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海外 证券 产经 消费 科技 房产 酒业 银行 保险 投资

跟谁学真正的至暗时刻,或许才刚开始

2021年02月08日 10:01 来源:蓝鲸财经
分享: 微信

史诗级逼空战役!华尔街跪地求饶!空头机构香橼被打哭!

年初的美股市场,散户发起一场“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围剿空头,热血非凡。

大洋彼岸的中国企业也并非全在吃瓜。被先后做空15次的跟谁学,也借了这场“对线”的光被爆炒。

如梦一场:做空持续,评级下调

1月13日始,跟谁学连续10个交易日连续上涨。股价从46美元一路暴涨到149美元,站上历史新高,10个交易日涨幅的中位数高达9.8%。

跟谁学的暴涨,很大程度上与这场逼空战有关。在过去的2020年,跟谁学与GME(游戏驿站)经历了相似的遭遇。上市后,做空机构对跟谁学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据不完全统计,跟谁学先后遭遇了15次做空。

此次逼空战的焦点——香椽(Citron Research)正是积极做空跟谁学的机构之一。4月14日,香橼发布针对跟谁学的首份做空报告,称2019年跟谁学虚构了高达70%的营收。随后在4月30日和5月8日,香橼再次公布做空报告的第二、三部分内容,认为跟谁学2019年虚增40%注册用户、存在刷单行为、利用空壳公司转移成本。8月7日,香橼在官方账号表示,已建立跟谁学的空头仓位。

当狂热的市场情绪袭来,基本面不再重要。跟谁学无形中与GME站在了一起,成为做市商与散户们炒作的对象。1月27日,GME单日暴涨134.84%、跟谁学暴涨近36%,情绪到达顶峰。

逼空战以香椽认输告一段落。香椽创始人安德鲁·莱夫特(Andrew Left)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将停止发布做空报告,把重点放在做多“倍升潜力股”上。

然而当情绪退潮,回归基本面成了必然。1月28日,跟谁学单日暴跌26.6%;2月2日,继续下跌13.48%,5个交易日内股价从最高点近乎腰斩。回顾近1个月的走势,跟谁学像是GME的“温和版”。短期内暴涨,又快速回调,一切仿佛做了一场梦。

梦醒了,跟谁学面临的现实问题又浮现出来。

香椽退出,但机构对跟谁学的做空还在持续。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表示,“目前仍在做空跟谁学”,其指出跟谁学“几乎是彻头彻尾的欺诈”。

除了做空机构,投行似乎也不再看好跟谁学。1月28日,知名投行高盛发布报告,将跟谁学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目标股价70美元。高盛分析师Christine Cho表示,跟谁学目前的EV/销量为2021财年预期的11倍,而中国在线教育的平均水平为7倍。跟谁学的股价涨幅完全被高估。

2月1日,摩根大通也将跟谁学的股票评级从中性下调为减持。摩根大通方面指出,“跟谁学的价格与我们的价值评估间的差距,是我们下调评级的主要原因”。

评级机构转变口风,无疑将再次重创投资者们的信心。

力推高途,广告受限

很关键的因素在于,跟谁学正逐渐失去标的的稀缺性。

在2020年三季报之前,跟谁学单季度营收始终保持3-5倍的同比增长。与此同时,其连续8个季度实现正向盈利。更重要的是,快速增长的背后,跟谁学的毛利水平均超70%,2019年末的毛利率甚至接近80%,远超其他机构50-60%的毛利水平。之于在线大班网校赛道,其稀缺性可见一斑。

但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跟谁学的稀缺性正在消退。第三季度,跟谁学营收增长252.9%,增速开始下滑;净亏损达9.33亿元,不但由盈转亏,而且还是巨额亏损。营销开支高达20.56亿元,同比增加522.2%——增速下降、亏损、巨额营销,此前的标的稀缺性一一消失。

从四季度的趋势来看,跟谁学不但失去了稀缺性,还在承受巨大压力。

一直以来,跟谁学的品牌与高途课堂的品牌相互独立,无法聚焦。陈向东曾坦言,身边很多朋友并不知道高途课堂属于跟谁学。“今天的竞争不允许一家公司有两个品牌。”为此,跟谁学在努力纠偏,全力将“高途”这一品牌推向前台。

10月,跟谁学将“跟谁学”品牌下的中小学在线课程和服务合并至“高途课堂”品牌。12月底,跟谁学专门举办高途课堂品牌升级发布会。但相比于作业帮、猿辅导、网易有道等辨识度极高的品牌,高途课堂无论是微信指数还是百度指数,都有差距。

追赶者需要花费更多力气,广告投放上,高途课堂自然也就更加凶猛。

因此,在街边、短视频APP、电视台各大综艺上,都有高途课堂的身影。在东方卫视的《欢乐喜剧人》节目中,高途课堂甚至不惜在相声中直接植入广告。

在广告内容上,跟谁学以清华北大名师为噱头制造教育焦虑,也是常见的手法。

物极必反,密集的广告使用户愈加反感,包括高途课堂在内的在线教育平台也引发了监管的关注。1月,中纪委官网发文,直指风口浪尖上的在线教育乱象与监管问题。四家在线教育企业被点名批评,高途课堂赫然在列。此事件后,在线教育的广告投放正在收紧,高途课堂品牌的追赶、跟谁学的扩张步伐势必也会受到影响。

从四季度的投放力度看,跟谁学2020全年的营销费用或将水涨船高,亏损也可能进一步扩大。完成8.7亿美金定向增发的跟谁学的确暂时并不缺钱,但环顾四周,好未来达成33亿美元的私人配售协议;猿辅导2020年内累计融资甚至超35亿美元;作业帮年内融资也超20亿美元。场内的玩家都不缺钱,跟谁学在烧钱的过程中能否解决“高途”与“跟谁学”两个品牌之间的撕扯,变数依然很多。

基于这样的前景,加之增速承压,市场对跟谁学的未来产生怀疑也就不让人意外。如今,市场炒作平息、回归基本盘,跟谁学的股价处于下降通道,跟谁学真正的至暗时刻或许才刚开始。

(责任编辑:CF001)

相关文章

红黄蓝卷入德勤风波,律师: 若举报属实或虚增成本涉偷漏税

还未完全从“虐童”事件中走出,红黄蓝教育有限公司(简称“红黄蓝”)又陷入了德勤PPT风波中。在德勤PPT“风波”中,红黄蓝被指审计底稿存在多...

来源:新京报

中公教育“上市”两年记:斥资80亿建楼 实控人为全球教育首富

近日,中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公教育”)公告定增预案修订版,将定增金额从60亿元调整为59.9亿元。其中,42亿元用于建设怀柔学习...

来源:北京时间

递交申请逾两月无果 岭南教育IPO遇阻背后隐匿三大问题

在广东深耕多年的岭南教育,号称“大湾区最大的民办学历职业教育提供商”。然而,再亮眼的名号也无法遮掩其“美化就业情况”、“战略定位多变”和“教...

来源:投资者网

豆神教育火速收关注函:商誉暴雷预亏近20亿,股价创一年新低

“风险提示中的商誉减值仅是一个常规提醒,不存在什么特殊的含义。”针对2020年半年报中对商誉减值风险提示的相关表述,2020年8月27日,豆...

来源:时代财经

中科院《2020年在线教育报告》:VIPKID用户满意度领跑青少儿英语赛道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发布《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网课市场白皮书暨2021年前瞻报告》,对不同模式、品牌的市场表现、...

来源:中华网财经

豌豆思维超长套餐包被指违规,频繁换班主任、课程重复两大问题待解

中华网财经1月22日讯 自去年以来,线下教育因受疫情影响,相继曝出倒闭、破产、跑路现象,在线教育由此获得新机。虽然线下教育转线上一定程度上可...

来源:中华网财经

多地禁止线下授课 在线教育或将迎来新一波增长

过年回不了家,不如安心上网课?疫情反复对于线上教育是否有促进作用?对此记者采访多家线上教育平台及业内分析师,整体而言,业内人士对于线上教育增...

来源:财联社

电竞劝退热:拯救“网瘾”还是扼杀“梦想”?

近期,有关“电竞少年劝退业务”的报道被热炒。报道说,参加过这类训练的电竞少年们90%被“泼了冷水”,认清自己没有电竞职业选手水平,从而放弃“...

来源:北京青年报

优学天下利润靠退税研发产出低 行业发展前景不明

与步步高齐名的教育平板电脑企业优学天下要冲击上市了,然而行业发展前景不明、期间费用率居高不下等等,都是摆在公司面前的难题...

来源:投资者网

悟空问答下线:字节系知识付费战线前路待明

​沉寂了两年的悟空问答,最终还是迎来了正式“停摆”。...

来源:时代财经

教师版钉钉上线 在线教育“抢人”大战开始?

1月14日,继学生版钉钉后,教师版钉钉也宣布上线,除此之外,钉钉还上线了局校家管理平台,作为全国各区县教育局的信息发布渠道之一。...

来源:北京商报

联系方式

中华网新媒体 财经频道
互动/投稿邮箱:
finance@zhixun.china.com
网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177181
财经频道联系电话:(010)56176102