君时间概念中读初二的时候,母亲去镇上已经开张许久的火疗馆回来后说要做权健,家里人不同意。联想到张燕前两年做了一款内衣产品,搭进去五六万,家里人说这些都是传销,骗人的,张燕一听就急。她觉得权健是个证明自己的好机会,没多久把全家赖以生存的杂货店也卖了,一头扎进了权健的事业里。

张燕隔三差五跟着团队出去推销产品,发展下线,聚会到深夜而归,还和其他男人挤在一起坐硬座火车,天南地北地去开会。夫妻俩开始没有休止的争吵,闹离婚。在争吵声中,奶奶心梗发作离世,作为独子的父亲认为是自己没有照顾好老人,愧疚之下搬离了小镇,一个人去了外地。那是在李子君高二的时候,奶奶去世后,父母实际上已经结束了名存实亡的婚姻,只是要等到高中毕业,大人们才告诉了姐妹。

到高中时,原本的小康之家已被母亲掏空,还欠下不少外债,连奶奶葬礼收回的礼金也拿去还了债。在市里上学的李子君每个月最难受的时候就是向家里要生活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母亲开了口,张燕丢下一句:“问你爸要去。”但父亲微薄的工资根本无法长期负担姐妹两人的生活。李子君越想越难受,一气之下,她给母亲打电话说:“你要是再不出来,明天就等着在报纸上看到有一个女生跳楼了。”李子君还让妹妹用同样的话威胁了母亲。但电话里,母亲只是一个劲地哭,叫他们不要干傻事,对于脱离权健依旧没有松口的意思。

李子君和母亲的关系就此降到了冰点,上大学后,她很少再回家,电话也不怎么打。去年,李子君听说母亲已经做到了高级经理,成了团队负责人,足迹遍布南北各个省份,到处有人请她讲课,但难得去学校看她一次,东西都是挑便宜的买,自己随便在路边摊买个煎饼对付。

关键词:

相关报道:

     

    “假药”?“劣药”?药品违法行为将明确界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