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如何保证监管规范、用药安全 网售处方药落地引担忧

2020年11月25日 08:38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微信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日前正式对外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对于网络销售处方药拟有条件放开的内容引发热议。医药电商平台欢欣鼓舞、盼来了政策曙光,而担忧者则对监管规范、医保支付、用药安全等问题提出质疑。

“放”与“不放”的监管困境

时隔两年多,药品网络销售规定再度征求公众意见。11月12日至11月30日,国家药监局就《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中对于处方药销售的规定提到,药品零售企业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的,应当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并按照有关要求进行处方调剂审核,对已使用的处方进行电子标记。

这一“反转”让医药电商平台从业者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在市场中博得一席之位。“从2014年开始网售处方药的‘闸门’已经‘几开几合’,一开就‘乱’一关就‘死’,能做到今天的,都是想在行业里踏实做事的企业,这次征求意见稿又提升了我们的信心,在新一轮的行业规范洗牌中我们肯定有发展机遇。”一网络药品销售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

医药电商平台漏洞明显

在“万物触网”时代,网售处方药将是大势所趋,但在缺乏约束的“窗口期”,游离于监管之外风险重重,平台管理没有统一标准,良莠不齐的现象导致电商平台违规销售处方药的现象并不少见,有媒体曾对18家网络购药App展开测评调查,发现其中16家不合规展示或销售处方药,违规销售处方药甚至还引发悲剧——2018年两名女孩先后网购秋水仙碱片剂的处方药,均因过量服用而亡。

而在目前运行较为规范的平台,也并非“百无一失”。记者在某电商平台尝试购买处方药阿莫西林,平台在药品展示页标注有“处方药”字样,下单后也有选项要求——确认服用过订单中药品,且无不良反应。在“提交预订”按键旁边注有“处方药下单后需立即补充问诊信息”的字样。

确认付款后补充填写用药人信息随即进入等待医生开方环节,半分钟后记者收到平台医生致电,询问是否为医生开具处方,当记者回答并非医生开方,而是按照以往生病用药习惯网购抗生素药后,平台医生拒绝开方,订单也自动取消,系统自动退款。

当记者第二次下单时,在问询环节换了一位平台医生,该医生仅提出“药物之前有无用过、有无过敏史”,回答“用过、无过敏”后,平台医生即开具网上处方,医生开方、医院药师审方、药房药师审方三个环节仅在八秒钟内完成,网络药房开始进入发货流程,整个过程并未要求记者上传线下医院就诊信息、实体医院医生处方等相关资料。

处方药安全“触网”还需迈过三道坎

对于网售处方药“放”与“不放”,舆论争议也比较激烈。支持方认为对于患有慢性病的老年患者,不用频繁去医院开药取药提供了较多便利,同时也减轻了医院门诊人满为患、就医体验感差的压力。网民“一杯暖暖茶”表示,我是支持的,对我们这种每天必须吃药的病人来说很便捷,只需要上传病历就可以买到处方药,不需要大老远地挂号排队。

质疑方则表示,处方药的安全性远比其便利性重要,网售处方药一旦放开将导致假处方泛滥,而滥用的处方药将严重威胁患者健康,网民“疯风封丰”表示,处方药相对风险高,现如今线下药店还存在违规销售处方药的行为,如果放开网销,那风险更加难以控制。

便利和安全的权衡考验着政策制定者和管理者的智慧,业内人士表示处方药安全“触网”还有三道坎需迈过。

一是电子处方的流转。目前处方的可靠性、真实性是一大难题,实体医院医生开具的处方主要用于院内流转。有电商平台从业者表示,可以通过电子处方平台监控电子处方在平台内的流转,使得电子处方能够得到有效的监管,也能很大程度上保证处方来源的真实可靠性。

二是与医保支付的对接。杭州市民陈敏明表示,即使处方药可以网上销售,但老百姓可能还是愿意在医院或者药店购药,“医保支付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华东医药(商业)战略企划部经理徐静表示,处方药网售放开更多是解决灰色地带的合法化问题,对存量市场影响有限。目前医保基金预算与定点医药机构挂钩,而大量处方药都是医保目录内的,如果处方药网购平台不能实现线上医保支付,会影响患者的使用积极性。

三是监管细则待落实。浙江省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网售处方药有条件放开可以看作是药品新零售的开端,无论是电子处方共享,还是处方审核等都应该在监管者严格监督之下,既要通过完善的制度设计不给平台方留空子,也要充分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进行全程监控。(记者黄筱)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高溢价并购推高商誉 众生药业大幅计提后隐患仍存

众生药业曾联手"独角兽"药明康德共同发力创新药,如今却因商誉爆雷导致上市以来业绩首亏。在持续大举并购背后,隐藏的或是公司转型中的种种艰难...

来源:投资者网

乐普医疗拆分乐普诊断上市 后疫情时期业绩暴增恐难为继

乐普医疗旗下的乐普诊断被分拆上市科创板,这家前身亏损的公司仍受制于行业集中度低的桎梏,虽然疫情影响下,2020年上半年业绩暴增,但这种趋势能...

来源:投资者网

爱尔眼科深陷医疗纠纷 并购基金扩张股民买单模式能走多远?

医师艾芬的一条微博把三千亿市值的爱尔眼科推到了风口浪尖,社会上关于爱尔眼科与艾芬的讨论其实是对医院的公益性与企业的盈利性之间的讨论,而爱尔眼...

来源:投资者网

​恒康医疗:重组一波三折债务沉重 深交所发关注函

1月7日,深交所向恒康医疗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重整投资合作,相关债务处置进展等情况。...

来源:北京商报

众生药业近9亿商誉减值 “精准”完成业绩承诺马上变脸

1月3日晚间,众生药业(002317.SZ)发布了2020年业绩预告,全年净利润由盈转亏,由2019年的盈利3.18亿元变为2020年全年亏...

来源:蓝鲸财经

奥美医疗多名大股东接连终止减持 压力重重业务求变

股价暴涨背后,是公司2020年各项财务数据扶摇直上,与此相关,公司四位大股东相继宣布终止原定减持计划。 然而,公司的扩张经营引起监管层关注。...

来源:投资者网

重销售、轻研发 汇宇制药“同股不同权”IPO面临考验

随着主打产品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上市,汇宇制药的销售费用从417万元激增至3.38亿元,但同期研发费用不到6000万元,“重销售、轻研发”的特...

来源:投资者网

爱尔眼科医疗纠纷持续发酵,为何医疗事故频发?

1月4日早间,爱尔眼科医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爱尔眼科”)发布核查报告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对此,艾芬在微博...

来源:北京时间

爱尔眼科高管回应:希望为艾芬请专家进一步会诊

1月4日晨,爱尔眼科官微发布了艾芬诊疗过程核查报告,财联社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公司董秘吴士君,他表示目前仍未与艾芬取得直接联系,希望能有机会与...

来源:财联社

爱尔眼科:艾芬视网膜脱落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2021年1月4日晨,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在官方微信号发布了《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表示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来源:财联社

众生药业2020年业绩暴雷 旗下3家公司业绩不达预期

接近年底,商誉减值“爆雷”又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焦点。1月3日晚,众生药业(002317.SZ)发布公告称,公司预计2020年亏损3.8亿元至4...

来源:财联社

眼科医疗龙头爱尔眼科被大V质疑“过度医疗”

创业板市值高达3087亿的眼科医疗龙头爱尔眼科被医疗大V艾芬质疑“过度医疗”,上市公司连夜成立调查工作组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来源:财联社

百合医疗转战科创板,“股份代持”迷雾重重

2021年1月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委将召开2021年第1次会议,审议广东百合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合医疗”)是否过会。4年...

来源:北京时间

康弘药业拟推34亿史上最大定增 何以撬动国际市场

日前,康弘药业拟募资34.72亿元欲加码国际市场。可近几年,公司的国外收入还不足200万元,如此营收规模未来如何与数百亿的竞品抗衡?尤其是这...

来源:投资者网

耗时两年的高端医院项目遭"剥离" 广生堂何时走出困局

两年前还寄予希望打造高端医院业务,可两年后医院不仅未建成,而且还被剥离。并且当前公司众多药品还处于研发中,尚未进入收获期。面对当前业绩持续下...

来源:投资者网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