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频道首页 > 财富故事页面 > 正文

东北人在深圳:酒量直线下降 变得“精致”“斯文”

2018-12-21 17:00:37  财经国家周刊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

东北人在深圳

东北人在深圳:酒量直线下降 变得“精致”“斯文”

东北人经常说“整景”。意思是,整点人生的风景。大概是生活太单调了,风景是需要整的。但在深圳,四处都是风景。

在深圳都别整景

刚来深圳时,东北青年谷明杰差点跟人干起来。那时他在深圳地铁当站员。一到地下,瞅不见太阳,“仔细观察,值班人员脸上绝对没有笑容的”。他1米9的个子,又年轻,总觉得“暗无天日”。一回,他在柜台里低头处理业务,没留心有人插队。后面的人不乐意了,说,你们地铁的人都不管吗?

“他就在你前面,插的你的队。”谷明杰理直气壮。

对方很生气,操起宣传页就往他脸上甩。

谷明杰冲出去,拿胸把那人顶到墙边,挑衅他:“你来打我呀。”

事情以谷明杰道歉了结。他道歉得很诚恳,夸张到令人生疑:“大哥,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我年轻气盛不懂事请您原谅,我以后一定认真改进,争取做市民的好公仆。”

这是东北的路子。两年后,谷明杰辞了职。新工作办公室位于高新科技园37楼。工作内容与区块链有关——这很深圳。37楼开阔、敞亮,小阳台上种满绿植,高楼大厦的窗玻璃与远处海面的光芒交相辉映,尽收眼底。

谷明杰感觉好极了。他每天一睁眼就开始喜欢深圳。“像我们这种爱美的人,每天都要让头发保持完美状态”。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洗头。在东北也洗。冬天户外零下二十多度,偶尔没热水,冰水刺骨,硬往头上划拉。

12月的深圳与东北表现出一年内的最大差异值。温度、湿度截然不同。比如,12月18日这天,东北最北部漠河最高温零下21度,深圳最低温15度。东北冷冽、干燥,空气中飘着煤炭味。深圳暧昧、潮湿,仔细闻能闻到青草味。

每个在冬天到来的东北人都对深圳有最直观的感受——热。衣服一脱再脱。然后是潮。再有就是植物很茂盛。东北的树早已秃光,深圳12月了还绿着。

东北喝酒。深圳喝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谷明杰说。深圳人的生意都在茶和咖啡中进行。几千万的单子,一杯咖啡就能搞定。很多东北人来深圳,饮水量直线上升。

来自沈阳的王镘惜觉得不可思议。她年轻漂亮,过去是沈阳话剧团演员,后来进深圳广电做主持人。没多久,她进了互联网公司,一边做直播,一边想干点别的。商务部门同事问她,有没有兴趣做商务。她凛然拒绝:“我不接受陪酒。”

人家告诉她:“我们这儿没有陪酒。”

王镘惜很惊讶。她其实很能喝,没醉过。在东北,她踩着酒箱子喝。来深圳一看,这儿的人怎么一瓶酒还得两三个人分。王镘惜不敢说话。人家问她喝酒吗。她说不,我不喝。

也不是真就不喝了。有些情况必须得正面杠。总有人见着漂亮姑娘不怀好意,一杯杯接着灌。碰上这样的,王镘惜举起酒杯,一口气连干三杯,在战术上干掉对方。

在东北,3瓶以下不叫喝酒。但来了深圳,一些东北人酒量直线下降。他们猜测其中有很多原因,比如,人不对、水不对、氛围不对。还有,年纪大了。

刘殿鹏二十多岁时,来多少干多少。喝高了必唱《爱江山更爱美人》。这歌猛,喝多了,江山和美人就全到齐了,没到齐说明没喝到位。“来呀来个酒呀,不醉不罢休”,他一开口,东边美人啊西边黄河流,就可以放他回去了。现在,12点刚到,他说,我要回家睡觉,不要再喝了。

林豆豆毕业前天天喝。宿舍6人,一人张罗一顿。硬性要求是人均消费100,一人至少一斤白的。6顿大的夹杂无数顿小的。每天都是同一帮人在同一家饭店,吃着差不多的菜,喝着差不多的酒,整到差不多醉,第二天醒来又是差不多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像电影《土拨鼠日》中的主角,掉进了同一天。

后来有一天醒来,他觉得这样不行,买了3天后的火车票,从东北逃到深圳来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整不动了。

一天,林豆豆工作不顺,下班后约兄弟喝酒,打算往大里整。

“喝多大?”哥们儿问他。

“怎么着也得一人两瓶吧。”——其实不大。

结果刚喝到一瓶零一杯,两人都到量了,悻悻而归。

1234...7全文 7 下一页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黄金饰品“缺斤短两” 重量真是洗没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