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华财讯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智慧家

二手车商仍不放弃,从月入四五万到转行干代驾

2022年06月29日 12:56 来源:时代周报
分享: 微信

【编者按】:我们的生活似乎以2020年为分界线,此后两年多,大到企业主体、小到个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在经济面承压的大环境之下,每一个主体都在谋求改变,哪怕面临巨大的未知,他们都不曾退后。奋力自救,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主旋律;不轻言放弃,成为这个社会里每一单元所能展现的正能量。

2022年6月27日凌晨2点,万籁俱寂,呼和浩特大街上,少有人烟。郭文强把一位醉酒的车主送到了楼道门口,并把车停到了车位里。

郭文强是一位新手代驾,代驾生涯从今年5月份开始,而在3个月前,他还是一位二手车商。

6月28日下午6点,王景东把手机、钱包装进包里,准备关店回家。一整天,尽管他不停的在朋友圈发布二手车广告,但并没有人咨询购车事宜,也没有客户迈入他的门店。

他们的窘境,直接原因是疫情冲击。郭文强开了4年的二手车店终究还是难以为继,而王景东,还在苦苦支撑着,期待市场好转的那一天。

无论是郭文强,还是王景东,他们都是当前众多二手车商的缩影。近日,一条名为“二手车商生意惨淡考虑转行”的词条登上抖音热搜榜,不少二手车商家都通过短视频的方式诉苦,有车商表示自己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惨淡的二手车行情,当地绝大部分车商的库存量都是满仓状态,如果二手车市场没能挺住,自己接下来就要考虑转行了。

2022年以来,全国各地的二手车市场均陷入低迷。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1-5月,全国二手车累计交易量616.86万辆,同比下降10.69%。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有不少二手车店主还在苦苦支撑,也有不少二手车主已经开始谋求新的转型之路。

曾经辉煌的行业

2017年,王景东进入了二手车行业。

“最开始是和一个朋友合伙开店,我的本金不多,能分到的钱也不多。”在经历了1年时间的摸索后,王景东对这个行业有了深刻的了解,2018年,他联合另外一个朋友,两人分别出资100万元,在呼和浩特市亿丰二手车市场二层合伙开店。

亿丰二手车市场共两层,位于呼和浩特市交管所对面,是呼和浩特市最早的二手车交易市场,区别于大众所认知的租赁门店,二手车车店通常是租赁车位。

彼时的二手车行业,还是一片繁荣景象。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度国内二手车累积交易1382.19万辆,同比增长11.46%;累计交易金额8603.57亿元,同比增长6.31%。

在王景东的记忆中,那个时候,每天都有大量的购车人涌入亿丰二手车市场。客流量大,来王景东店里的人也多。王景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高峰时期,他一天可以接待10余组客户,租赁的车位有20多个。

“这么和你说吧,当时过年期间,都有人咨询购车事宜,甚至大年二十九的时候,都有人来买车。”王景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8年-2019年,他每年可以卖100余辆车,和合伙人分成后,王景东每月的收入在3万元左右。

郭文强的二手车店也位于亿丰二手车市场二层,距离王景东不远。2018年,时年25岁的郭文强拿出全部积蓄50万元,和3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二手车店,租赁了30个车位。

据郭文强所说,具体数据没计算过,但当时几乎每天都有4-5个人来看车。同时,转化率也很高,刚收回来的车,处理完落户、翻新保养后,很快就能卖出去。

“基本上不会有一辆车在车位上停很久卖不出去的情况,每两天就会换一批车,生意最好的时候,1个月能卖出去20辆车。”郭文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虽然郭文强二手车店的生意好于王景东,但由于他要和其他3个合伙人分成,收入反而低于王景东,分成后的收入在每月2万元左右。

王宇入行时间较晚,2019年才进入了这个行业,他的店位于亿丰二手车市场一层,1个月可以卖10辆车左右。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本金较少,租赁的车位数量少于王景东和郭文强,只有12个,但因不用和其他人分成,那一年,他的月均收入达到了4-5万元左右。

在亿丰二手车市场,像上述三人一样的二手车商比比皆是。某接近亿丰二手车市场的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据初步估算,市场行情好的2016年-2019年,亿丰二手车市场每年交易量可以达到1万多辆。

卖车难,收车也难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年初疫情的扩散,对各行各业造成了冲击,二手车行业也不例外。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累计完成交易二手车1434.14万辆,同比下降3.90%,交易金额为8888.37亿元,较上一年下降5.0%。

不过,彼时呼和浩特市疫情并不严重,二手车商们还能在这个行业里挣扎求生。

2020年-2021年,郭文强的年收入从20多万锐减至7万元。“最惨的时候1个月只成交了2单,利润在1万多,4个人一分,我拿到的钱还不到2000元。”

同时,他还要供养没工作的母亲和正在念书的妹妹,日子开始变得捉襟见肘。由于郭文强的学历较低,虽然收入骤降,但彼时的他,并没有转行的打算。

王宇和王景东同样如此,他们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收入少了将近70%,但勉强还能养家糊口。

真正的转折点来自于2022年2月份,呼和浩特市疫情爆发,令二手车行业降至冰点。

亿丰二手车市场也受到了影响,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自从疫情开始,亿丰二手车市场的成交量已从之前的1万多辆降至8000辆左右。

用王景东的话来说,市场的转变就像做梦一样,上一秒还门庭若市,后一秒就变成了门可罗雀,“街道上能看到人,但二手车交易市场里看不到人,从过年到现在,卖了也就不到20辆车。”随着成交量的减少,王景东租赁的车位也从20余个减少至6个。

与新车不同,二手车的交易对象除私家车主外,更多的是二手车商。王景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通常情况下,如果价格合适,二手车商会从其他的二手车商处收车再加价卖出。但现在市场行情差,来他手里买车的二手车商也显著减少,“就算赔钱卖,也没有二手车商来买。”

王宇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他表示,往年整个呼市的二手车市场,一天可以交易300辆左右,但今年2月份以来,基本一天在30辆左右,是以前的十分之一。

除疫情影响外,王宇表示,5月底出台的新车购置税减半导致新车价格更低、油价上涨导致购车群体减少也是影响二手车成交的重要原因。

在成交量骤减的同时,二手车商们收车也变得更加艰难。据悉,王景东的车源中,有70%的车来自上海,20%的车来自其他城市,本地车源只占10%。

据王景东透露,他有上海二手车商们的资源,收车的价格较其他城市更低。但上海因疫情封城,王景东今年收车均是从北京、重庆等地收来,成本显著升高,数量也相对减少。

由于购买人群的减少,二手车商们不仅没赚到钱,反而在赔钱。“去年我在价格最高点时收了辆新款奥迪A6,前两天才刚刚卖掉,赔了5万元。”王宇说。

“赔钱的主要原因在于二手车的价格浮动较大,车如果放的久,一般卖出的价格会低于收车时的价格。”王宇解释道。

而这样的情况在今年尤为常见。王景东于去年11月初收了一辆大众顶配途昂,放置半年后才卖出,赔了6万元。“我现在收回来的车利润就算有100元我也卖,就怕砸手里。”王景东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有人想办法拓渠道,有人转行干代驾

“今年2月-3月,我们店一辆车都没卖出去。”生意的惨淡,令郭文强不由打起了退堂鼓。连续两个月收入为零,郭文强在和家人商议后,决定退股。

由于学历较低且大部分工作都有门槛,思索后,郭文强决定去开出租车。4月份,郭文强包了一辆出租车,开夜班,工作时间为下午4点到凌晨4点,一天70元的租金。

“每晚跑8个小时,挣200-300元是正常水平,但疫情的余波一直都在,乘客数量较少,所以每晚的收入基本在100多元。”开出租车1个月后,郭文强发现,其收入远远不能维持正常生活的需要,“我还患有痛风,天天这样熬也不是办法。”

于是,郭文强转而做起了代驾,“代驾虽然也是晚上工作,但只要工作3-4个小时就可以。”

起初是几个朋友介绍,后来人群慢慢扩大,到现在,郭文强已经有了稳定的客源,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基本上每天晚上可以接3-4单,按照1单50元计算,每晚纯收入在200元左右。

虽然收入大不如前,但郭文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指望,“不用熬一晚上,这样我白天的时间也可以利用起来。”

像郭文强一样选择转行的二手车商并不在少数。于2018年进入二手车行业的李兵在今年5月初关停了门店,选择做一名货拉拉司机。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转行实在是无奈之举,他还有房贷要还,实在是耗不起了。

而王景东虽然没有转行,但他也没有躺平,而是在积极拓展销售渠道。以往,他只有三种销售渠道——熟人介绍、交易市场客源以及通过朋友圈发二手车广告引流。

现在的他,变得更加主动,如将车放到二手车交易平台上,“我以前拒绝通过平台交易,因为平台会收取佣金,蚕食我的利润,但现在只要有客源,我可以接受少赚钱。”

王宇则开始通过直播卖车,同时,他还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发布说车视频,虽然目前收效甚微,但他很乐观,“坚持做,总会变好的。”

(应受访者要求,郭文强、王景东、王宇、李兵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CF017)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杨光接受审查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巡视组原副组长杨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

来源:中纪委网站

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总经理林展接受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总经理林展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辽宁省沈阳市监委监察...

来源:中纪委网站

论讲故事,还得雷军!谈三段人生低谷,立Flag2024年进第一阵营

你会为小米持续买单吗?...

来源:时代周报

雷军有故事,你有钱吗?低谷时曾沉迷泡吧,在BBS认识马化腾丁磊

“你所经历的所有挫折、失败,甚至那些看似毫无意义消磨时间的事情,都将成为你最宝贵的财富。”...

来源:时代财经

威海首富资本扩张术:原是福利院长,120亿身家比肩“中国巴菲特”

“威高系”资本布局加速。...

来源:时代周报

重庆富豪卢生举还不起5.57亿巨债?曾想买下美国百年交易所

提起卢生举,金融界一点也不陌生。...

来源:时代财经

减仓苹果、拼多多,年内四次抄底腾讯,“中国巴菲特”再入场?

段永平一度被股民认为是“中国巴菲特”,而他的一举一动,也因此备受资本市场关注。...

来源:时代财经

晋能控股集团原副总经理宣宏斌接受审查调查

据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晋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宣宏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山西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中纪委网站

工信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据中纪委网站,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同志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来源:财联社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原行政总裁陈爽接受监察调查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光大集团纪检监察组、安徽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行政总裁陈爽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

来源:中纪委网站

马斯克被曝与谷歌创始人妻子有染 多年老友“恩断义绝”

最近花边新闻不断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又被媒体曝出了“新瓜”:此次他居然与他多年好友、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妻...

来源:财联社

消失406天后,年薪2亿“打工皇帝”被辞退

前中国恒大行政总裁夏海钧,再度回到公众视野。因涉及恒大物业134亿元存款质押被相关银行强制执行事项,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夏海钧、执行董事兼...

来源:时代周报

左手沙县小吃右手预制菜,山东富豪野心勃勃顶不住预亏超4500万

在“转舵”一年半后,惠民食品这艘船航行是否顺利?有了沙县这张“中华美食”的名片,惠发食品的供应链业务能否更上一个台阶?...

来源:时代财经

身家两年翻逾十倍!印度首富阿达尼超越盖茨 成全球第四富豪

在全球亿万富豪的财富榜单中,一个许多人较为陌生的亚洲面孔,排名正开始越来越靠前——据福布斯的实时亿万富豪榜单,印度阿达尼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高...

来源:财联社

大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原总经理刘鹏接受审查调查

大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原总经理刘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山西省太原市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来源:中纪委网站

中国移动原市场经营部资深经理陆文昌接受审查调查

日前,经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批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市场经营部资深经理(总经理级)陆文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由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纪检...

来源:中纪委网站

79岁拜登新冠呈阳性!前一天自爆“患癌” 身体状况成白宫难

约瑟夫·拜登作为美国历史上就职时年龄最大的总统,如今已有79岁高龄,他的身体状况一直引发外界担忧。...

来源:时代财经

“浪姐”女星遭联交所谴责,诚信岂能也“乘风破浪”?

昨日,香港联交所公开谴责港股上市公司企展控股与其前执行董事,亦对前执董毛俊杰做出损害投资者权益声明,认为毛俊杰若仍留任该公司董事会的董事,会...

来源:财联社

周杰伦新专辑真贵!销售仍火爆,两小时就破亿,天王到底多会赚钱?

7月14日晚,周杰伦新专辑《最伟大的作品》提前上线,熟悉的“周氏”旋律与“文山”词风,瞬间将歌迷拉回华语乐坛的黄金年代。...

来源:时代周报

6万研究生去送外卖:渴望打一场翻身仗,从没想过留下来

外卖不是他们人生的终点,而是短期停靠的港湾,等找到下一个支撑点后,就会返回原来的轨道。...

来源:时代财经

中化泉州石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永智接受审查调查

据中国中化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纪检监察组、福建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化泉州石化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杜永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国中化控...

来源:中纪委网站

易烊千玺事件背后:其父竟是操控“水军”幕后黑手?

近日,易烊千玺等人报考国家话剧院一事被广泛关注。而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有关疑似易烊千玺父亲名下公司的争议等一系列隐秘问题也浮出水面。...

来源:凤凰网财经

说退网又没退,罗永浩造势:力挺钟薛高、又要收苹果!

“老罗想什么时候收购,得看他什么时候睡。”网友吐槽道。...

来源:时代周报

梁红离开高瓴,辞任研究院院长,曾在中金工作近12年

此前,她在中金公司任职近12年。...

来源:时代周报

专门陪人看病,轻松月入过万?职业陪诊师:这不只是一门生意

如何改变外界对陪诊师的偏见,以及如何规范和监管这一新兴行业,尚需要一些时间沉淀。...

来源:时代财经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