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双黄连生产商福森药业实控人挖矿发家 被限高找人顶包

2020年02月04日 13:26 来源:蓝鲸财经
分享: 微信

继春节前抢口罩后,“双黄连口服液”也成为了哄抢之物。

蓝鲸财经检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产药品发现,目前批准生产双黄连口服液的医药上市公司有五家,分别是哈药股份(600664)、太龙药业(600222)、人民同泰(600829)、珍宝岛(603567)、天士力(600535)、福森药业(1652.hk)。

“概念”股纷纷涨停,药效还不好说

由于港股早于A股开盘,这几天福森药业的走势也备受瞩目,在消息公布后立竿见影就有不错的涨幅。

最新的消息是,2月3日,福森药业早盘隔空跳开,盘中一度暴涨248%至20港元,截至收盘股价回调报收8.1港元,依然大涨41.11%。

而A股方面,剩下的4只股票在2月3日大盘下跌7.72%的情况下均强势涨停收盘。

不过针对能否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等问题,部分上市公司已经给出否定的回答。

2月3日,福森药业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日,集团尚未就双黄连口服液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功效开展任何研究活动,亦未就有关功效作出任何声明及保证。

而在在上交所e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向太龙药业询问:“传闻贵公司已经开发出能治愈武汉冠状新病毒的药物,请问是否属实?”

对此,太龙药业回复称,目前公司暂无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的研发。

挖金矿起家身价暴涨,限高找人顶包

由于双黄连产品是福森药业主要营收来源,因此相关性比起A股的那些更强一些。

以福森股份3日收盘报价8.1港元来算,公司市值约为64.8亿港元。据福森药业2019年半年报显示,实控人曹长城及其儿子曹笃笃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6.14亿股,占公司股份约76.76%。据此计算,曹氏父子身价约为50亿港元。

image.png

事实上,曹长城其实并不是一位医药方面的专家。在2000年11月之前,曹长城甚至连医药行业都没接触过。

上世纪80年代初,原本在淅川县毛堂乡政府工作的曹长城带着调拨给他一台旧变压器、5把钢钎、5把铁锤到被看做“不毛之地”的毛堂找矿炼金。

1984年底,曹长城和工友们将经过吸附后的载金炭送到桐柏县冶炼,终于炼出79两黄金,打破了祖辈们望山兴叹的感慨,结束了淅川境内无黄金的历史。

此后他事业顺风顺水。直到2000年,福森药业的前身淅川制药集团资不抵债、濒临破产,淅川县委、县政府从全县企业界中选拔曹长城调任该公司董事长。据大河报的报道显示,当时福森制药生产设备十分落后,资金严重缺乏,企业负债率更是高达400%,且已经拖欠了1000多名员工足足10个月的工资。

2003年,在原河南淅川制药集团的基础上,曹长城通过资产重组后而建立了福森药业。经过15年的发展之后,曹长城将福森药业送上资本市场。

而如今,曹长城旗下的产业不只是有医药,还涉及房地产、通用航空、农业开发、宾馆、广告、印刷、农林果业等等。天眼查显示,曹长城名下有公司20多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由曹长城担任法人兼实控的淅川县福森中药材种植开发有限公司于2020年1月9日被淅川县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涉及金额252500元。

另外,河南丹江大观苑旅游有限公司也于2019年12月27日被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单位(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杨保占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image.png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单位借款合同立案执行是在2019年7月2日申请,而在下达限制消费令12月27日前没几天,公司的法人以及高管进行了变更,也就是说案件发生期的单位负责人正是曹长城。曹长城用了一招金蝉脱壳,找了杨保占顶包受罚。

业绩开始下滑,产品单一靠经销

最新的2019年中报显示,福森药业实现营收19643.7万元,同比下降27.76%;净利润2373.20万元同比减少55.63%。

不过蓝鲸财经查阅过往资料发现,福森药业在上市前几年的业绩都还不错。

2015年到2018年,公司收益分别为3.68亿、4.41亿、4.52亿、4.62亿元,呈稳步上升态势。而毛利也从2015年的1.73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2.51亿元。年内溢利更是翻了个倍还要多,从4600万上升至1.02亿元。

image.png

回顾历史,上市时较好的业绩也都是源于双黄连感冒药带来的“功效”。资料显示,双黄连口服液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由于金银花是双黄连药物最主要的原材料,而该公司所处全国金银花第三大生产地河南淅川县,有优质、足额的原材料供应。

这也反映出公司产品的单一,且并不是太重视研发。2015年、2016年2017年9月30日止,研发经费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06%、0.11%、0.67%。截至2017年9月30日,福森药业从事研发的员工人数占总人数的比例2%。

从数据来看,截至19年6月底,福森药业的双黄连口服液(10毫升及20毫升)的收益约为9989万元,占到了公司营业收入的50.9%。

而其双黄连类产品销售额占总收入的比重从没有下过70%。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销售双黄连口服液及双黄连注射液分别占了福森药业总收益的79.6%、81.6%以及77.4%和73.8%。

image.png

此外,福森药业的销售模式主要是经销。其中,2015年、2016年至2017年9月30日,经销收入占收益的比例分别为97.0%、95.9%及96.2%。且经销地主要集中在河南、湖北、湖南等华中市场。

这部分主要依赖于股东以及战略伙伴的贡献,在医药分销行业,华润医药以及九州通名列前茅,也为福森药业的稳步上升的业绩提供了不少帮助。

2017年12月,华润医药基金以9000万元入股福森药业获得10%股权比例,上市后华润医药基金股比为7.5%。此外,公司还与华润医药商业集团、A股的九州通医药集团签订了策略性框架协议,加强彼此的业务合作。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双黄连并不是此次疫情的解药,像福森药业这样的企业股价突然飙升,皆为资本市场炒作的结果。相信随着理性逐渐恢复,相关个股将会原形毕露。(蓝鲸资本金磊jinlei@lanjinger.com)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白云山子公司断货中标药品 四轮驱动战略面临考验

白云山子公司因未按时供货中标药品,被云南医保局通报,牵一发动全身,公司集采还能走多远?更关键的是,对白云山影响深远的“王老吉与加多宝”之争,...

来源:投资者网

长风药业5个月再融3.6亿元 吸入制剂领域引资本垂青

吸入制剂领域巨大的市场空间亦引来资本垂青。长风药业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完成近10亿元的两轮融资,成为中国吸入制剂领域最大规模的融资。...

来源:财联社

毛利率低于行业均值 康拓医疗境外拓展不顺如何IPO?

尽管康拓医疗的主营产品市场份额位居第一,但公司毛利率却常年低于行业均值。此外,其经营模式主要靠依赖经销商,且都是一些小经销商。这能否保障公司...

来源:投资者网

康基医疗港交所上市:“刀口谋生” 外资垄断待破局

虽然身处高毛利的微创外科手术器械行业,但“刀口谋生”也带来巨大的风险,任何细微的质量问题都可能放大为巨大的安全事故,进而带来一系列责任索赔。...

来源:蓝鲸财经

永泰生物再冲港股:盈利难题待解,前景虽好风险不小

6月22日消息,二次冲刺港股的永泰生物将计划于本周公开招股。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尚未盈利,而前期已经投入了海量资金用于研发,虽然涉足...

来源:蓝鲸财经

价格低廉的地塞米松,竟是新冠“神药”?

6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初步临床研究显示,被广泛使用的廉价药物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可以帮助挽救新冠肺炎重症...

来源:北京时间

药房头部企业“曲奇模式”扩张 后疫情时代有望延续增势

6月15日,四大药房A股均刷新年内高点,其中,益丰药房、大参林市值已突破400亿。记者通过电话了解,几大连锁药房公司均表示一季度客流量比往年...

来源:财联社

美媒称医药巨头阿斯利康与吉利德有意“牵手”

知情人士7日向美国彭博新闻社披露,总部位于英国的医药巨头阿斯利康上月与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就并购事宜初步接洽。...

来源:新华社

合作伙伴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商务合作热线:(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